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心计:冷宫皇后Ⅱ》第2章 一朝相爱能几时(1)

云清云儿小说名字叫做《宫心计:冷宫皇后Ⅱ》,这里提供云清云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宫心计:冷宫皇后Ⅱ小说精选: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不断铮鸣,无数的灯影、花影、廊角飞速地从云清眼前掠过,让她有些晕头转向地唯有紧紧地抱住身边人的胳膊,才可以减轻心中那种快要呼之欲出的惊叫。她想,他一定是醉了。不然为什么有路不好好走,竟然飞檐走壁地让四处巡逻的御林军差点以为宫中闯进了刺客。还三番五次地撞翻一些宫女、太监们手中杯盘之物,引起一片惊慌后,带着云清如风掠过。“啊,皇,皇上?”龙乾宫中的宫人在看清楚眼前凭空出现的人竟然是皇帝时,不由吓得扑嗵一…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不断铮鸣,无数的灯影、花影、廊角飞速地从云清眼前掠过,让她有些晕头转向地唯有紧紧地抱住身边人的胳膊,才可以减轻心中那种快要呼之欲出的惊叫。

她想,他一定是醉了。

不然为什么有路不好好走,竟然飞檐走壁地让四处巡逻的御林军差点以为宫中闯进了刺客。还三番五次地撞翻一些宫女、太监们手中杯盘之物,引起一片惊慌后,带着云清如风掠过。

“啊,皇,皇上?”龙乾宫中的宫人在看清楚眼前凭空出现的人竟然是皇帝时,不由吓得扑嗵一跪,却见皇帝衣袍一闪,快速地从众人身边大步越过。

“咝。”身体重重地被他一把扔到那张雕刻着繁复花型的紫檀龙床,明黄的帘帐与床被,搭配着深紫色的床木,在云清终于可以视线清晰时,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明黄之色。

“啊!”然而,就在她一个警醒想要跳起身之际,那个同样一身明黄锦袍的男子,便如山一般,重重地压上她的身。

轩辕泽俊美喷火的眸子直直地锁着她有些惊慌的脸孔,灼热的气息悉数喷在她的脸上,让她有些害怕地想挣扎,双手却被他死死的抓住:“你公然丢下我一人离去,就是想去跟逸弟幽会的吗?为什么你对他可以那样的好?为什么,你竟然无视于我的痛苦,根本不肯给我半点安慰?”

“…”云清怔住,看着他夹杂着痛苦与愤怒的眼,她感觉到他疯狂的怒焰,正如同火一般,侵袭着她的身心。

“为什么,你告诉我?你爱上了他是吗?你以为,我不能给你一个全心全意的爱,以为我是一个无情无义、**随性的男人是吗?云儿,你为什么始终不肯接受我,无论我怎样的去接近你,去讨好你,甚至愿意为你,不去碰其他女人…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他低沉而痛苦的怒吼,仿佛一头受伤的困兽,紧紧地压制着她,要她正视着他。

“皇上,你醉了。”心莫名一紧,云清看着他痛苦的神色,听着让她心颤的沉重醉语,不由深深闭上了眼睛,不肯再去看他。

他为她做的一切,她并不是没有感觉。可他不是别人,他是一个皇帝!

如果真的敞开一切心怀去面对他,又如何能做到,看着他去宠幸其他女人时不伤心,看着她冷落自己时不难过?

她看着华妃由得宠到失宠,看着许多女子无比期盼与暗藏妒恨的眼,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真的不想拥有他的这份特殊。

她只想平静地在这个宫中生活下去就好,不要什么荣宠,不要什么名份,只是不想让自己陷入那份不该的纷争。

她渴望有一个能给自己一生呵护的夫君,渴望那人可以与自己相牵相守一生,无论历经多少风风雨雨,都只爱着自己。

可是她清楚:他,根本不是那个适合的人选。

虽然他是她的夫,可他也是后宫所有女人的夫。她只是她们其中的一个,她不愿意跟其他女人分享他的爱。

可因为她是皇后,是他的女人,她却要逼着自己微笑着接受他的所有的女人。

不可专宠,雨露均沾!这其中任何一条,都清清楚楚地告诉着她,她不可以独自拥有他的爱!

