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是来秀恩爱的吗?

陵懿这人完美的像是上帝的宠儿,论身份地位,他站在上流社会的顶端俯瞰一切,论外貌,他的五官甚至身体都细致到挑不出一丝瑕疵。

“上车。”陵懿轻描淡写的的了两个字,却莫名让人感受到迫人的气势。

“去哪儿?”黎景致拧着眉头,并不想上他的车。

“今天有个晚宴,你陪我一起去。”陵懿的心情不错,也没有不耐,一副好男人的样子。要不是知道他的本性,黎景致差点儿就觉得他是个好男人,好老公了。

黎景致顿了顿,转身对江暖暖说,“抱歉暖暖,我得先走了,你让希嵘哥来接你行吗。”

江暖暖摆了个OK的手势,俏皮的说,“没问题的。”

黎景致这才去拉车后门,准备上车。

打不开车门,她只得望向陵懿,“开下中控锁,车门打不开。”

陵懿指尖轻轻有节奏的轻敲着方向盘,淡淡的说,“坐副驾驶。”

她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做好心里准备后,这才视死如归的坐上了副驾驶。

陵懿这人,看似衣冠楚楚,实质上就是个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臭流氓。

果不其然,她才刚一坐下,陵懿就俯身过来贴近她的身体,鼻尖几乎就要与她的鼻尖相触。

她一脸惊慌,眼中无数种情绪闪过,却唯独没有悸动。

这两天,陵懿已经似有若无的试探了许多次,直到现在,他才终于确认,自己的小妻子,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他。

陵懿又一脸漠然的坐了回去,还没等黎景致扣好安全带,他已经一脚踩下油门,车往前疾驰而去。

像是发泄,又像是给她警告似的,陵懿开车速度极快。方向盘转动,一会儿就超了好几辆车。

黎景致抓紧了安全带,脑袋晕晕乎乎的有些想吐,看他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又默默选择闭嘴。

不知道开了多久后,他忽然一脚踩下刹车,车稳稳停下。 

毫无准备的黎景致差点儿把脑袋磕到挡风玻璃上,这才猛然惊醒,她茫然看向四周,“这是哪儿?”

“换衣服,不然你打算穿现在这一身跟我去参加晚宴?”他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黎景致点点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包裹的紧实的衣服,默默跟上。

“形尚”是极为有名的一家整体造型设计。

全国只在A市有此一家,别无分店。不少大牌明星、社会名流在参加重要宴会之前,都回来这家店选衣服做整体造型。

进了门,她忽然想到了自己这一身吻痕,根本没法穿礼服。

立刻停下了脚步,伸手抓住陵懿的大手,“那个,我……”

话没说完,店主便含笑从里头走出,亲自出来迎接,“许久不见了,阿懿,我一直以为,如果亦然不拉着你,你是不会主动到我这儿来的呢。”

店主是个极为漂亮的女人,长发妖娆,身材性感魅惑,脸上还带着别有深意的笑意。

黎景致看了看店主,又看了看陵懿。

心想,这不会又是他的女人吧。

他一屁股风流债,可尴尬的人却都是她啊……

陵懿察觉到了身边女人的眼神变得诡异,他眯了眯眼睛,几乎是恶狠狠的开口,“这是向亦然的姐姐,向熙然,叫人。”

“熙然姐好。”黎景致乖乖的叫了声,向亦然,她听说过的,他的狐朋狗友之一,虽然一直没见过。

随后,黎景致看向陵懿的眼神更为复杂。

口味够重的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陵懿怎么连好兄弟的姐姐都能下得去手。

她“啧啧”了两声。

陵懿忍无可忍,用力捏住她圆鼓鼓的脸颊,附身贴在她的耳边。

“不许用这种眼神看我。”

压迫感霎时将黎景致包围,那张放大的俊脸贴在她的面前,他几乎贴着她的唇,“黎景致,向姐的孩子都八岁了,今年三十五,你这颗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向熙然今年三十五岁,婚姻幸福,家庭美满,生活滋润的她像是二十五岁。

黎景致一怔,耳尖微微泛红,居然被他看破了啊……

抬眸对上他深邃的眼,心尖不由得一颤。

如果不是他的性格恶劣,又滥情惹了一堆风流债,要不是中午那个女人迎面对自己泼了一杯咖啡让自己情绪,恐怕她也会抗拒不了他的魅力对他动心吧。

向熙然看着两人亲密的小动作,“噗嗤”笑出了声,“许久不见,我们陵少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这小店,难不成是为了来秀恩爱的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