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被拦

其实郎京墨穿的虽然都是有模有样,都是上好的料子,一看就不便宜。

只是苏倾从一开始就先入为主了,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忽视了这些细节。

万万没想到,郎京墨不是自尊心强,人家确实是真的不差钱,这样搞得她很尴尬好吧!

“那你到底留不留在京城啊?”她很识趣地转移了话题,不再讨论这个让她伤心的话题。

一个久居深山的精怪都比她有钱,这让她大为震撼,心灵也受到了抨击。

“说了看我心情,你也可以求我。”郎京墨神情傲娇,他就是想逗一逗苏倾。

苏倾撇了撇嘴,“你都说看心情了,还要怎么求你啊?”

她现在也大概了解郎京墨的性子,他不愿意的事,不管怎么劝怎么说都没用。

“那随你。”郎京墨声音逐渐冷了下来,明显是有些不高兴了。

苏倾继续扒拉了几口面前的吃的,也终于吃饱了,她丝毫没察觉到,眼前郎京墨的不高兴。

“我先撤了,再去睡会儿。”昨晚实在是回来的太迟了,她的睡眠严重不够,这会儿真是一点精神也没有。

郎京墨:“……”

于是,他就这样被苏倾丢在了饭桌上。

一直到了午时,苏倾才再次醒来,这时候玉清真人也还没有回来。

“饿死了。”苏倾睡醒了肚子也又饿了。

玉清真人不在也就没人做饭,总之郎京墨是不可能会做饭的,毕竟人家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精怪再加一个富二代。

“我要出去吃饭,你去吗?”苏倾看到郎京墨还在于是顺嘴问了一句。

“去哪里?”郎京墨淡淡问道。

语气有些冷淡,估计还在因为早上的事耿耿于怀。

“你不是说你有个酒楼吗?不如就去你那个酒楼吧?”苏倾想起了什么后提议道。

她挺想去看看的,而且还能吃免费的,多好啊!

反正郎京墨那么有钱,她也能敞开吃了。

“都行。”郎京墨无所谓道。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苏倾激动道。

郎京墨点点头,“那就走吧。”

苏倾今日穿的一件水蓝色的衣裙,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以她的姿色,如果穿着那些粗布灰衣,才会更加惹人注目。

换上普通的衣裙,众人只以为她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小姐,这样会上来打扰她的人也会少上许多。

至于郎京墨,一直都是一袭黑色衣袍,他独爱黑色,也适合他这清冷的气质。

两人一同出发,约莫走了两刻钟左右,也就到了一个很是气派恢宏的酒楼门前。

酒楼上方写了三个大字,是酒楼的招牌——鸿运搂。

“挺不错啊!这外观一点说是京城第一酒楼也不为过啊!一点也不输京城第一酒楼!”苏倾还没进去就开始称赞道。

“你去过京城第一酒楼吗?”郎京墨故意鄙夷道。

苏倾撇了撇嘴,傲娇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去过?我来京城第一天就去了!”

“啧……”郎京墨这一声,意味深长。

从苏倾第一天来京城,他基本一直都是跟着苏倾的,尤其是第一天,苏倾就没离开过他的视线。

还去京城第一酒楼呢?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苏倾第一天就来回了李家的两座宅子而已。

“你这什么意思?”苏倾压根不知道郎京墨跟着她一事,只以为与郎京墨的偶遇是个巧合罢了,也算是两人有缘分。

“没什么意思。”郎京墨摇了摇头,似笑非笑。

苏倾面容闪过一丝狐疑,“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这根本不像没什么的样子。”

别想忽悠她,她也不是好忽悠的。

“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的,如果你知道了,说不定会后悔。”郎京墨的笑容更加高深了。

“我不信,你说给我听听看。”苏倾也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

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那她一定就得知道到底是什么事。

“算了,你还是别知道了吧。”郎京墨沉默了一瞬,觉得还是不太适合告诉苏倾。

“不行不行,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又不说了,这不是故意搞我心态吗?”苏倾自然不依。

可郎京墨已经闭嘴不再不打算再提了,“你要这样想也不似不行,反正我是不可能再说了。”

“还有,你还吃不吃饭了?不吃我可就走了。”他开始转移苏倾的注意力,若是被苏倾缠上,也是一件头疼的事。

毕竟苏倾的意志力也是惊人。

“吃吃吃。”

果然,郎京墨还是了解苏倾的。

在苏倾心里,是没有什么事情比吃饭更重要的。

“那赶紧进来吧。”郎京墨挑了挑眉,心里也松了口气。

毕竟那事如果说出来的话,苏倾很可能生气,几天都不会理他的那种。

有的时候,苏倾也是比较要强,而且挺有原则的。

“主子,您来了?”郎京墨才一进去,就立即有小厮迎了过来。

本来他是不知道郎京墨是老板的,只是前段时间郎京墨经常来打包一些受伤的人才会吃的那些饭菜。

他亲眼见着郎京墨与掌柜的来去,后来也就慢慢知道郎京墨是这酒楼的老板了。

“嗯,刘掌柜呢?”郎京墨随口问了一句。

而苏倾则在赶他,这酒楼进来后更感觉到其中的好,虽说不是金碧辉煌的,但是看着也是非常高端,满满的一股奢华的气息迎面扑来。

看到这样的装修,她心里忍不住再一次感叹,郎京墨可真有钱,亏她之前竟然还以为郎京墨给她打包那些饭菜的银子是通过不正当手段来的。

现在想来,真是啪啪地在打自己的脸啊!

“刘掌柜在忙,要不要小的把刘掌柜喊来?”那小厮态度十分殷勤,眼前的人是他老板,殷勤些也情有可原。

“不用了。”郎京墨一听摆了摆手,“我的包厢还在吧?”

这会儿正是饭点,这外面已经全都坐满了,里面的包厢估计也是满的,但是他有个包厢是不对外开放的,是他的专属包厢。

“在的在的,主子您楼上请。”小厮热情道。

“走吧。”郎京墨随即看了眼苏倾,让她跟紧一点。

“慢着,刚刚你不是和本大爷说包厢已经没有位置了嘛!”

只是,几人正准备上楼,一个彪悍的大叔忽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