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 你想离婚?

“轰”的一声,黎景致心里炸开了锅,却还是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叫他一起?

开什么玩笑!

结婚三年,只见过三面的名义夫妻,刚签了离婚协议的空壳夫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

吃力的抽出手,她咬着牙,“你开什么玩笑,我们压根不熟。”

话一出口,黎景致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本来带着离婚协议回来跟家里人摊牌就是拿着陵懿当挡箭牌,他忽然装作深情款款的样子,那这个黑锅肯定要自己背了。

果不其然,黎景致的话音刚落,黎家三口看她的眼神就变得很奇怪。

而陵懿却忽然笑着看他,“生气了?”

黎景致一脸懵逼,她不就说了句实话么,怎么就生气了?

直到看见黎启天脸色突变,相当不满的看着自己,黎景致才明白过来,她这是又被陵懿给坑了一把。

他现在这表现,好像这婚姻里所有的不和睦都是因为她的不配合才存在的似的。

“景致,夫妻之间要互相包容。”黎启天生气的望着她,教育着说,“在国外呆了三年,脾气也该收敛收敛了。夫妻间过日子,可不能总耍小脾气。”

陵懿下三滥的小计谋得逞,在黎家人眼里,这一切都成了她的错。

黎景致没憋住,愤愤的戳了戳碗筷,“很快就不是夫妻了。”反正,离婚协议书,他们两个人都已经签名了。

陵懿看着她,缓缓开口,“你想离婚?”好似很不懂他的想法似的口气。

黎景致在他眼底看到了一丝冰冷的讥讽,他又是故意的。

这下,黎启天看她的表情更加不好了。

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她默默放下筷子,“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她怕她再这么下去,会被陵懿逼疯。

行李箱还放在角落,她拎着自己白色的行李箱,费力的抬上楼。

刚拎起,身后便伸出一只手,将行李箱按回地上。

男性结实的身躯贴着她的后背,陵懿一副好人的模样,“我帮你提。”

黎景致顿了顿,大脑飞快的运作后,委婉的开口,“谢谢,不过不需要,我自己可以。”

可他不顾她的反对,却径自提起行李箱,往楼上走去。

忽然又停下脚步,回头拉起她的手,淡淡的问:“哪个房间?”

黎景致狂躁的挠了挠头发,“右边!”

黎母袁羽忽然有些看不明白了,这不是说要离婚吗?

怎么看起来夫妻感情融洽的像是在热恋?一点儿也不像是离婚的。

袁羽叹了口气,望着黎父问,“启天,景致这孩子,是不是跟我们开了个玩笑。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要离婚。”

“是陵少在跟我们开玩笑。”黎启天不是无知妇人,商场浸淫多年,早就看破这两人间的暗涌,可他却不得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景致这婚,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离。”

袁羽叹了口气,“可景致那孩子,一开始就不愿意结这婚,结婚三年她都在国外念书,现在刚回国,恐怕也不习惯陵家的生活吧。”

黎启天冷硬的开口,“不习惯,也得习惯。”黎氏还要依附陵氏生存,他们不能失去这棵大树。

黎雅致听的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己姐夫相当的帅。

上了楼,离开黎家人的视线后,黎景致一把从他的手中夺过自己的行李箱,满脸防备的看着他,“陵懿你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故意害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