“我没醉,我不会醉。云儿,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你告诉我,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哪怕一点点,只要你告诉我,让我不再那样痛苦难受。”她闭眸不愿再看自己的样子,让轩辕泽的心点点碎落。

他没有醉,他真的没有醉。

他只是很难过,婉儿为了自己竟然变得让他不敢面对,让他内疚痛苦;他更难过,就算婉儿再度变回那个温婉可人的婉儿,他的心,也无法再像从前那样爱她。

他真的不想做一个让云儿讨厌的无情无义之人,可是,在清楚地面对如今的婉儿时,他才明白:自己对婉儿的爱,根本不及对云儿这般深刻。

他从没有想要给婉儿一生一世的承诺,从没有为了她愿意不再纳娶其他女人,从没有想过只牵婉儿的手,陪她过一生…

可是如今,他却愿意为了云清做着这一切,愿意给她她所想要的一切!愿意这一生,只爱她一人。

“你不肯睁开眼,是因为你不想看到我是吗?”心,终于在她坚持不肯看自己时,碎成千片。

轩辕泽手一紧,所有的痛化成一种让他失去理智的疯狂,重重地、狠狠地啃上她那双正紧抿着的朱唇。

他要她,他不想再等!就算她的心中没有他,他也要她。

云清,云儿,他要让她真真实实地属于自己,完完全全只属于自己。就算她依然不爱他,就算她永远也不会爱他,他也不会放弃。

他要让她时时刻刻面对着自己,让她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的心,让她就算逃避得了自己的心,也逃不开他的纠缠…

“喔…”唇上猛地一热,一个无比深沉狂热的吻带着浓浓的酒气,将云清骇得猛然睁开眼。

看到的,却是他眸中所带的浓浓情伤。

心一颤,她在他这双慑人的俊眸下,双手不自觉地弯起,整个人也不安地想要挣开他的束缚。

然而,她的唇在他有些疯狂的啃吮下,还是被他霸道地撬开了贝齿,火热的舌紧紧地纠缠住她左右乱躲的丁香小舌,用越来越深入的吻,将云清所有的力量与理智,悉数没入唇齿。

“唔唔…”她的身体不安地扭动起来,这个狂热的吻让她害怕,让她直接想逃。

“哧。”身上的锦服忽地被撕开,云清吓得心跳一滞,反应过来便更加急切地扭动身体,却只换来轩辕泽越发狂热的动作,一手用力地将她身上的大红凤袍,狠狠地撕扯成碎片丢到了地上…

立时,云清那光洁如玉的香肩便完全呈现在微寒的空气中,吓得她用力一咬,身上那人终于闷哼一声,放开了她的唇。

“啊…”当她终于可以自由呼吸的时候,却突觉颈上一热,轩辕泽那混着酒与血腥的味道,深深地刺激着她那砰乱不已的心脏。

“不,轩辕泽,不要碰我…”她死命地伸手去推他,有些羞怒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暗哑,让轩辕泽身心一紧,果然停下动作,从她的颈间抬起头。

他看到,她涨得通红的脸孔上浮着激情的光泽,虽然她的眼睛喷着愤怒的火焰,可那有些迷蒙的目光,却深深地吸引住了他的视线。

“我为什么不可以碰你?”他紧紧地盯着她那张红彤彤的面颊,但见那双喷着怒焰的美眸那样迷蒙,那张被自己吸吮之后的娇美唇瓣那样的红艳欲滴…

他突然真的有些醉了,醉在她是这样的美好,醉在她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因她而沸腾,让他只想,完完全全地拥有她。

“你说,我为什么不可以碰你?”他的头更低一寸,那灼热的气息故意喷洒在她的面上,他的手指缓缓地抚过她那完美诱人的香肩,在她思考着怎么回应他的时候,手,已经沿着她那嫩绿色的肚兜,缓缓地探进…

“啊!”云清全身一僵,再反应过来时,自己那唯一贴身的衣物便被他一把掀起,吓得她忙伸手去挡,却被他一手紧紧地抓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另一手,毫不怠慢地直直握上她丰盈的胸,眼中闪着让她心悸的光芒。

他的手,简直像是火一样烙着她的心口,热烫到让她的呼吸陡然间停止。大脑也忽地空白,除了他有些迷惑的眼睛缓缓地凑近,耳边,便只听到他让她无法回避的轻语:“云儿,我要你!” 。

