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心计:冷宫皇后Ⅰ》第10章 上元佳节初放彩(3)

云清小说名字叫做《宫心计:冷宫皇后Ⅰ》,这里提供云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宫心计:冷宫皇后Ⅰ小说精选: 手心莫名一紧,看着众人一脸痴迷地看着自己身边的云清,轩辕泽突然后悔自己同意了她这所谓的兄妹之称。如果此时二人以夫妻相称,那这些人的目光定会有所收敛。这种念头仅是一闪而过,便被他有些懊恼地迅速撇开。如此出众的二人站在一起,众人第一感觉,便是他俩必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儿女,甚至家族中还有着让人惊羡的显赫官位。便连先前出声悬赏的男人也微呆了呆,继而态度极为客气道:“兄台是说,令妹解得出此谜?”“正是!”轩辕泽大声而应,随后便…

手心莫名一紧,看着众人一脸痴迷地看着自己身边的云清,轩辕泽突然后悔自己同意了她这所谓的兄妹之称。

如果此时二人以夫妻相称,那这些人的目光定会有所收敛。

这种念头仅是一闪而过,便被他有些懊恼地迅速撇开。

如此出众的二人站在一起,众人第一感觉,便是他俩必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儿女,甚至家族中还有着让人惊羡的显赫官位。

便连先前出声悬赏的男人也微呆了呆,继而态度极为客气道:“兄台是说,令妹解得出此谜?”

“正是!”轩辕泽大声而应,随后便带着云清走到花灯之前,一脸“关爱”地笑道:“小妹,解谜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哦!”云清淡淡一应,美丽的脸上没有紧张也没有为难,似乎轩辕泽只是要她吃饭喝水一般随意。

轩辕泽俊眉一拧,投目暗示她,方才他所说的话,可是君无戏言。

云清却未理会他的目光,只淡淡地一扫那个正目露好奇的伙计,樱唇轻吐道:“弹丸之地,小寸土,单字应为:尘!”

“啥?陈?”

“哇,绝了!”

“尘!弹丸之地,小土!对呀,妙,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人群暴发出一片喝彩声,方才的青衣男人此时激动地上前便想抓云清的手,却被轩辕泽眼尖地挡了开去。

然而他的表情却比任何人都要怪,似乎极不信这谜底是由云清解开的一样,直瞪着一双锐利的眸子,深深地审视着她。

“哎呀,小姐,你真是太聪明了。恭喜你,老板说了,只要有人对得上,那必是有才之士,这盏锦灯,便是小姐您的了!”伙计先是一呆,而后面露敬色地上去取了灯,笑着递到云清面前。

“谢谢,只是舍妹更喜欢那盏,如果猜中是否也送给我们?”轩辕泽眸子一沉,看着云清的目光更是幽深几分。

见伙计要送灯,他忙摆摆手,另指上面挂着的一只蝴蝶锦灯,笑着看向云清。

他倒要看看,她是真有实才还是碰巧。不可能这天下的巧事都让她碰上,一如她可以轻易坐上皇后之位一样!

“是大哥喜欢吧?”云清豪不含糊地看着轩辕泽,明知他是故意的,却也不气不恼。

既然他用这后位来要胁,那自己便顺了他的意,成全了他罢。

只希望他以后在想废了自己时,多考虑一下,自己并非一无是处。

“哎,一样一样。老板说了,寻常灯谜只要客人猜中五条便可相送其中一盏。可这边的三盏,只要有人猜中,即猜一盏送一盏!”伙计哈腰一笑,对他二人的态度明显与其他人不同。

可见,这家店的老板用人极准,至少都是眼力极好之人。

“踏花归来蝶绕膝,打一中草药名。呵呵,这个确实有些难度。”轩辕泽朗声念道,立时周围有人附和:“是啊,学医的无文采,学文的不会医经,这猜药谜的,鲜少有人猜得出呀。”

“就是,虽然那灯漂亮,可是我等也只能望灯兴叹了。”

