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偶遇

太黑了!

苏倾无数次在心里感慨,奈何郎京墨已经给了银子,罢了,出来玩那就玩个尽兴吧。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郎京墨看着没什么钱,却出手这么阔绰,他自己的日子应该过得挺拮据的吧?

“就要那个蓝色的吧。”她指了个场上最好看的灯笼。

“姑娘可确定了?”小贩笑着解释,“这蓝色灯笼是本摊上最好看的一个,所以谜底也是最难的。”

当然了,这制作工艺也是很繁琐的,成本就已经超出了一两银子,所以灯谜确实比其它的要难上许多,就是他用来故意圈钱的。

每当有顾客选上这顶灯笼的话,那十有八九就是要白赚钱了。

“确定。”小贩这样说,反而更加深了苏倾要这一盏灯笼的决心。

“那我就给您拿下来了。”小贩笑眯眯的,将三个写着谜题的白纸递给了苏倾。

第一题的谜题是“伴着月儿度元宵”。

“这第一题啊,是个宗字。”苏倾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很快便想了出来。

而且这时,因为苏倾在这边猜灯谜的缘故,有许多看热闹的人都围了上来,特别苏倾与郎京墨这一对容貌也是十分显眼,郎才女貌的,看着都赏心悦目。

小贩笑着从灯笼里拿出谜底,“确实是宗字,恭喜姑娘您猜对了第一个谜题。”

此时他心里还不慌,因为压轴的是第三个谜题,一般人绝对猜不出来。

此时苏倾已经接着打开了第二个谜题。

“路边有水宜种草?”她默默念了出来,并慢慢思考着,“路的一边是各,与水和草的上半部分组合的话……”

“我知道了!是落字,落花流水的落,对不对?”

小贩接着从灯笼里拿出了第二个谜底,“姑娘猜的没错。”

他没想到,这姑娘看着还有点厉害,不会真能猜出三个吗?

不会他今天第一位客人,就得要他赔本吧?

而且苏倾若是真拿走了这顶最好看的,其它灯笼不是特别精致好看,客流量也会少了许多。

苏倾已经打开了第三个谜题,“旅店一楼客早满,打一成语?”

这一题她到是多思考了一些时间。

但是思考了许久,也都没有想出来。

“姑娘,想好了没?还有一会儿时间可就到了。”见终于把苏倾难倒了,小贩也露出轻松的笑容。

“这不会还没到吗?我再想会儿。”苏倾不耐烦道,她向郎京墨投去了求助的眼神,“你知道吗?”

郎京墨收到苏倾的眼神,唇角微微勾了勾,“这还不简单吗?一楼客早满了,后来的可以去上面啊!”

“所以呢?”晏娇娇的脑子是直的,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猜应该是后来居上!”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道男声。

这声音,乍一听还有些耳熟。

“云晏哥哥,你怎么在这儿?”转过头一看,竟然是楚云晏。

苏倾自从搬离云龙客栈之后,就一直没再联系过楚云晏,不止是楚云晏,其他所有人也都没联系过。

在玉清真人的监视下,她只能好好养伤。

“今天是灯节,自然要出来转转。”楚云晏眼眸中的惊喜溢于言表,他完全没想到今日会再次遇到苏倾,“没想到可以遇见你,算不算有缘分呢?”

“当然算了!我们大家都很有缘分。”紧跟在后边的还有池铭雪,不过她是看着苏倾旁边的郎京墨说的这些话。

不过郎京墨并不看他,从始至终注意力只在苏倾的身上。

苏倾笑了笑,“你们都在这儿啊!”

“还是我远远看到有个身影觉得像是你,所以忙拉着云晏哥哥跑了过来,没想到真的是你。”池铭雪颇有些得意道。

一旁的郎京墨听了,默默想,早知道还不如让苏倾带着帷帽,也就不会有这些烦人的苍蝇跑过来了。

而且他知道这个灯的谜底,用不着楚云晏忽然出现说出来。

想到这里,他心里竟然开始有些觉得憋屈了。

“老板,不知那个灯谜我猜对了没?”楚云晏温柔地笑了笑,将大家的注意力重新拉回了灯谜上。

老板苦着脸摘下灯笼,“这位公子猜对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可能赖账,否则后面可能更加不会有人来照顾他的生意了。

苏倾开心地接过灯笼,看向了楚云晏,“云晏哥哥真厉害。”

她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答案,没想到楚云晏竟然就猜了出来。

至于郎京墨,自然而然地就被冷落在了一旁。

“京墨哥哥,我可以这么喊你吗?”池铭雪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趁机上前。

“我都不知道我母亲什么时候给我添了个妹妹。”郎京墨冷着脸,毫不留情地说道。

池铭雪神情一愣,死死咬住唇角,“我……我只是觉得称呼你郎公子会有些生分,我和苏姐姐也都这样称呼云晏哥哥啊!”

“本来就不熟,何谈显得生分?”殊不知,郎京墨听到云晏哥哥这几个字,脸色又难看了许多。

池铭雪咬着自己的嘴巴,都快咬秃噜皮了,泪水也蓄满了眼眶,拼命忍着才没有掉落。

她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着的,何曾被人这样说过?

难道郎京墨真的看不出来她的心思吗?还是看出来,在以这种方式拒绝自己呢?

“你们在干什么呢?”苏倾注意到后面的两人气氛有些不对劲,连忙过来试图缓和。

池铭雪忙摇了摇头,“没事,我想和……郎公子打个招呼来着。”

她想到郎京墨刚刚生气的样子,还是先称呼郎公子好了,这会儿她情绪已经好了许多了,谁让她喜欢的就是郎京墨这个人呢!

郎京墨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好啦,今天七夕灯节,你就不要冷着一张脸破坏气氛了。”苏倾熟悉地拉了拉郎京墨的袖子。

她知道,郎京墨就是外冷内热而已,面对不熟悉的池铭雪,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想当初,她刚认识郎京墨的时候,人家还直接不管死活地把她绑在了树上。

相比起来,现在的郎京墨已经很好了,她觉得这都是自己潜移默化的功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