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父亲的直觉

“是,是。”古岩也不知道楚连杰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但是他可不敢反问楚连杰,“今天的是也是巧遇,我绝对不敢靠近贵公子的。”

不过他虽然表面恭敬,实则心里不以为然,他能不知道楚连杰不是什么好人吗?

如果不是因为楚连杰给他的银子足够多的话,他可不想和楚连杰这样的人打交道。

楚连杰冷哼了一声,“你仔细说说,今天你遇到我儿子的情形是怎么样的?还有和他一起的人,都什么样?”

他有作为父亲的直觉,自己的儿子肯定在和他说谎。

虽然他儿子的话乍一听着没觉得有什么,但是他是父亲,了解自己的儿子,不然还真能被忽悠过去。

“也挺正常的,当时人多,贵公子就和他的朋友过来围观了。”

古岩仔细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他也没多注意楚云晏当时,不过是靠楚云晏的穿着,所以刚刚才认出了楚云晏。

不然,说不定他都认不出来。

“至于和贵公子一起的朋友,就是长得挺好看的,都高高瘦瘦,穿的也都不便宜,除此之外,也就没别的什么了。”

反正,在他看来,就是再正常不过的来凑热闹,根本就没什么。

也不知道楚连杰在瞎紧张个什么劲。

“行,我知道了,我吩咐你的事你抓紧去做,以后再碰到我儿子,你就当不认识他。”

“总之,千万别让他知道我让你做了什么事?明白了吗?”楚连杰厉声道。

古岩连忙点头,“小的知道,小的一定会将大人您的话牢牢放在心里的。”

“好,等事情办成了,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楚连杰见古岩还算识趣,神色这才舒缓了许多。

古岩一听到好处两个字,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是是是,大人放心,小的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好,今天也不早了,你就先回去吧。”楚连杰已经恢复了面无表情。

古岩连连点头,“是是,那小的就先回去了。”

折腾了这么久,可算是能回去了。

虽然赚的钱多,但累也是真的挺累的,主要是楚连杰阴晴不定,他也时刻担心着自己的小命。

不过是看在给的银子多,也就克服了这一点。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他的妻子玉芬也还没睡,一直亮着灯等他回来。

“你怎么还不睡觉?”他对妻子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主要还是他太懒了,所以才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家里也没攒几个钱。

“你没回来,我怎么睡得着。”玉芬看到自己的丈夫回来,心里才终于松了口气。

“现在我回来了,快去睡吧。”古岩心里也没有多感动。

两人顶多算是一起搭伙过日子,要说有多少真感情,那也真没多少,反正凑活过罢了。

就古岩这样的,就是想再找也不可能再找到了。

“那个大人有没有为难你啊?”玉芬旁敲侧击地问道。

她今日在灯节上看到的那姑娘,她能肯定就是她女儿,不过她没有告诉古岩罢了。

如果告诉了古岩,那古岩肯定就会立马告诉那个大人,那大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本来就很对不起自己的女儿了,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现在已经知道错了。

当初她也不想将自己的女儿扔掉,可实在是拗不过古岩。

她不同意的话,就会被古岩打死的。

只希望,她女儿在今日过后就赶紧走吧,别呆在京城这么危险的地方了。

随便找个地方,能安稳地度过这一生,她的心里也就能舒服很多了。

“还能怎么为难我?不就催促我快点找到女儿呗,你说咱女儿真的回来了吗?”古岩心里纳闷着。

已经找了这么多天了,真的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过,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那个楚连杰搞错了消息。

别到时候吧没找到,他就不给自己钱,然后自己就白忙活了这段时间。

他的心里,想的始终都只有他自己,就是一个典型的自私自利的小人。

“唉,我也不知道,找了这么多天也没影子,说不定根本就没回京城被?”玉芬的心里很是紧张,生怕被自己的丈夫看出异常。

如果被自己的丈夫看出异常,自己说不说实话,都会遭受一顿毒打。

还好,古岩现在的注意力并不在玉芬的身上,“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能找到最后,如果最后找不到,那是大人自己判断失误,应该钱也不会少了咱们的。”

想通后,他就不再和玉芬说话,自己回了屋子准备睡觉了。

玉芬见此,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孩子,娘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希望女儿今天看到他们可以聪明一些,赶紧离开京城。

此刻,她全然不知道,苏倾今天正因为见到了他们,所以打定主意想要留在京城,将所有的事情都调查清楚。

……

次日早上苏倾很早就醒来了。

许是心里藏着事,她一晚上都睡得不怎么踏实。

“你怎么脸色这么憔悴?”一起用早饭的时候,玉清真人一眼就发现了苏倾的脸色不太好。

至于郎京墨今早正好不在,他只需要偶尔吃些食物充饥,很少和玉清真人与苏倾一起同桌吃饭。

“可能是昨晚太兴奋了,很久才睡着,早上又醒来的比较早。”苏倾解释道,内心还有虚,希望她师父背别是看出什么来了。

“那你吃完再去睡会儿,这副模样跟鬼一样,出来就是吓人。”玉清真人损道。

听语气,应该是什么也没看出来。

可是,怎么就和鬼一样了?

苏倾忍不住撇了撇嘴,虽然现在的脸色是不太好看,可也不至于说成和鬼一样吧?

“鬼哪有你徒儿这么好看啊!”她不满道。

玉清真人憋着笑,“那鬼可比你好看多了。”

这么多年,他习惯了以逗苏倾为乐,不然这些年要少许多的乐趣。

“就知道拿我开玩笑。”苏倾翻了个白眼,她又怎么不知道师父是在逗自己。

“哈哈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玉清真人被逗得开怀大笑。

苏倾继续翻着白眼,这么多年了,她师父的恶趣味还是如此。

“现在你也恢复了,准备什么时候离开京城?”玉清真人吃完饭随口问道。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好徒弟暂时不打算离开京城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