唇,再度被他结结实实地封住,她的手依旧被他紧紧地握在手心,她的肌肤磨蹭着他未曾脱下的衣物,那种薄凉的、锦滑的感觉,深深地剌刺激着她的心房。

这一次,他的吻比先前要温柔几分;这一次,他的眼睛轻轻地闭上,细细品味着她的美,深深地感觉着她的轻颤,让他再也不想停下…

不知道这个吻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当云清终于可以全身心地解脱之时,她已经全身酥软,根本没有再动的力气。

轻喘几声,她意外地看到他正在除去他身上的衣物,在她瞪大眼睛有些后知后觉地拉过锦被盖上身体时,她看到他好看的唇角扬起一道眩目的弧度弧线,却是动作不减麻利地一一褪下衣物,露出了那让云清脸孔快要红到滴血的健硕身材。

“啊,你你你…”在反应过来自己竟盯着他未曾眨眼之时,云清下意识尖叫一声,死死地闭上眸子。

然而,却紧跟着身体再度一寒,自己那用来挡羞的锦被便被轩辕泽再度扯去。

“啊…不要…”身体一阵轻颤,当那个完全祼露的男子贴上自己的身体时,云清只觉整个世界都在晃动。

那份异样的触感,那种皮肤与皮肤间相磨擦的温热,是那样强烈地提醒着她,自己此刻与他全都**。

“啊--”当感觉到他正在移动的手时,她吓得身体一蜷,却被他一手轻轻地带过,紧跟着胸上一热,他的唇便豪不犹豫地吮上了她的胸房,让她一声轻吟,方才所有的紧张都变成了克制不住地住的颤抖。

“不要碰我,不要…”她十分害怕地想逃开这份让她无法名状的颤抖与害怕,她只觉全身都有一团浓浓的烈火,正在不断地侵袭着她的身与心。

她极力地挣扎,想逃开这份不适感!她不要侍寝,她不要真正成为他的女人,她不要…

“轩辕泽,你不可以说话不算话!你答应过我要给我时间,你说下月才要我正式侍寝,你说过的,你怎么可以现在就强迫于我?”她的声音由于害怕与激动,渐渐形成变成了一种柔弱的哭声。

她在挣扎,她在逃避,哪怕可以拖一天,她也不想这样快地与他有所交集。

她以为她可以有转机的,她以为他到时候不一定非要自己来侍寝,她以为,至少到了那天,她应该想通了一切…

可是为什么他连说好的时间都不给她,他为什么可以说话不算话,他是皇帝,他应该金口玉言,他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感觉到她越来越明显的颤抖,听着她分明带着哭声的请求,轩辕泽的理智也渐渐清醒,动作微微一顿,他抬起头与她的美眸直视,轻道:“好,那你好好看着我!”。

云清一怔,有些不明所以地抬眸看他。却她看到,他的眼睛,正带着浓浓的深情,那样深遂邃地注视着自己。

“云儿…”他轻喃,她莫名的心颤。

似乎满意于她的这种心悸,他轻轻地笑了,低沉的声音,也带上一层诱哄的轻柔:“云儿,你叫我一声泽,我便放手。”。

“…”云清呆住,看着他笑得那般的俊美如神,她一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叫我泽,云儿…”他喃喃地轻唤,那一声声轻柔的话语,虽然只有只字片语,却意外地,让云清方才全身的僵硬与紧张,都悉数放松开来。

“乖,只要你肯叫我泽,我今晚便可以不碰你。”他继续笑着,轻扬的眉,幽深的眸,好看的唇角弧线,都是那样清楚地映在云清的眼中。,让她有刹那的恍惚,有些沙哑的声音亦随之喃喃轻溢语:“泽?”。

“云儿…我的云儿…”心突然间填满溢满了欢喜的泉水,轩辕泽眸中飞快地溢上流动着一份狂喜,那种连云清要也有些感染的喜悦,让她的美眸,轻轻跃动。

“唔…”失神间,他却是头一低,再度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

云清只觉身心一颤,他那还残留着浓浓酒香的唇,无比轻柔地、怜惜地,带着**的舌,刹那间侵满了她的口舌之中。

烛光轻摇曳,酒香扑满鼻。

他的这个轻柔到勾魂摄魄的吻,是那样的薰人欲醉,让她大脑轰然空白一片,根本分不清,她是在做什么。

眼中,只有他那双完全映着自己的俊眸,在眼前深深凝望。下意识地闭上眼,她不敢再看他那双炽热如火的眸子,浓得几乎要将自己烧灼。

“云儿,我的云儿…”。

分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心在轻颤,身在沸腾。仿佛,有一种快要将她淹没的潮水,正汩汩地由心口流出。

