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吃的有些多

最后小厮讪讪地退下,看苏倾没什么异常反应后,郎京墨的心里才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是在忙碌的饭点,但是上菜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一桌子就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

毕竟郎京墨是老板,自然得先紧着老板。

“好吃!”苏倾最先夹了一筷子叫花鸡,“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叫花鸡!”

不柴不腻,鲜美可口。

“那你多吃点。”郎京墨见苏倾吃的香,心里油然升起了一股满足感。

“嗯嗯。”苏倾嘴里塞着打量的食物,根本就没空说话。

……

“你们老板呢!”

“刚刚打我的那个老板呢!”

吃到一半,忽然楼下传来了吵闹的声音,听着应该是刚刚那个彪悍大叔又回来了。

“要不要下去看看?”苏倾听到声音,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这人太烦了,都影响到她吃饭了。

这么好吃的饭菜,伴随着这些恶心的声音,还真是让人有些倒胃口。

郎京墨摇了摇头,“他们应该可以处理好,你安心吃吧。”

这么多年他几乎没管过这些,酒楼生意照样火到了现在,若是事事都要他管,估计这酒楼就早倒闭了。

“行吧。”苏倾闻言便继续埋头干饭了。

不管怎么说,美食是不可辜负的。

半个时辰后,桌上的吃的就已经被洗劫一空了。

郎京墨看着狼藉的桌面,陷入了沉思。

这一大桌子的菜几乎是五六个成年男子的量了,可苏倾一个人就消灭了?

看着苏倾小小的人,很难不疑惑。

“太好吃了,所以吃的有些多了。”苏倾干笑了两声,她从小饭量大,加上消化好,所以基本也只长个子不长肉。

“够了吗?不够的话我让人再来一点?”郎京墨咽了下口水,试探着问了一句。

苏倾连忙摆手摇头,“不用了不用了,已经饱了,其实我平时也吃不了这么多的……”

吃了这么多,总觉得有些难为情,郎京墨不会觉得自己是想占便宜才吃这么多的吧?

她真的就是饿了再加真的很好吃,不想浪费才硬着头皮吃完了。

没错,就是硬着头皮吃完的。

“你猜我信不信?”郎京墨扯了扯嘴角,很是无语道。

苏倾撇了撇嘴,“本来就是真的啊!为什么不信?”

虽然她的饭量确实比寻常女子要多一些,可也不至于每餐都吃这么多啊!

“好好好,我信了。”郎京墨十分敷衍道。

苏倾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再说话。

“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把你们老板叫过来?”

这时,楼下还是有声音传来。

“这人真讨厌!我得下去给他点颜色瞧瞧!”苏倾正好气有些不顺,既然那彪悍大叔还没走,正好让她下去顺顺气。

“你慢点!”郎京墨只好也跟了下去,他此刻忽然有一瞬间的错觉,自己怎么那么像一个关心女儿的老父亲呢?

他一个激灵,连忙暗自摇了摇头,将这种想法赶出了自己的脑海。

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都已经来到了楼下。

“哟?肯出来了?”

两人才一下来,彪悍大叔立马就看见了,直接开始语言挑衅。

这会儿虽然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是人最多的时候,但也还是有不少人的。

还有的刚好已经吃完,擦了擦嘴就准备看一会儿戏了,毕竟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大。

“你们不是说老板已经不在了吗?那这下来的是谁啊?难不成不是人?”彪悍大叔还对着阻拦自己的小厮大声喊着。

“噗嗤……”苏倾没忍住忽然笑出了声。

因为她没想到,这大叔竟然无意间还说出了一个事实,郎京墨可不就不是人嘛!

“笑什么?你竟敢嘲笑我?”彪悍大叔被苏倾的笑声吸引了注意力,矛头顿时又转向了苏倾,“刚刚就让你跑了,你放心,等哥哥我收拾完这个小白脸,就带你回家好好陪你玩!”

语言中的调戏挑衅意味十分分明。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苏倾十分不屑道。

“放心,哥哥本事大得很!”彪悍大叔说完,就伸手想摸摸苏倾的小脸。

他寻思着这会儿郎京墨与苏倾的距离不是很近,自己肯定是能得逞的。

“啊!”

谁知,还没碰到呢,就被苏倾反手一个擒拿,差点拧断了骨头。

“就这点本事啊?我看你也就年纪大了。”苏倾还不忘嘲讽回去。

“好!好!”彪悍大叔顿时被气得话都说不完整了,他转头看向自己身后带来的打手,“给我上,今天我就要把这个酒楼给拆了!”

苏倾立即与郎京墨对视一眼,两人默契地点了点头,随即就和冲上来的人打在了一起。

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花花架子,自然比不上郎京墨与苏倾这种经历了许多大风大雨的人。

不到一刻钟,甚至都没牵连到还在看戏吃饭的客人,那一群大汉就被郎景墨与苏倾给撂倒了。

甚至看戏吃饭的人,都兴奋地鼓起了掌。

撂倒那些小喽喽之后,郎京墨与苏倾一同走到了彪悍大叔的面前。

彪悍大叔一直瑟瑟发抖,不停地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退到了门口,直接被门槛给绊倒了。

“就这?你还敢来闹事?”苏倾挑了挑眉,十分不屑道。

“两位大人,我、我错了!希望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小的这一次吧!”这彪悍大叔也顾不得其它什么了,连忙跪下来开始求饶。

郎京墨冷笑了一声,“闹完事就想这么轻易地走了?”

真以为他的酒楼是好欺负的不成?这是他母亲留下来的酒楼,断然容不下这些闹事的人。

从前他没看到也就算了,但现在给他碰见了,他可不会轻易放过。

而且,在之前,他已经给过这彪悍大叔一次机会了。

是这大叔不识好歹,竟然再一次带人上门找茬?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的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们,就饶了小的这一次吧,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彪悍大叔急得都想磕头了。

他要早知道郎京墨与苏倾这两人这么不好惹,打死他都不会再来了。

“迟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