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挽留

“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适?”玉清真人在一旁关心道。

虽然这一路还算顺利,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但到底苏倾之前伤的那么重,心里难免会担心。

苏倾摇了摇头,“师父,您放心吧,我感觉挺好的。”

主要还是感谢郎京墨,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这一路多谢郎公子了。”见自己的徒儿是真的没事,玉清真人忙笑着向郎京墨道谢。

要没有郎京墨,这一路也不会有这么顺利。

“都这么长时间了,玉清真人大可不必还和我这么客气。”郎京墨摆了摆手,对他来说,这都不算什么。

“应该的。”玉清真人笑了笑,仍然客气,毕竟郎京墨是百年精怪,看着年轻帅气是没错,可实际年龄有可能比他大一倍都不止。

见此,郎京墨也没有执着,“没别的事要帮忙的话,我就先走了。”

反正他向来习惯了独来独往,也习惯了和人保持距离。

“不知郎公子在京城哪里落脚?”玉清真人没有挽留,只是问了这么一句。

万一之后还有事,也方便联系。

“就在云龙客栈。”郎京墨随口诌道。

他有别的落脚地方,只是这些天他一直就在云龙客栈,隐去身形陪在苏倾身边的。

现在苏倾不需要他了,他也准备回他自己雪山里的老窝了。

“你也住在云龙客栈?”苏倾惊讶出声。

她在想,郎京墨一个精怪,怎么有钱住云龙客栈的?

还有之前给她打包的饭菜,也是需要银子的,郎京墨是哪里来的钱呢?

“怎么?听你这口气好像很惊讶,我不能住在云龙客栈吗?”郎京墨没好气地反问道。

他怎么觉得,苏倾好像是有点看不起他?

“不是啦,我只是好奇,你哪来的银子住客栈。”苏倾忙转变了语气,“真的只是单纯的好奇,没别的意思。”

“我看你是在怀疑我利用身份偷别人的银子,是吧?”可郎京墨又不是好糊弄的,一下就猜到了苏倾的心思。

苏倾心思被猜中,尴尬地笑了两声,“怎么会呢?我没有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

“是吗?”郎京墨似笑非笑地反问。

苏倾用力点了好几下头,“是是是。”

随后,朝自己的师父投去了一个求救的目光,郎京墨实在是太聪明了,她根本不是对手。

“你在云龙客栈想必也不太方便,正好这院子也够大,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在这住段时间吧。”玉清真人收到眼神,也开口了。

不过却是挽留郎京墨留下,他是感激郎京墨为苏倾做了这么许多,云龙客栈又那么贵一晚,所以提议郎京墨留下。

还有,他潜意识里觉得,郎京墨是不会拒绝的。

苏倾整个人都呆住了,她向师父求救,怎么师父直接将郎京墨留下来了呢?

解围也不是这样解的啊!

现在她只希望郎京墨应该会看不上这里,直接拒绝吧。

“既然玉清真人盛情相邀,那我只好却之不恭了。”郎京墨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苏倾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你好像不想让我留下来。”这一幕,刚好就被郎京墨看在了眼里。

苏倾更尴尬了,她连忙摇头,“没有啊,我很欢迎。”

但一脸的苦笑却出卖了她。

“就算你不想让我留下来也没关系,反正我还是会留下来的,而且还是你师父特意邀请我留下的。”郎京墨勾了勾唇,故意笑道。

苏倾竟然还不想让她留下来?真是没良心!

不过,他偏偏就不如苏倾的意。

“我确实没这个意思,并且很高兴你可以留下来,你救了我那么多次,又照顾了我那么久,我都记在了心里也很感激。”苏倾见郎京墨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竟还开始解释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让郎京墨误会自己,一想到这,心里竟然还会很不舒服。

“我刚刚只是一时有些惊讶,总之不是我真心的,我真心的希望你可以留下来。”

说着说着,她的神情越来越坚定,凤眸里隐隐含有光亮。

这样的苏倾,郎京墨定定看着,忽然就失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后,耳后根顿时红得发烫,好在他是正对着苏倾的,所以苏倾并没有看到。

不过在后面的玉清真人却恰好看到了,他心里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不过并没有立即出声,只做不见。

“咳咳,知道了。”郎京墨语气颇为生硬。

听了方才那么一番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苏倾见郎京墨没有误会了,立即展颜一笑,可郎京墨的耳朵却是更红了。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郎公子背了倾儿一路了,定然也累了,不然先去休息一会儿吧。”玉清真人非常有眼力见地上前解围,“这院子里的所有屋子都可以任你挑,看你比较喜欢哪一件屋子。”

“我都可以。”有了玉清真人缓和,郎京墨很快调整了过来。

玉清真人笑道:“那就倾儿旁边的这间屋子吧。”

到时候有事,也方便这两人及时沟通。

“都行。”郎京墨没有拒绝,应下后顿时退出了屋子。

走出苏倾与玉清真人的视线外后,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两只耳朵,刚刚就觉得有些发烫。

为什么会发烫呢?从前也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发生。

可惜他父亲母亲早已不在人世,他也不知道该问谁。

……

第二天,玉清真人是一早便去了云龙客栈附近打探消息,这不打探还好,一打探还真是觉得万幸。

探听到消息后,玉清真人确认没人跟着,才回到了院子里,因为他的一身道袍确实过于显眼了。

看来以后出去,还是要先把道袍换掉才是。

“倾儿!郎公子也在啊?”

玉清真人回来,就直奔苏倾的屋子而去,正好郎京墨也在一旁。

“师父,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苏倾见自己师父这着急忙慌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有重要的事。

不然,她师父很少会有这么焦急的神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