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眼神不一样的

黎景致敛了心神,推开他的脑袋,稳稳站好。

陵懿回过身,依旧是那个高贵冷艳的陵懿,“向姐自谦了,你这间可不是小店。”

“形尚”虽然只有一间店,可这店的位置和店内设计装修就不是一般人能负担的起的。最重要的是,“形尚”的资源足够强大,这不大不小的一间店里,留存了许多国际限量的牌子和衣服。

向熙然爽朗一笑,“说吧,今天是要参加什么活动,想做什么样的?”

陵懿将黎景致推到向熙然面前,“今天,给她做。”

黎景致猝不及防被推了出去,她尴尬的笑了笑。

向熙然上下打量着黎景致,颇具深意的笑容更甚,“阿懿,这么漂亮的媳妇儿总藏着干什么,就该多带出来给大家看看。小姑娘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多勾人,皮肤嫩的好像能掐出水。”这脸和身子,兼具女人的魅惑身姿与少女的青涩纯真。只可惜,她美而不自知。

陵懿似笑非笑的看了黎景致一眼,几分嘲弄几分揶揄。

黎景致羞怯的捂着脸蛋,天呐,陵懿是发什么疯,他这种行为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

向熙然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阿懿,你藏着她,是不是舍不得拿出来给别人看。”

陵懿几乎是默认的反应,向熙然眼中的笑意更深,温柔的拉着黎景致去挑衣服。

黎景致顿了顿,说,“熙然姐,女宾区好像在那边。”刚才进来的时候,她看见服务员引着一个明星过去的。

“傻丫头,女宾区不方便,我们去VIP室。”向熙然淡笑,拉着她走。

黎景致点点头,只当做陵懿有钱,随便话。她却不知道,VIP贵宾室,一般是不对外开放的,除非是特别贵重的客人。带她去贵宾室,纯属是向熙然自己的意思。

说不上来为什么,向熙然觉得自己还挺喜欢这个黎景致的,并不觉得她是流言中那种心思重的坏女人。

哪个坏女人这么容易脸红?

向熙然挑了好几件礼服给她试。

黎景致抱着衣服进了更衣室,出来的时候,只探出了一个脑袋,身子还缩在里面,她脸颊有着淡淡的红晕,“熙然姐,能不能,换身布料多点的?”

向熙然一愣,“怎么了?不合身吗?”

不会啊,她的眼神毒辣,挑的这几件衣服,应该都是适合她的。

“合身是合身,就是……遮不住……”她声音弱弱的,脸颊微红,“能不能,找两件布料多一些的。”

想了想,又补充,“最好是高领的!”

向熙然更是摸不着头脑了,拉着黎景致出来一看,才知道她为什么提出那样奇怪的要求。

她这一身,从脖子到锁骨,甚至连臂弯里,都稀稀落落的藏着吻痕。

向熙然忍不住大笑,“这个阿懿可真是……对妻子要温柔,哪有像他这么急色的。”

黎景致被向熙然笑的脸更红了。

“熙然姐,我有个问题。”

“问吧。”

“你为什会知道,我是他的妻子,而不是情人啊?”

她从来都没跟陵懿同时出现过,为什么向熙然一眼就看出来,她是他的妻子,而不是情人?

“傻丫头,他看你的眼神,不一样的。”向熙然看着她一身吻痕,淡淡的说,“以后你就明白了。”

黎景致似懂非懂的点头,然后执着的发问,“向姐,能不能给我换身布料多一点的。”

带着一身吻痕去参加晚宴,即便陵懿不怕丢人,可她怕啊!

向熙然被她一副认真而纠结的的样子给笑出了眼泪。

好半晌,才终于停下笑容,她招了招手,唤来店员,“把库房里,W大师那件‘真爱’给我拿过来。”

店员犹豫了下,“可那件衣服,不是给伊小姐预留的吗?”

向熙然冷下了脸,“预留?是你答应的,还是我答应的?”

店员立刻低头,“对不起,因为伊小姐那天是跟少爷一起来的,所以我才以为……”

“我不喜欢听解释,去把衣服拿过来。”

“是。”

店员小姑娘快步跑去拿了衣服,趁着熨烫的功夫,向熙然亲手给黎景致画了个妆,遮住了她脖子上的吻痕,薄薄的一层粉底涂抹遮蔽与她的肤色融合,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被向熙然推进去换好衣服后,向熙然又仔细小心的挨个给她把身上其他处的吻痕给遮好。

男人没那么麻烦,换身衣服就可以搞定。

陵懿坐在沙发上等了许久,耐心几乎快到极限,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让他等过这么长的时间。

浓眉拧在一起,眼神不耐。

当黎景致被向熙然带出来的时候,陵懿却表情微楞。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