《宫心计:冷宫皇后Ⅱ》第9章 结发恩爱不相疑(4)

云清云儿小说名字叫做《宫心计:冷宫皇后Ⅱ》,这里提供云清云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宫心计:冷宫皇后Ⅱ小说精选: 而轩辕泽却是俊眸一凛,看着婉儿恭敬地跪于自己身前,所请求的不是为她自己,却是为了她曾经加害过的云清,让他不由心中一动,声音已经比方才有所缓和:“婉儿怎知那是传言?”。何若婉依旧低着头,听到轩辕泽出声,忙应道:“因为婉儿相信皇后的为人。皇后姐姐性子清淡,平时就算有人私下非议些什么,她也从不计较!只是正因她如此性子,才容易被他人轻易利用诽谤,就像当初臣妾也曾犯过的一些傻事一样,她本是受害,却还要承受皇上对她的误会。试想,姐…

而轩辕泽却是俊眸一凛,看着婉儿恭敬地跪于自己身前,所请求的不是为她自己,却是为了她曾经加害过的云清,让他不由心中一动,声音已经比方才有所缓和:“婉儿怎知那是传言?”。

何若婉依旧低着头,听到轩辕泽出声,忙应道:“因为婉儿相信皇后的为人。皇后姐姐性子清淡,平时就算有人私下非议些什么,她也从不计较!只是正因她如此性子,才容易被他人轻易利用诽谤,就像当初臣妾也曾犯过的一些傻事一样,她本是受害,却还要承受皇上对她的误会。试想,姐姐的心,该是怎么样的伤?”。

心,重重一怔,轩辕泽听完何若婉这番至诚至恳的话语,耳中不由浮现今天云儿跟自己解释的那句话。

她说:“他昨夜因为喝醉了酒,才一时犯了糊涂,弄伤了手,为了让他不再伤到他自己,我才出于下策暂时应了那番话。可是,我与他之间却是清清白白,绝没有像皇上刚才所说那样,做过任何的苟且之事!”。

脑中不由浮现昨夜自己所见的那一幕,他的手心不由一紧,一种叫做清醒的意识直逼大脑大脑瞬时清醒,。提醒着他,自己好像真的误会了云儿。

他记得,当时轩辕墨玉正用手死死抓着剑身,直指着他的心口,是那样急切地逼着云儿回答他。

若是云儿真的与他私通,那为何当时的情况会变成那样?为何慕容冲的剑明明抓在手中,却反而被轩辕墨玉抓住剑身还伤了手?

“皇上,臣妾不希望看到皇上这样痛苦,为了一个误会,既折磨了自己,又伤了皇后姐姐。臣妾曾经那样荣幸地获得过皇上的宠爱,只怪臣妾心思不正,才落得如今地步。臣妾不怨,做错事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皇上能够宽恕臣妾的罪孽,这已经是臣妾今生最大的福气。如今臣妾业已看透了一切,感情的事,一旦失去,便再也无法拥有。虽然臣妾还是有些难过,可是臣妾更希望皇上快乐。臣妾衷心地祝福皇上与皇后姐姐能够永远地幸福下去,不要再出现任何的波折与伤痛,那样,臣妾于心也安了。”

轻轻地抬起头,何若婉看着轩辕泽那张由冷到微微怔忡的俊颜,面上缓缓地扬起一丝带着酸涩的笑。她的目光透着一丝哀伤,更多的却是真心的祝福,让轩辕泽心一动,忙伸出双手扶她起身:“婉儿快起!朕对你这样,你也不怨吗?”。

“臣妾不怨。臣妾如今腹中拥有着皇上的孩子,这就是皇上给臣妾最好的礼物。臣妾一定会好好保护着我们的孩子,让他可以平平安安地长大,以后,他便是臣妾最大的快乐。呵呵,皇上不必对臣妾愧疚,臣妾早已看透了一切,如今只希望看到皇上幸幸福福,臣妾才能快乐!”何若婉摇了摇头,依恋地看着面前那张俊容,伸出手轻轻地抚着自己的肚子,面上挂着一种母性的美丽笑容。

“朕,还是对不起你!”轻轻一叹,轩辕泽顺着她的目光也是心中微暖,伸出手覆上她微微隆起的小腹,让何若婉面颊立时粉烫,整个人如同被烫到一般迅速地退后一步,让轩辕泽的手怔怔地停在空气中,只听她已经有些不安地请求道:“请皇上吃些点心吧,皇上若不吃,哪里有精力更好地处理国事呢?”。

“好!”短暂的呆愣之后,轩辕泽看着这样温婉可人的婉儿,俊容一展,沉绷了许久的容颜竟然扬起舒心的笑容,让一旁的常乐不由傻了眼,微张着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二人仿佛回到当初,也曾是这样的温馨而美好…