他的声音伴着低低地低的轻喘,一遍遍地在耳边轻声呢喃,他的吻流涟连在她的唇舌间,缓缓地游移至她玉洁的脖颈,再到她完美迷人锁骨,渐渐下滑…

那一波波如潮水般涌来的悸动,深深地激荡着二人的身心,让整个红烛燃放的紫銮殿内,浓浓地充斥着那份旖旎风情。

“啊!”当那份比想象中更疼痛的剌刺感袭上身体之时,云清不由身体一蜷,有些痛苦地咬住唇,承受着那份她从未体验过的剌刺痛。

而他亦是身体一顿,感受到她的紧窒与那片阻碍,他的眼深情地凝望着她,伸出手怜爱地从她的颈后绕过,将她的身体完全地包裹在自己的怀中,再次地低下头,深深地将她吻住…

红烛劈啪花噼啪一声爆开,跃动的火花轻轻摇曳,映着帐内的人影低喘浅吟,奏出一曲旖旎欢歌。

偏静的花园深处,一个纤细的身影独自立在花丛之中,周身花影拂动,微风轻轻刮起她的衣角,在花丛中仿佛悄飞的蝙蝠,又仿佛是一个暗色的幽灵,那样的悄无声息。

不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之声,女子手心一紧,看着那个悄声而来的身影,眼中所有的担忧也立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安心。

“小妹!”来人轻声一唤,何若婉那揪紧的手帕也适时地放开,轻轻地迎上,应道:“大哥!”。

“嗯,今晚人多眼杂,你出来时可否有让人看到?”何修竹看着日渐消瘦的妹妹,有些心疼地摸摸她的头,轻声询问。

微微摇了摇头,何若婉指了指不远处守风的宁儿,道:“大哥放心吧,我出来时没有惊动旁人,此处又极度偏僻,不会有人发现的。”。

“那就好!”何修竹点点头,四周看了一眼,这才说道:“今晚皇上和大臣们兴致都很高,我趁四下无人注意才抽空跑出来。小妹,到底有什么事非要亲自见我?让宁儿带话要安全得多!”。

“大哥也不喜欢婉儿了吗?”声音一沉,何若婉有些哀怨地看着何修竹。

今天,她拼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搏,费尽心思地将皇上请来,并特意告诉了他自己曾对云清那个女人所做的一些伤害,便是确信他不会在她怀着他的孩子时对自己狠心处置。

她知道他喜欢从前那个温婉善良的自己,那她就再度做回那种女人,她相信,以她的聪明才智,一定有机会再度赢回他的青睐。

可是她又很担心,如果自己这一次再失手,那她这一辈子便真的再也无法翻身了。她,也将会永远地失去他了。

看着她眼中的黯然,何修竹心一紧,轻叹道:“怎么会呢,大哥永远最喜欢婉儿的。”。

眼前的人,是他从小最疼爱的妹妹,也是何府上下都宠爱的掌上明珠。从小,他看着她快快乐乐地长大,她的才貌双全,曾一度是他的骄傲。

在他的心中,婉儿也是准皇后人选!因为她与皇上青梅竹马,因为皇上对她宠爱有嘉加。

可是没有想到太后一道懿旨,竟然让那个叫云清的女人成了皇后,而可怜的小妹,却生生成了皇上的妃子。

这倒罢了,只要皇上宠爱小妹,那他们何家便一样可以光耀门楣,而作为婉儿唯一的大哥,他也一定可以加官进爵,终有位极人臣的一天。

可是事与愿违,爹一代文臣,虽高居当年太子太傅,却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虚衔。如今自己仅是封做一个护军参领,而今婉儿又地处险恶,他也绝不能坐以待毙。

凭着建功立业来获得功名,真不知要等上何年何月才有。若不是爹身为太傅,自己便是主这三品的官衔也得来不易,更不谈高官厚禄,荣极一时了。

所以,为了婉儿,为了何家,他一定不能让婉儿有任何的事情。

“大哥,婉儿今天已经向皇上坦白了一切!”何若婉淡淡地说完,便引来何修竹神情一变,正要开口,却被她抬手制止:“不过你放心,我只是简简说了一下之前对那个女人曾做的一些过错,其他的,还没有傻到全说出来。”。

“那就好!”被她吓了一跳的何修竹这才放下一颗心,压低声音道:“那婉儿你有何打算?皇上态度如何,有怪你了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