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心计:冷宫皇后Ⅱ》第5章 一朝相爱能几时(4)

云清小说名字叫做《宫心计:冷宫皇后Ⅱ》,这里提供云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宫心计:冷宫皇后Ⅱ小说精选: 这个世上,比婉儿美,比婉儿有才的女子真是多不胜数,便是我依然属于上乘,却不再是唯一。“。听着她如此平淡如此坦然的话语,云清的眸子一紧,心思触动。那首向征着她的爱情的诗句,让云清听了也是心灵轻颤。为她,也为将来的自己而微微黯然。“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妹妹能看淡最好,呵呵,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若爱他,哪怕一刻,一天,一月,我也愿全心去爱。就算日后会伤心失意,至少眼前无悔。”云清深深一叹,而后对着似乎有些吃…

这个世上,比婉儿美,比婉儿有才的女子真是多不胜数,便是我依然属于上乘,却不再是唯一。“。

听着她如此平淡如此坦然的话语,云清的眸子一紧,心思触动。

那首向征着她的爱情的诗句,让云清听了也是心灵轻颤。为她,也为将来的自己而微微黯然。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妹妹能看淡最好,呵呵,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若爱他,哪怕一刻,一天,一月,我也愿全心去爱。就算日后会伤心失意,至少眼前无悔。”云清深深一叹,而后对着似乎有些吃惊的何若婉淡淡一笑,应承道:“妹妹放心,本宫相信皇上不是无情人,他对妹妹,毕竟真爱过。而妹妹腹的孩子也是他的亲生骨肉,相信他待孩子出世,他定会好好相待。而本宫也不会计较于妹妹从前的无知之举,更不会将不该的怨恨加诸到一个弱小的生命上去。”。

“姐姐如此心胸开阔,妹妹真是惭愧。”何若婉忙起身相跪,却被云清立时上前拦住,道:“妹妹不可如此,本宫也希望日后能与妹妹和平共处,与后宫所有姐妹们一起和平与共。”。

“皇上吉祥!”说话间,一个明黄的身影便在殿外宫人的参见下,大步跨进殿来。

“云清见过皇上!皇上吉祥!”云清秀眉一挑,抬眸便看到轩辕泽正一脸轻笑着向自己走来。那一身明黄织锦的龙袍那样的鲜艳夺目,仿佛还铺着层殿外的灿烂阳光,让她的美眸忍不住微微眯起。

而何若婉已是迅速地直起身子退离云清一步,而后对着渐渐走近的轩辕泽恭敬地一福身,敬道:“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婉儿快快请起,你有孕在身行礼不便,暂且免了吧。”轩辕泽伸手微微一托,何若婉便被他那股轻巧的力道迅速托起,而他的另一手,已经轻轻地揽过云清入怀,轻道:“云儿也快免礼。”。

何若婉迅速直起身子,抬头看着他对云清一脸温和的笑容,心也是重重地一沉。然而她的面上却是迅速地扬起一抹淡静的笑,垂首恭声道:“谢皇上厚爱!婉儿如今身子还算行动自如,等哪天婉儿真的行动滞缓之时,还请皇上和姐姐恕婉儿不恭之罪。”。

她的话,不仅是轩辕泽,也让云清心情微微一重,身体便下意识地想离开轩辕泽的怀抱。

“婉儿多礼了。”手臂一紧,轩辕泽看着竟然变得如此谦恭的何若婉,心情也是极度复杂。然而当感觉到云清因此而避开自己时,心不由一沉,声音也瞬间冷淡了许多。

“是,臣妾明白。”何若婉看着他竟然还是对自己如此冷淡,不由手心一紧,掩在袖下的指尖,深深掐痛掌心。

然而她却是她目光忧伤地看轩辕泽一眼,轻轻地再度一福身,便对着云清出声告辞:“时候不早了,妹妹前来打扰了姐姐半天,现在也该告辞了。”。

说着,她便在云清有些怔忡的注视下,由宁儿扶着,恭敬地退出了殿内。

“皇上应该送华妃妹妹回宫的。”云清淡淡地抬眸看着身边神情愧疚的男子,面上没有任何的笑意,声音也是清冷得让轩辕泽的心一下子慌了起来。

“云儿是吃醋了吗?”他拢紧手臂,不肯让她试图逃开自己的怀抱。

“不是。”平静地摇了摇头,云清的心有种说不出的沉:“云清只是怪皇上,不该在华妃面前对云清如此亲蜜亲密。”。

“云儿,你又想怪朕无情吗?辜负竹马青梅香,迷荡卿似中山狼。朝来无情丛林去,不似昨夜风情郎。婉儿怨我无情,你也这样看我,是吗?”他承认,他在看到婉儿那憔悴而苍白的面色时,想起她曾经的美好都只是因自己而变,心中的内疚还是会深深地揪住他。