“娘娘,凌歌恳请娘娘随奴才回宫!娘娘身为正宫之主,若娘娘一日不回,奴才便在此长跪不起!”翠微宫外,凌歌与一众宫人跪在殿外,恭请着皇后回宫。

夜晚的翠微宫由于靠近湖面,一到晚上便会风声大起,吹得四周的灯笼摇摇晃晃,显得格外的凄凉。

殿内,云清什么也没有吃便早早熄灯**。

此刻碧桃与小桃红焦急地守在床前,二人已经劝说了她一天,可她却是不肯吃喝,也不肯回宫。听着殿外刚刚带人前来请皇后回宫的凌歌出声,云清却是静静地动也一动不动,让碧桃不由急了,又道:“小姐,凌**来了,小姐还是起身回宫吧!”。

床上的人儿一动不动,碧桃与小桃红相看一眼,俱是充满了无奈。

“娘娘!宫中谣言四起,若无娘娘坐镇,奴才也是无法再维持下去。日间,以唐充仪和云婕妤几人为首,众小主相继而来,明确地要求见娘娘。便是奴才以娘娘醉酒打发,下午众小主又是结伴而来,说着听闻宫中有关娘娘与明清王之间的流言传起,而娘娘又一直卧床不起,不知此事是否属实,还请娘娘现身辟谣。”凌歌的声音字字传入殿来,云清虽闭着眼,却是根本无法忽不听了这些。

良久,凌歌依旧在外面跪着,碧桃与小桃红屏息立在床前,云清缓缓张开眼,重重一叹,掀被起身:“碧桃,替我更衣!”。

“小姐,你终于肯回去了!”碧桃一喜,忙上前扶起云清,而小桃红却是立即上灯,让原本暗沉的殿内一下子亮堂起来。

当云清披着薄薄披风打开殿门的时候,凌歌与一众宫人纷纷伏下头,听着她清清朗朗的声音平和地对众人道:“都起来吧,大晚上的,你们竟然连个好觉都不让本宫睡啊!”。

“奴才知罪,请娘娘责罚!”凌歌伏着身,那恭敬的态度让云清心中难受,抬手道:“你尽力为本宫,何罪之有,起来吧!”。

“小姐,回吧!”碧桃轻轻扶着云清,此刻在夜灯的照耀下,她只觉小姐那袭披风更是萧萧鸣瑟,衬得小姐的面色越加苍白吓人。

“嗯,回吧!”淡淡点点头,云清在凌歌等纷纷起身的当口,由碧桃与小桃红左右相扶,缓缓地向着湖边木舟移去。

却在这时,对岸突然灯光大亮,一片无法辩辨清的人影纷纷向着这方晃动,让这边正欲登舟的云清等人亦纷纷停住,有些惊疑地立在原地未曾再动。

人影渐近,衣角纷动,在湖风的掀动下,轻吼声低鸣。

众人虽无法看清那一个个登舟而来的人到底是何人,可是最前面那个在所有灯光下聚集的俊逸身影却是清清楚楚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一袭明黄锦袍即便是如此远的距离,却是生生地剌刺激着众人的眼膜,让这边所有人心下俱惊,没想到那临风而立的俊逸人影,竟然是皇上!

远远地,轩辕泽便看到那个披着白色披风临风而立的清丽女子在宫女的陪伴下,正怔怔地看着自己。

她的神情他虽无法看得清楚看清,可是她那柔弱的身姿此刻在他看来,却是那样的薄弱,似乎不胜夜风的薄凉,若无旁人的搀扶,便要随风而去,再也无迹可寻。

心一紧,御气驾舟,漫漫湖面之上,他的衣角高高飞起,张扬得如同一帆黄色的船帆。

“奴才、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最前面的那叶小舟乘风破浪而来之时,岸边的人以凌歌为首,也同时下跪拜见。

