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说,很好看

他一直知道黎景致是美人,却从来没想过她会那么美。

贴身的剪裁完美的体现出她的身材,不盈一握的腰身,高耸饱满的胸部,白皙细嫩的裸奔……

高开叉设计使得那双长腿若隐若现,翩飞的裙摆像是一只纯洁无暇的白色蝴蝶,郁小姐就是盛开在花中央的绝妖艳而纯洁的精灵。

这件衣服是W大师生前的最后一件作品,只此一件,用以纪念自己妻子美好的爱情。

不少人想得到这件衣服来大放异彩,吸引众人视线。只不过这件衣服到了向熙然手里后,就一直没再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过。

向熙然自己也是设计师,她是懂灵魂的人。

说句难听的,有时候,不是人挑衣服,而是衣服挑人。

换做别人,还真不一定穿的出来效果。

黎景致眼神清澈,气质清雅,可身材却又是那样性感,这件衣服,非她莫属。

被陵懿的目光盯的浑身起鸡皮疙瘩,黎景致有些懵,她美不自知,尴尬的搓了搓胳膊,“怎么了,不好看吗?”

陵懿抿唇,“好看。”

“啊?”距离有些远,黎景致没听清。

他走到她面前,脚尖对着脚尖,抬手挑起他的下颚,缓缓俯身,贴着她的鼻尖,一字一句的说着,“我说,很好看。”

他鼻尖喷洒出来的气息炙热,她呼吸进去的都是带着他体温的气息。

她的羽睫狠狠颤了颤。

好看就好看么,忽然靠这么近干什么。

黎景致在心中默默吐槽。

伸手贴在他的胸前,推了推,他巍然不动。

他的气息越发灼热,靠的越来越近……。

心尖莫名的抖了抖,黎景致莫名感觉到危险,“你……别靠这么近,行不行?”

他没说话,只是眸色越发幽暗,里头倒映着一个小小的她。

还是向熙然拯救了她,将她拉了出来,“行了,抓紧时间吧,她的发型没做,脸上的妆也还没画呢。要亲热,回家慢慢亲热,在‘形尚’都得听我的。”

向熙然将黎景致带走,摁着她在对着镜子的皮椅上坐下,摸着她一头柔顺的长发,琢磨着做个什么造型才能配得上这身衣服。

思考了片刻,还是决定将长发挽起。因为,黎景致的脖子很好看,细长白皙的像是天鹅,要凸显她的优点。

黎景致是完全信任向熙然的,在向熙然给她打理头发的时候,黎景致随手抽过了桌上的一本杂志翻看。

封面上,桃红色的标题格外鲜艳。

一个女人亲密的挽着黎懿的胳膊,图片背景,是A市知名的豪华酒店。

照片拍的不太清晰,她仔细看了看那女人幸福的笑脸,不过画面太模糊,她琢磨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女人究竟是不是伊霓。不过那个头倒是跟伊霓很相近。

陵懿身边到底有多少女人?

轻轻摇头,看来她的日子是不是不会平静了。

刺眼的标题:豪门小青梅VS心计蛇蝎妻,谁去谁留?

黎景致闲着无聊,竟也把这一长篇课文似的报道给看了下去。

这报道,三分之一用来渲染青梅竹马的感情深,三分之一在猜测陵懿跟这位大小姐的发展到了哪一步,至于剩下三分之一嘛……都在猜测,黎景致这个“心计蛇蝎女”什么时候能被陵家休弃。

看完后,原封不动的放在了一边,黎景致颇为无奈。

其实她也很想知道,陵懿到底什么时候让自己滚蛋,以及,他为什么忽然改变主意不离婚了。

他最近的表现都太过奇怪,奇怪的让她措手不及,不知道如果应对,只能被迫承受。

向熙然把杂志丢的更远,站到她面前来,给她开始化淡妆,“男人,是要管管的,你要动点心思才好。”

黎景致没想到向熙然会向着自己说话,她顿了顿,小声说道,“没事的,他们只是逢场作戏。”

向熙然意外的笑了,“你就这么信任他?都不问缘由?”

黎景致也笑了,她只是不信任才不问原因的。

向熙然还是想点拨点拨这个傻女孩,“如果,万一这女人是男人口中惯用的称谓,是所谓的真爱呢?那你要怎么办。”

“如果是真爱的话,那我才是该让位的那一个啊。”

黎景致眼里亮了亮,让真爱跟这些小三小四小五斗,她光荣卸任。

多完美。

向熙然顿了顿,小声的叹了句,“没心没肺的傻丫头。”

一抬头,却发现陵懿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来了,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她化妆。

他面色平静,眼中无波,看不出情绪。

黎景致透过镜子与他对视了一眼,心里莫名震了震。

秀眉微拧起,他心情不好?

为什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