云清微微一笑,知道这天子脚下的百姓就是这种人最多,喜附庸风雅,好酸文腐墨。

但,也正是这种人,烘托了一批有些才气的才子及才女出来。

如云雅与何若婉便是这类被烘托出来的天阙才女,她们都是达官显宦之女,经常会参加一些女子间举行的诗社、花会,其中比文赋诗,以才情高妙而自豪。

只是,她却从来不喜这种活动,也从未参加过一次。当然,在云秀与云雅的眼中,她根本不够资格参加…

高阁之上,红烛纱帐,竹弦轻弹,有人轻推轩窗。

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独立于窗畔,修长的指轻握手中酒盏,静静地,俯视满街锦灯绵长。

突然,他指节一紧,俊眸越过路面紧紧地锁住灯铺前那个细小的身影之上,好看的嘴角抿成一线。

“噔。”管弦之音嘎然而止,榻上弹奏的窈窕纤影微微一闪,轻软的声音便来到窗边:“公子可是看到故人了?”

男子不出声,只是那一脸深沉的俊容,此时更显摄人。

女子款款而来,对男子嫣然一笑,便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公子此情,可是见着哪位女子了?青儿真是好奇,公子素来花名远扬,却从来未曾见公子为着哪个女子露出此等神情呢。”

“啪!”男子手一收,窗棂骤然关上。在女子微惊的神色下,他冷酷的声音更让她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以后在本公子面前,不许你再称青儿。还有,记住你的身份,以后我没让你停手时,不许任意停奏。”

说着,男子未再看女子一眼,墨色衣袖一甩,身影已从手心微凉的女子面前消失。

“墨玉公子…”女子失声轻唤,然早不见了男子踪迹。眼眶一红,她唯有咬唇噤声。

青楼不谈真心处,爱慕从来无人知,强作欢心时,只盼一人怜!

“小妹,可是这谜有些难了,怎么不出声?”见云清只是盯着花灯沉思,轩辕泽开始相信她方才是好运猜中了,不由轻咳一声提醒,其中的讽刺只有云清听得出。

对着轩辕泽优雅地掀起唇角,云清抬首看向美丽的蝶灯,声音清润如珠,沁人心脾:“踏花归来蝶绕膝,香附遍身不绝馨!”

有一刹那,众人俱无声,只静静地看着那个吟诗的女子。似欣赏一幅绝美的画卷般,不忍打破画中的宁静与悠然。

“咦,这不是猜谜吗,怎么还对上对子了?”

“笨死,人家姑娘已经猜中了!”

“什么,谜底是什么?”…

轩辕泽眉目一提,十分震惊地看着云清,方才的轻视荡然无存;剩下的,除了震惊,还有一种异样的光彩暗暗流动。

对云清突然转回头的翩然一笑,他的心竟怦然一跳,一种连对婉儿都没有过的异样感觉,迅速蔓延全身。

“哈哈,好个‘香附遍身不绝馨’!姑娘好文采。”从铺子里间走出一位相貌俊朗的中年男人,一边拍手一边向前走来,赞道:“想不到姑娘不仅才思敏捷,便是这医理也十分通晓。不仅对上谜底是香附,还对出了这么好的一句绝句呀!妙,妙,妙!”

云清但笑不语,待那男人走至身前,她方点点头,从容谢道:“老板夸赞了,小女子只是幼时无聊多看了几本医书,所以对这些草药名尚略知一二,好文采谈不上。”

“哦,姑娘这么肯定在下便是这家店的老板?”那人一笑,虽然是问句,神色却全无惊疑之色。

似乎对云清能猜得出他的身份是在意料之中。

“老板自内而出,又一语肯定了小女子的谜底,而你的伙计见你出来恭敬之下似乎还有些意外,想必老板只是凑巧过来又听到小女子的猜谜罢了。”淡淡一笑,云清无视一旁轩辕泽冷冽的目光,径自与面前的人交谈。

那人闻言哈哈一笑,亲自将五彩蝶灯取下,递到云清眼前,道:“姑娘才貌双全,想来定非普通人家女儿。敝人不才,只有这盏由我亲手做的花灯相赠,还请姑娘笑纳。”

“多谢老板了!”云清欣然接过,转而拉起一旁面色已经极度阴沉的轩辕泽,俏皮一笑:“大哥,既然花灯有了,我们便去河边放花灯吧!”