可是不爱了,便是不爱了。他不想因为对婉儿的内疚,再负了他真心深爱的云儿。

“你,方才早已到了殿外,是吗?”云清美眸一颤,没想到他竟然已听到了自己与华妃的对话,那就是说,他也清楚地看到了华妃如今的心伤与黯然。

“因为爱你,哪怕一刻,一天,一月,我也愿全心去爱。我更愿意,用我的一生时间来爱你,用尽我所有的生命来爱你!”他深深地凝望着她泛起水雾的美眸,眼中的深情与真挚都是让云清再无法再忽视他的情意。

原来,他不是不懂他会伤了别人,他只是,因为更在意自己。

“可是…”。

“没有可是!云儿,答应我,让我全心全意地来爱你好不好?不要再管其他人,不要再管其他事,只让我好好地爱你就好?”他微凉的指轻掩上了她的唇,俊眸星光闪动,摇了摇头,不让她继续说出那种让他会心痛的话语。

从她方才对婉儿说的那番话,他已经深深地满足。

虽然她无法对自己始终无法相信长久的爱,可是他却愿意用自己的真心实意来付诸付出,他要用真实的行动来真正地感动她。

“好!”笑容伴着泪花,随着云清轻轻的一点头,泪珠便淆然而下。

“云儿…”怜惜地捧起她的脸,轩辕泽轻轻地吻去她的泪水,轻柔地安慰:“傻瓜,以前在面对着那么多伤痛时都从都未见你流过泪,现在也不要再流泪哦。我舍不得看你流一滴眼泪,哪怕你的泪是甜的。”

“胡说,泪水都是苦的,哪有甜的?”云清只觉心中涨满了甜甜的蜜意,却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忍不住破涕为笑,有些哽咽地抬袖拭去还在坠落的泪水,却所有的感动只剩下甜。

“谁说不甜,我吃过,你的眼泪就是很甜。”他坏坏地捉住她的手,头一低,未容云清再反驳,便深深地吻住了那张还欲张动的樱桃小嘴…

一连多日,轩辕泽都是夜夜留寝金凤宫,以至一度风言风雨已经遮不住宫人的口,或明或暗地传到云清耳中。

后宫嫔妃也常常三五结伴一齐早早至云清宫中请安,虽然云清早已将请安制改为三日一行,可最近这段时日,却是依旧来人却是络绎不断。

嫔妃嫔之中,数三人最为尖利尖刻:分别是唐充仪、潇充容,和云婕妤。

此三人仗着份位偏高,才貌居上,家势雄厚,便在面对云清时,一开始的矜持与温婉也渐渐消退。

最近几次见云清,几人虽不是一同而来,却都是故意三番五次地向云清暗示着皇上最近专宠于她、冷落一宫其他嫔妃嫔之事。

更有云雅尖酸相问,皇后可是使了什么法术迷惑了皇上,也好教教她这个亲妹妹?不然为何皇上原先对她不闻不问,却变成了如今的专宠?

面对这一切,云清都只淡淡一笑,并不解释什么,也不责怪于谁。

可是这样,所有流言不仅没有消停,却变得更加汹涌澎湃,就连碧桃与小桃红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二人虽然心中很不服气,可怕小姐听了伤心,便也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默默地吩咐金凤宫中的宫人不得随意误传流言,让小姐听到。

五月初一时,放朝休假的轩辕泽带着云清出宫游玩,二人在没有束缚的宫外一起放风筝,一起游湖赏景,一起策马奔驰…

那时的云清是那样的快乐,总是会在他不经意的地替自己拢发或是与自己十指紧紧相扣时,心房都被满满的幸福占满据。

好希望,他与她相处的时间就这样停驻,再也不要流逝。

然而,该面对的始终无法忽视,便是云清在宫内可以淡然地任人私语,在朝上轩辕泽可以故意地忽略那些开始对自己宠爱云清的话题上表所提起的奏折,可是越来越多大的压力,还是越来越越发明显地逼着二人去面对。

十二这日,明清王轩辕墨玉回朝。

多日不见,他的眉宇间更添一份锐利的霸气,仿佛一个身临百战的常胜将军,举手投足间,都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俊朗风采。

没有了进宫看望太后的借口,他也是无法寻得机会进宫探看云清,便是连夜晚,他都是无法再潜入金凤宫去偷偷看她。

这样的煎熬让他性格暴躁,一回朝,他最先想见的人就是那个让他有两个月未见却如同多年没见的清丽人儿--云清。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离开的这两个月时间中,云清她…

“该死!”衣袖一甩,他有些烦躁地一把挥开替自己换装束带的下人,眉眼间全是难以掩蔽掩饰的气恼。

再过一会儿,他便要去赴皇上为自己准备的庆功宴,也要再见那个让他思念了千遍的人儿。

可是,想想如今的她竟然成了轩辕泽最宠爱的女子,他的心便会紧紧地疼得揪在一起。

他真是该死,为何要去那个偏远的阳关之地,为何要离开她的身边,去争那份所谓的功名?为了一步步实施自己的计划,他却先一步失去了云清。这一切,到底值吗?

