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楚云晏与郎京墨一时风头正盛,无人能及。

接下来剩余的人再作诗,不管是诗还是字或者是外形,都不如楚云晏与郎京墨令人惊艳了。

众人的兴趣明显没那么高了,只不过也没冷场就是了。

“好了,现在所有参赛人的诗词都已经展示完毕,大家可以上来按序号投票了。”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所有人的诗词的已经展示完毕了。

“我们会给在场的诸位每人一朵花,你们可以将这朵花送给你们最喜欢的参赛选手,最后按收到花的顺序排名,收到花最多的就是我们的第一名。”

“好!”

台下的人鼓掌欢呼,表示认同。

不一会儿,先收到花的已经上台送给自己喜欢的人了。

遥遥领先的自然是郎京墨与楚云晏,而郎京墨的看起来又比楚云晏多了不少。

很快,苏倾与池铭雪也领到了一朵花。

池铭雪快步上台,拿着花直接就走到了郎京墨的面前,“郎公子,我的这朵花也给你。”

“放着吧。”郎京墨冷淡地说道,他手上本来就一朵花也没有拿,基本都放面前的空地上了。

意思是让池铭雪放地上。

低头一看,就能发现,郎京墨的前面的地上都已经堆满了花,很快都要放不下了。

池铭雪闻言脸上的笑容一僵,最后还是默默放在了地上。

不过看着郎京墨的手上一朵没拿,她心里也就稍稍舒服些了。

接下来,就轮到苏倾了。

当苏倾过来后,郎京墨与楚云晏的目光都同时看了过来。

“额,既然你都已经这么多了,而且铭雪妹妹那朵也给了你,我这朵就给云晏哥哥吧。”苏倾这话是对着郎京墨说的。

郎京墨瞬间面若黑炭。

楚云晏则面露笑容,十分惊喜,没想到苏倾会把她的这朵花给自己。

他连忙将自己手中的花放下,双手接过了苏倾那躲,“小倾,谢谢你,我很高兴。”

“一朵花而已。”苏倾并不理解楚云晏在激动什么。

“对你来说只是普通的一朵花,但对我来说,是有很大意义的。”楚云晏眼眸都明亮了几分。

郎京墨从始至终冷着一张脸,并在内心表示不屑:不过一朵花而已,有什么好激动的?真没见过世面。

苏倾扯了扯嘴角,更不理解了,“你高兴就好呀。”

她只是单纯觉得,楚云晏怎么好像奇奇怪怪的?

“好了,现在大家手上的花都已经送完了,诸位稍等片刻,我先来统计一下。”

台上主持活动的人这时已经来到了郎京墨与楚云晏的面前,这两人面前的花最多,数完这两人的数目,其他十六个人收到的花一目了然。

没多久的功夫,那人就已经计算出来了,重新站了起来,“现在,让我们恭喜这位郎公子,获得了这次活动的第一名。”

这完全都是众人意料之中的事情。

“啪啪……好……”

话音一落,周围顿时就响起了许多的掌声。

那么毫无疑问,第二名就是楚云晏,至于再后面的排名,基本上就没多少人去关心了。

而郎京墨,也成功地拿到了那盏精美绝伦的花灯,与适合相爱之人穿的那一套衣服。

“郎公子,您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吗?”台上的人笑着问道。

举报这场活动后面的人,正是京城第一成衣店。

他觉得,像郎京墨这样的男子不会是一个人来的,一定是结伴而行。

且看郎京墨的气质,与郎京墨一同过来的姑娘也不会太差,若是能让两人试穿他们的这套衣服的话,一定会给他们吸引更多顾客前来的。

这也是他们今天举报这场活动的真实目的。

“不是。”郎京墨冷漠地回道,目光已经看向了苏倾。

“是那位穿白色纱裙的姑娘吗?”台上的人立即欣喜问道。

这位姑娘他刚刚就已经注意到了,容貌与气质都是上乘,和这位郎公子看着就像是天生的一对,没想到两人还真是一对啊!

郎京墨点了点头,完全没注意到这人已经想歪。

“那能请这位姑娘也一起上来吗?”台上的人迫切地询问道。

“我没意见,如果她愿意的话。”郎京墨的语气虽然很淡,但是有心人能感觉到,他是想让苏倾过来的。

苏倾:“……”

台上的举动她都看在了眼里,可她并不想太过招摇。

“那让我们有请这位姑娘上来。”台上的人大声道。

所有人的目光,也精准地朝苏倾看了过来。

“我……”苏倾还有些犹豫,她能不能不上去啊!

“看来这位姑娘有些害羞,大家来给这位姑娘一些鼓励。”台上的人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

“加油,加油!”

周围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许多人都开始鼓掌呐喊。

苏倾:“……”

得,看来她现在不上去是不行了,还是认命地上去吧。

看到苏倾上来,郎京墨原本冰冷的神色已经缓和了许多。

“二位是朋友吗?”台上的人破有些暧昧地问道。

显然,他问的这个朋友,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普通朋友。

郎京墨倒是坦然地点了点头,“是。”

他这一声是,台下有些怀春的少女芳心立即碎了一地。

“额……”苏倾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郎京墨看了过来。

他的眼神里一片坦然,反而让苏倾觉得是自己多想了,最后也只得道:“是,当然是。”

“二位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啊!”旁边的那人非常有眼力见地感慨了一声,“大家说是不是啊!”

至于苏倾的异常反应,已经被他默认成是害羞了。

“是!”

台下的众人依然十分给力地应道,虽然有一部分少女的心已经碎了一地,却也还是一起忍痛喊道。

毕竟像郎京墨这样谪仙一般的男人,也只有像苏倾这样的才能配上了。

此时,完全没人注意到池铭雪,她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虽然苏倾是她的救命恩人,可是郎京墨太好了,不管她怎么劝自己,就是无法放下,她也很痛苦。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