说着,她对老板道一声告辞,便迅速拉着轩辕泽钻出了一众目露钦佩的人群。

“公子,怎么不走了?”不远处,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厮对身旁突然止步的英俊男子诧异地抬起头,一脸的不解。

“无事,走吧!”恍然怔忡后,男子俊眸一收,转回身来。

此人身着一袭白衣,俊逸的五官如同神祗,修长的身材飘逸出尘。虽立于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上,却有种傲立世外的清幽,让所经之人都忍不住多打量他一眼。

方才他听到一声极熟的声音,一转头,却见一男一女携手从一家灯铺钻出人群,向着自己相反方向匆促而行。

那男子他不认识,只是那女子的背影却极为眼熟,似乎像云。

然而他很快地摇了摇头,不顾旁边随从的迷惑,径自隐去了这份熟悉感。

因为他知道,云从不喜欢去往人多之处,更不会单独与一个男子当街赏灯。

唇角微微扬起,他不知,自己今年提早来到天阙,待与云再见时,她会是怎样的惊喜?

似乎察觉一道熟悉的目光自背后射来,云清下意识地一回头,清丽的眸子透过重重叠叠的人群,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奈何那道目光太深邃了,她竟然忍不住想起了让她深埋心底的俊逸男子,那个笑如春风的翩跹少年。

美眸一黯,她为自己竟然想起风而展唇轻笑。

自古每逢佳节倍思亲,或许在这样美好的月圆之夜,心底思念他是正常现象吧!罢了,此刻是在宫外,便让自己放纵一回,待到入了宫,再将之深藏…

一离开拥挤的人群,云清便迅速放开轩辕泽的衣袖,对他抱歉地笑笑:“对不起啊大哥,方才那里实在太挤了,我想还是早些出来透透气好!”

“皇后的文采果真是好得很哪!”冷哼一声,轩辕泽此刻说不清自己是惊是怒。

他没有想到她所谓的“才疏学浅”竟是如此出人意表!哼,如果不是她太谦虚,那她定是城府极深之人。

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今天之所以和她一同站在这景兴街上而不是陪同婉儿一起赏灯,全是这个女人一早便设计好的!

呵,好个有心计的皇后!

听着他故意咬重“皇后”二字,感受到他由浅到深的怒气,云清的秀眉也不觉轻拧起来。

她真不知道这个皇上怎么如此难缠,她安安份份地做个无才无能的女子,他不满意。她应了他的强迫,完成了他交待的事情,他更不满意。

她想,是不是只要自己不做皇后了,他才会满意。

“大哥不喜欢这盏灯吗?也对,此灯空有虚表,华而不实,哪能跟宫里特制的宫灯相比!既如此,云清扔了便是。”笑容不由变得讽剌,其实她与他都知道,这盏灯便如同云清,再美再好总能让人挑出错处来。

它的自我没有任何决定权,是扔是留,只能任掌灯之人摆布。

手一扬,云清冷笑着扔出了灯。

罢了,既然这个后位是所有人的眼中钉,她不要也罢。爹那边,随他去了。

“咦,如此漂亮的花灯竟然有人舍得扔了,真可惜,幸好让我赶上了。”没有听到预料中的落地声响,却听一个清澈的声音适时地从二人身后传来。

美眸倔强地看着同样盯着自己的轩辕泽,云清甚至连头都不用回,便知来人是谁。

正为云清扔灯时那种绝然神色而怔住的轩辕泽,此时听到身后来人的声音,不由俊眸一凛,无比不快地转过身去:“你怎么来了?”

“哈,好巧,怎么是你们?咦,皇…清妹,原来你跟泽弟也一起赏花灯来了?”轩辕墨玉一脸意外地看向二人,手提着那盏被云清奋力扔出去的蝶灯,故意笑得自然而无辜。

而云清则是眸子一闪,有些意外地看着对自己一脸微笑的轩辕墨玉,竟然发现,今晚的他似乎有些不一样。

尤其他这一声清妹,少了几分轻佻,多了一丝关心,让她莫名心中一暖,方才的那种冷意不觉散去。

扬唇对着轩辕墨玉一笑,她道:“墨玉兄,好巧!谢谢你帮我捡回了这盏灯。”。

没有了 下一章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