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偷听

“那今天我陪你一天呀。”褚彤彤笑道。

苏倾笑了笑没有拒绝,“好啊,要是还有话本子看就更好了。”

自从来了京城,不是受伤就是在受伤的路上,她已经许久没看过话本子了。

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养伤期间过于无聊,就开始有些想念那些有意思的话本子了。

“那我明天给你带一些过来。”褚彤彤忙说道,“你还喜欢看这些东西啊?”

但她没想到,苏倾竟然还喜欢看话本子。

“用来打发时间挺好的,而且里面有些故事确实挺有意思的。”苏倾回道。

有时候没有活找上来,师父又有事不在的时候,她就是靠看这些东西来打发时间的。

毕竟她没有同龄的玩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灾魅瞳,只能天天待在屋子里,就算是出去,眼睛也不会敢去看人。

如果不是师父,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或许是被山中的野兽妖怪吃了,也或许会被人打死也说不定。

其实她很不喜欢自己这样的生活,她只想平凡一点,但灾魅瞳就注定让她不可能过平凡的一生。

所以,她其实一直很不开心,她想过平凡的生活无法接受现在的生活,再加上被亲生父母抛弃,这些一直都是她心里过不去的坎。

“你在想什么呢?”褚彤彤见苏倾眼神呆滞了许久,才忍不住出声叫回了已经走神的苏倾。

苏倾这才回过神来,但情绪也低落了许多,“没什么,就是没忍住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事。”

“我一直挺想问你,为什么你只有师父,你的父母呢?是已经不在了吗?”褚彤彤好奇问道。

她没有打探苏倾隐私的意思,只是想关心下苏倾。

而且,她挺不理解的,苏倾这么可爱好看的小姑娘,怎么会成为一个道士的呢?

“我不知道。”苏倾咬了咬下唇。

她被亲生父母抛弃已经快十年了,他们是死是活她当然不知道了,不过她也不关心,但大概率他们没有死吧。

毕竟京城这么太平,她记得小时候住的那一条街有非常的多的人,旁边一条街还有许多商贩,住的宅子也不小。

想来不遭受意外,她父母会挺平安的。

“你不知道?”褚彤彤困惑问道。

“是啊,我从小就被他们抛弃了,是师父把我捡回来的,自然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也不关心他们怎么样。”苏倾冷漠道,一脸的无所谓。

苏倾是被抛弃的?

这么漂亮的孩子,她父母是怎么狠得下心抛弃的。

褚彤彤听的一惊,“我……”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了,早知道是这种情况的话,她就不问了。

“没事,我已经无所谓了。”苏倾勉强笑了笑。

“你知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啊?家乡在哪里?”褚彤彤继续问道。

苏倾回道:“应该就是京城人,师父是在京郊找到我的,我也记得小时候家里住的宅子还挺大的,也有伺候的下人。”

只是,她小时候不知道灾魅瞳,看到别人将来发生的血光之灾,就会一咕噜地全说出来。

她说出来不久,那些人在不久就会被自己说中,久而久之,她就被人当成了扫把星,所有的人都不愿意靠近她。

就连家中的下人,也是对她避之不及。

而她父母,就是受不了那些议论与谣言,所以在带她出去玩的时候就把她丢在了京郊。

“这样啊?那说明你父母应该也算是大户人家,找起来应该还是很好找的吧。”褚彤彤感觉得到,苏倾应该还是很渴望自己的亲生父母的。

苏倾还只是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应该要有父母的疼爱。

“为什么要找?我才不会去找他们。”苏倾撇了撇嘴,没好气道。

既然是他们要把她抛弃的,她为什么还要回头去找他们?

“或许他们已经后悔了呢?”褚彤彤安慰道。

毕竟像苏倾这么可爱漂亮的姑娘,亲生父母真的不会后悔吗?

他们会后悔吗?

不,他们不会的,他们当初将她丢在京郊,就是没想让她活。

想到这些,苏倾神情更加冷漠了,“就算他们后悔了,就能抹除对我造成的伤害了吗?”

总之,她绝不会回头。

“你别激动,我也只是设想而已,他们就算后悔了,那就让他们后悔去吧。”褚彤彤见此忙转了话题。

苏倾沉默下来,没再说话。

不一会儿,褚彤彤就告辞先走了,府上的恶鬼刚除完,还有许多善后的事要做,她也是抽空才陪了苏倾这许久。

褚彤彤走后,苏倾便一个人在发呆。

因为亲生父母忽然被提到,她被迫想起了从前的事,再加上最近总受伤感觉诸事不顺似的。所以情绪自然就低落起来了。

而且,一直到傍晚,玉清真人都还没有回来。

“唉,师父他老人家参加的什么交流会啊?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苏倾一个人落寞地自言自语。

再过一会儿,晚膳时间都到了,她现在就已经觉得饿了。

今天也是怪事,郎京墨也不来了,平时她师父若是不在,郎京墨可是来的很勤的?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啊?

“吱呀……”

苏倾正想着,她的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会不会是师父回来了?她猜想。

“你终于来了?”但她看过去,见是郎京墨,心里竟然还挺高兴的。

“听你这话,好像很想我来?”郎京墨难得地打趣了一句。

苏倾撇了撇嘴,故作傲娇,“才没有呢!不过你今天干什么去了啊?”

怎么一天都没见人影呢?

“没干什么。”郎京墨抿了抿唇,随即一只在背后的手忽然伸了出来,“给你。”

“这是什么啊?”苏倾下意识问道,看上去,像是几本书。

可郎京墨无缘无故地怎么会给她买书呢?

“见你躺着养伤太无聊,我正好路过一个书肆,就给你带了几本话本子过来。”郎京墨神情有一丝的不自在。

但好在,苏倾并没有注意到,只是惊喜地接过了话本子,“你怎么知道我想看这个的?莫不是你今天偷听了我与褚夫人说话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