唯有云清,她痴怔地看着他双眸紧紧地绞锁着自己,目中似含着千语万言。

手心一紧,她的指尖轻轻触动一颗冰冷的心房。

她与他,明明天天相见,却仿佛是分离了千年!让她再见时,心中竟是那样的惆怅。

“皇上小心!”正有些呆呆地看着他突然如鹤影一般凌空展臂,惊得常乐等人低声呼叫,而他却是身形一翻,宽大的衣袍带起满面湖风,清新自然地喷洒在云清的脸上。

“云儿!”熟悉的气息带着一丝空气中的凉意,那样的突然,那样的直接,悉数随着他的轻唤,钻进了云清的全身各处。

当身体被他紧紧地拥入怀中,当那个微凉的怀抱深拥住自己,云清的眼,突然微微湿润。

“云儿…”他的声音呢喃在耳,那一声声轻唤,都带着无限的柔情,轻轻地敲动着她的心。

“对不起,云儿,是我不好,是我让你伤心了,别哭,快别哭了。”。

泪水不知不觉中湿了他的胸膛,分不清是为了什么而哭,云清的心中只觉堆满酸胀,除了流泪可以缓解,根本找不到舒抒发口。

而那温热的泪水像是决堤的河岸,在他越发小心的声音下,汹涌而流。

“对不起,云儿,是我错了。原谅我好吗?”他小心地捧起她的脸,有些笨拙却温柔到让人心疼的动作,轻轻地替她拭泪,小声安抚着云清突然间涨满酸涩的心:“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云儿,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做到对你的信任,是我错了…”。

云清有些震惊地抬起美眸,泪珠顺着眼睑滑下,可是她的眸中,却映满了不解:“你,怎么会知道?”。

“若我早些明白这个道理,就不会让自己痛苦又害你这样伤心。原谅我好吗,云儿?”轩辕泽深深地深情地看着她,所有的怜爱与心疼都随着她的泪水一齐流出,只想紧紧地拥着她,再也不让她伤心难过。

“是碧桃?”云清微挣出他的怀抱,转头看一眼正局促不安的碧桃,眸光微嗔。

“小姐…”碧桃微低着头,双手不安地绞着手中绢帕,那委屈的神情让云清心一暖,轻道:“唉,不是让你去扔了吗?”。

“不怪她,我们还要感谢她!云儿,有此碧桃,却是你我福音福分啊!”轩辕泽笑着转过她的身,那暧昧的轻笑让云清面色一红,不由羞垂了双眸,不敢再看他的眼。

却不知她娇羞的神情让轩辕泽心房一动,扣着她腰部的双手也是微微一紧,在云清有些诧异的地抬头时,头一低,那张带着凉意的薄唇便紧紧地印上她的双唇…

傍晚时,在婉儿离去后他便想立刻前来找云儿,可是明清王却突然前来求见,并跟自己请罪,说昨夜他喝醉酒冒犯了皇后娘娘,请他责罚!

他对轩辕墨玉虽然心中有气,可是因他刚刚有功而回,昨晚之事又牵扯上云儿,若是此刻因此事办了他的罪,那自己与云儿之间的关系便更会遭遭到四野的联声打击更沉重的压力,到时候自己与云儿的处境便更加艰难了。

思及此,他只是正色地提醒着他以后与云儿之间应该保持距离!该有的分寸、该守的礼法,若有违和违逆,便是即便他是自己的皇兄,他也绝不会轻饶。

后在二人的谈话间,常乐进来告诉自己,说皇后的贴身宫女碧桃求见。

然后,他当着轩辕墨玉的面,缓缓展开了碧桃偷偷拿来的云儿的手书,见那正是自己日间去见她时她正书写的小诗。

上面是她那笔娟秀迷人的字迹,一如她的人,处处透着灵气。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他看到,因为自己的卤莽,使得那个‘疑’“疑”字,深深地被墨迹晕染。也一如他与云儿的关系,因为他的不信任,重重地伤了两个人!

“喔…”只觉一股酥麻的电流如同一道闪电迅速劈开二人的心膜,让二人身体同时一颤,随着他轻轻地撬开她的唇齿,云清的美眸也缓缓地闭上,双手轻轻地拥住他的身体,反被动为主动地迎上他的舌,与他深深地、深深地拥吻在一起。

四周的宫人早已自觉地低垂着头,唯有风声轻轻掩掠过二人辗转缠绵的深吻,让那两个忘情相吻的一对碧人暂时地忘了世界所有的悲喜,周身所有的压力,昨日所有的不快。

此刻,他们的怀中只有彼此,他们的心中只有彼此!

在这一刻,除了彼此,天空竟是空芜一片。

“呼…啊--”几乎快要被他吻到得窒息的云清好容易得以呼吸,却被他忽地拦腰抱起,吓得低呼一声,他的唇已经轻附于耳:“时候不早了,云儿昨夜想必也未睡好,此处湖风甚紧,还是去朕的宫中歇寝吧!”。

“我要回宫!”云清面红透耳,在他的怀中稳稳地飞身至舟上,听得耳边呼呼风声与他的低沉暧昧言语,当即全身烘热起来。

“那可不行,我明日难得放朝,可不想在你那里一大早的被那些请安的人烦醒!”轩辕泽不依,那悦耳的声音不高却字字落在云清的耳中,让她心中一暖的同时,也才想起,明日竟到十五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