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6) 你怎么说都行

霎时见,她从头到脚都透着粉色。

他,他怎么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陵懿微微使力,一手撑起她的腰,一手将她的衣物扯下,他强壮的身体覆在她纤瘦的娇躯之上,“害羞了?可你现在是我老婆,夫妻之间做这种事情,不是天经地义吗?”他的笑声还带着些许讥讽,“再说,三年前,不是你主动给我下药,爬上我的床的吗?现在,又何必装出衣服贞洁烈女的样子。”

“我没有给你下药!”黎景致瞪大了眼睛。

那次,她接到电话去找父亲,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他拽进房间……

“事情过去那么久了,现在什么都查不到了,你怎么说都行。”他捏着她细嫩的脸颊,轻轻的笑了。

“我真的没有。”

“那就当你没有好了。”他现在并不想听过去那些烂账,也完全听不进去。

现在的陵懿,满眼都是小娇妻的雪白肌体。

细腻的触感会让人上瘾,他停不下来。

“我是真的没……唔……”辩驳的话被他吞吃进腹,他用薄唇堵住了她的喋喋不休。

他的身体火热,像是一个暖炉。

她的身体细腻微凉,仿佛一款上好的美玉。

炙热的指尖在她隐秘处撩拨挑捻,片刻后,缓缓抽出指尖,肆意的在她脸上蹭着,“你也有反应了,还拒绝什么呢?”

黎景致含水的双眸瞪着他,她是个正常女人,被触碰总会有反应,他的话根本是在强词夺理。

“我……”

在她毫无防备之时,两人合二为一。

冷热交缠在一起的那一刻,她的心跟身体,一起颤了颤。

这个禽兽!

前前后后被他折腾了多少次,黎景致已经数不清了。

她只知道,他反反复复不止餍足的做着。

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被他榨干,浑身上下都被留下她的痕迹。最后,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这男人唯一的优点就是有洁癖,实在看不过眼,抱她进浴室冲了冲身子,才把她重新放回床上。

盖好被子,他顺着她的方向躺了进去。

被单下,两副不着寸缕的身体紧靠在一起。

“我妈很喜欢你。”他凝视着她的脸颊,双臂用力缠绕在她的腰间。

陵懿平缓却带有威胁意味的开口,“所以,你最好别让她失望。”

黎景致耷拉着眼皮,她除了“嗯”一声之外,已经没有了别的力气再说别的话。

第一次与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这样紧贴在一起睡觉。

黎景致紧闭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兜兜转转捉摸着陵懿忽如其来的反常。

不离婚这件事,果然还是为了应付他妈啊……

可如果不离婚是为了应付,那么这样反反复复的交姌就是为了报复吧?

报复报复她闯入他的生活,报复这场婚姻是不受控制的开始,……报复,他认不出自己的尴尬。

归结到最后,她只想低骂一声,这个禽兽!

男女体力上的差别是天生的,情事完毕后,黎景致缩成软软的一团睡去。

陵懿望着怀中的女人,剑眉微微拧起,墨色的眸也逐渐黯了些许。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