“奴才该死!请王爷请息怒!”侍奉轩辕墨玉的下人见王爷面色愠怒,忙扑嗵一声跪下,嗵嗵地磕起了头。

“起来!滚出去!”心情烦闷的轩辕墨玉俊眉一竖,那人便吓得全身一抖,而后忙恭敬地迅速退了出去。

房外一个身着青衫的年轻男子匆匆掀开帘子,淡看一眼正欲出去的下人,俊眉一拧,却未多言。只是快步来到轩辕墨玉的身边,低声附耳两句,便见轩辕墨玉的俊眸更黯沉两分。

“你让追风把握好风向,暂时按兵不动,等我吩咐。追云那边一切照旧,只是需要暗中多采集好钱粮,以备不实之虚。”面色一凝,轩辕墨玉的手心握得更紧。

他不会等太久了,这份深埋心底的仇恨,他终要亲手报回来。

只是云清…

失去了她,他就算报得了大仇,那余下的人生又有何义?

如果,如果自己替代了那人,那她会愿意接受自己吗?还是,她更愿意随自己离开皇宫,永远地离开?

十四这夜的月,很亮,很圆。天,很清,很明。

皎月当空,星光灿烂,洁白的月色洒满大地,映得天地清朗一片。

便连那满宫里挂着的锦灯都被这月色掩去无限光彩,让那一盏盏原本眩目多彩的宫灯,此刻也是也被这迷人的月色映得失了颜色。

一个上菜的小太监不小心之下碰翻了云清身前的菜蝶碟,让本有些不适大殿中热闹欢腾气氛的她,在轩辕泽沉声责怪小太监时出声免去了那人的无心之过,并在碧桃的陪同下,前往更衣殿更换衣物。

此刻换好衣服出来,她并没有急着赶回大殿,途经景致迷人的海棠园时,便在花丛之中的一处石凳之上歇上坐下。

今夜是为刚从谷阳归来的轩辕墨玉举办的接风洗尘宴,所有参赴宴的大臣并没有上次那样广泛,最低也要正三品级以上官员才被应邀在列。

然而云清的感觉却比上一次更加的不舒服,压抑得她快有些无法透气。

宴上,虽众大臣都明着祝贺明清王从边关凯旋归来,却还是有人不时地借着敬酒和祝词,暗示着皇上不该专宠皇后。也会有大臣提醒云清,身为皇后,她当做妃嫔妃之表率,劝戒皇上雨露均沾。

众臣虽言语含蓄,且都都是借着古往之借典故暗中示意,却还是让云清与轩辕泽都清清楚楚地明白众人心思。

这些重臣之中,几乎有一半是有女儿或是沾亲带故的女子新进了宫,虽前段时间听闻皇上曾召幸过其中几个小主,可大多数女子却是一次都未被皇上临幸。

而这些女子入宫也几乎都是众臣壮大仕途的一条捷径,所以如今皇上竟然专宠皇后一人,便是即便所宠之人是一国之后,这些人也全都会找出很多很多的理由,一条一条地列举到二人面前出来,让二人深深感受到这份无形的压力。

“小姐别多心,碧桃相信皇上,便是那些老顽固们再怎么啰嗦,皇上也是不会理会他们的。”碧桃听着小姐不知道多少次的无意叹息,忍不住出声轻劝。

“呵呵,劝我别多心,碧桃,你又是叹的什么气?”云清听着碧桃那无意识的一声叹息,心中虽苦,却亦感无奈。

这一步,是自己选择的,她知道终不会长久。

如今她只想,尽量地无视着这些烦恼,只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想做一个不懂事的皇后。

“我,我是心疼小姐。”碧桃眼眶一红,看着小姐强撑的笑容,心里便忍不住发酸。

“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便是世人艳羡的月里嫦娥,她的悲与伤,又有几人知?”似自言自语,似有感而叹发,云清轻叹一声,抬头望向天空那一轮皎月。

四周的空气飘着淡雅的馨香,云清那一袭鲜红的云裳此刻在花丛之中,显得是那般的妖冶而空灵,如是花中精灵一般。

远远望去,月辉洒遍她的周身,朦胧而带着醉意的美,那样的让人心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