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这也藏的太深了

苏倾沉默了。

她昨天才想着暂时不离开京城,怎么师父今早就开始问她准备什么时候走了?

这么匆促,根本就还没想好要怎么对师父说。

以她对师父的了解,师父是绝对不会同意她留在京城的。

“怎么不说话?”玉清真人注意到苏倾的反常,立即问道。

“我也还没想好呢,也不急吧,过两天再说呗。”苏倾干笑了两声。

这两天,给她点时间想想要怎么对师父开口。

“那你这两天好好想想吧,我们不是说好了?等你伤一好立刻就走,这还有什么想没想好的。”玉清真人没有怀疑,只以为苏倾是贪玩还想再多玩几天。

毕竟苏倾来京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他都知道了,确实是没怎么出去玩过,以苏倾的性子,倒是难为她了。

“知道啦。”苏倾点了点头,只要玉清真人还肯给几天时间那就好说了,起码不用急在一时,还可以再好好斟酌下语言。

“行了,你继续吃吧。”玉清真人吃饱后便起身离开了。

平时,玉清真人都不会只待在府邸,每日里都会去外面转几圈,或者去好友的道观一同深讨道法。

大部分时候,都是郎京墨在陪着苏倾。

“你是不是又决定不离开京城了。”这不,玉清真人前脚刚走,郎京墨就忽然坐到了苏倾跟前。

“你小点声。”苏倾心里一紧,估摸着她师父这会儿还没走远呢!

万一被听见了,她可就惨了。

郎京墨冷哼了一声,“怎么?还怕你师父知道?不早晚都要知道的吗?”

“这不是想慢慢来嘛,循序渐进,要给我师父一个接受的过程。”苏倾一脸认真,“这次你可不能直接告诉我师父!”

她还记得在陈阳县的时候,就是郎京墨故意说出她要去京城,结果师父生了好大的气,她哄了好久才哄好。

“我才懒得管你这些事。”郎京墨翻了个白眼。

“那你要留不要留在京城?”苏倾试探着问道。

若是郎京墨能留在京城的话也能彼此照应,当然是郎京墨照应她。

前两次没有郎京墨的话,她早就命都没了。

郎京墨淡淡道:“看心情。”

实际上,如果苏倾不离开京城,他也不会离开京城的。

他想通过苏倾,找出当年暗害他母亲的家族,然后给其一锅端了,给母亲报仇。

“不如你也留下吧,以后我接活的钱和你三七分?你三我七,不过你得在我有需要的时候小小帮我一下,怎么样?”苏倾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

郎京墨扯了扯嘴角,“不怎么样。”

他怎么会看不出苏倾的如意算盘,不过他也不稀罕苏倾那三成的钱。

“是觉得三成太少了吗?那四六?”苏倾只以为郎京墨是嫌少。

“你还是自己留着吧。”郎京墨嘴角持续抽搐,“我不缺这点钱。”

他母亲留下的产业,足以够他什么都不用干,几百年都花不完的了。

“我不信你真不缺钱,你才从深山里出来多久啊,能不缺钱花吗?”苏倾追着问道。

其实她也是关心郎京墨,怕郎京墨不好意思,所以她找个借口给点钱给郎京墨。

可是郎京墨的自尊心好像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

“我真不缺。”郎京墨无奈,“我母亲从前给我留下了一笔财富。”

“这么多年了还能剩下多少啊?”苏倾不以为然,“咱们要学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师父说过,郎京墨起码都是个百年往上的精怪,银子是最不经花的,所以肯定剩不了多少了。

郎京墨:“……”苏倾这人怎么这么执着呢?

“还剩下挺多的,如果没有出大事,大概再花几百年也不成问题吧。”

见苏倾如此执着,他决定还是让苏倾知道一下好了。

“真的吗?你母亲生前做什么的啊?”苏倾狐疑着问道,她还是不太相信。

郎京墨见此,如实说道:“也就做点小生意吧,不过是在京城有几家小店,每隔三个月店里的掌柜都会把盈利给我送来。”

“说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攒了多少银子了。”

不止银子,还有其它一些值钱的好东西。

他之前一直在深山很少出来不怎么用这些东西,所以基本上都攒了下来,一大半藏在了山洞里,这次出来带了少许。

不过这少许只是对他来说是少许罢了。

“在京城,有几家小店?”苏倾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还在消化郎京墨方才说的话,“哪几家店啊?”

郎京墨点了点头,“是啊,也就一个酒楼一家成衣店和一个胭脂铺而已,酒楼不算太好,也就仅次于京城第一酒楼。”

不过却是曾经的第一酒楼,他母亲离开太久,背后没有人撑腰,所以才难以与京城第一酒楼较量。

苏倾:“……”

酒楼仅次于京城第一酒楼,她忽然想到了,之前从楚云晏那里听到过的与京城第一酒楼齐名的那一家店,莫非就是郎京墨的?

那这个世界也太玄幻了吧!

“等等,酒楼仅次于第一酒楼,那成衣铺和胭脂铺呢?”莫非是京城第一?

应该是她自己想岔了吧。

可郎京墨又点了点头,“是啊,不过也无所谓了,我也懒得去管,就现在这样也可以了。”

苏倾咽了咽嗓子,她怎么听郎京墨的语气好像还有些勉强一样?

就这样也可以了?

一个与京城第一齐名,两个是京城第一,还想要怎样?

不过话说回来,真是这样的话,郎京墨确实什么都不用做,钱都够用好几百年的了,也难怪他看不上自己这点。

“你这也藏的太深了,我竟一点都不知道。”

她先前也是,身边有个隐藏的有钱人……呸,有钱精怪,可她却一点也没有看出来。

“之前我有说过我不缺钱,你也没信啊!”郎京墨似笑非笑。

当初苏倾还受伤的时候,他给苏倾打包的就是母亲留下来的酒楼里做的,苏倾只以为很贵还要给钱给他。

他说不缺钱,可苏倾却不相信。

苏倾:“……”她噎住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