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猜测

“我真的不用,你还是自己留着吧。”郎京墨扯了扯嘴角,转移话题,“你还吃不吃?不吃我拿走了?”

“吃吃吃。”苏倾连忙点头,刚吃了一口又抬头问道:“你真的不要?”

郎京墨:“……”

“你再说的话我可就要了。”他故意说道。

苏倾忙做了个闭嘴的动作,眼神真诚。

不要那可真是太好了!那她就自己留着!

这阵子的活都很危险,但钱也给得多,所以她已经攒了好些了。

郎京墨不要的话,她就继续攒着,看着荷包越来越鼓,她心里才觉得踏实。

“郎公子,你也在?”

“这是在……”

说着说着,玉清真人也回来了。

正好看见郎京墨在喂苏倾吃东西,看着很是亲密。

莫不是他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玉清真人已经开始在心里想歪了。

“师父,您怎这么早就回来了?”苏倾的反应倒是挺淡定的,“我手今天有些不舒服,所以麻烦郎京墨一下。”

郎京墨面无表情,看着也还算淡定。

“怎么,嫌师父回来早了?”玉清真人故意玩笑道。

“什么啊?我巴不得您早些回来呢!”苏倾并没有听明白她师父的话外之音。

郎京墨则明显有些难为情,神情也颇有些尴尬,手里喂饭的动作也不知道该继续还是该停。

“我吃饱了。”好在,苏倾及时开了口,她还是知道适可而止。

别到时候惹恼了,郎京墨再也不理她了而已不太好。

“既然道长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郎京墨也起身准备走人。

“别啊,再坐会儿呗,怎么贫道一来就要走呢?”玉清真人揶揄道。

郎京墨:“……”他完全看不出来,玉清真人还有这方面的兴致。

“师父,郎京墨也许还有事,是吧?”苏倾也不知道自己的师父为什么会忽然问这些,她只看出了郎京墨很急切地想走,所以开口解围。

“是还有事。”郎京墨顺着话道。

看苏倾这副真不知道的样子,他心中产生了一丝狐疑,觉得苏倾好像有点傻?

“啧,本来为师还担心出去了一个下午,你会不会无聊,看来是为师白操心了。”郎京墨走后,玉清真人又开始打趣苏倾。

不过苏倾完全听不明白她师父话里话外的意思,“师父不陪着徒儿,徒儿当然会无聊了,怎么会是白操心呢?”

“得了吧,你这小嘴啊!”玉清真人笑着摇了摇头,“不过郎京墨这么关心你,为师确实能放心很多。”

苏倾撇了撇嘴,“师父,您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算了算了,你怎么跟个榆木脑袋一样。”玉清真人顿时没了兴致。

这徒弟跟了他这么久,怎么还是一点聪明劲也没有呢!

“师父,你还没说,您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啊?”苏倾也不在意师父说她,反正这么多年来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玉清真人瞪了一眼,没好气道:“自然是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大白天的,您是怎么解决的?”苏倾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这大白天她师父也能找出那恶鬼除掉吗?

那未免也太厉害了!

“她自己忽然出来的,我当然不会手软,别说这东西还是有点本事的。”玉清真人抚着胡须道。

“她自己出来的?”苏倾更加不敢置信了,那个恶鬼会这么蠢吗?

明明自己那天晚上对上的时候,不像是这么蠢的样子啊!

如果是白天恶鬼自己蹦出来,她也就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了,未来一个月都下不了床!

“是啊,为师也没想到。”玉清真人点了点头,“可能是有些飘了。”

“怎么我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苏倾撇着嘴吐槽道。

玉清真人翻了个白眼,“这恶鬼确实是附在刚死之人的身上的,不怎么惧怕阳光,我将她的肉体破坏了,她这才会被迫出来。”

若不是如此,可能也不会这么顺利。

“那恶鬼的背后是不是还有人?”想到师父之前和她说的,苏倾立即问道。

玉清真人点了点头,“确实,我还问了她,可惜……”

“可惜什么?”苏倾追问。

“可惜就在那恶鬼松口要告诉我她背后的人的时候,她忽然灰飞烟灭了。”玉清真人简单说了下当时的情况,“是忽然有一道强光直射她的灵魂,我怀疑,当时她背后的主人就在附近。”

这样才能解释得通。

“看来京城的水还真是深。”苏倾有种直觉,这恶鬼背后的主人,不会就此消失,以后也许还会碰上。

而这人,滋养恶鬼,纵容恶鬼害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是啊,当初我让你不要来,是谁非要来的?”玉清真人没好气地问道。

苏倾吐了吐舌头,“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嘛!”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她肯定也会选择不来,李府也不算什么好人,就算她不来,他们住的地方多的是,也不缺那一座宅子。

“我就要提。”玉清真人撇了撇嘴。

“我知道错了啦,以后我一定乖乖听师父您的话。”苏倾撒娇道。

玉清真人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不逗你了,我今天在门口,见到你说的那个人了。”

还是说正事要紧。

“那个古怪的中年男子?”苏倾诧异问道。

玉清真人点了点头,“是他,褚夫人也在,肯定不会认错。”

“这么巧?”苏倾疑惑住了。

怎么每次过去,那男子都会在呢?世间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应该不是巧合。”玉清真人摇了摇头,那男子一看就不简单。

而且一两次能说是巧合,次次都能碰到,那就说明,那男子肯定是一直在附近等着的。

就算住在附近,也不至于有这么巧。

“那男子好像很关心那座宅子里的女鬼,再根据这几次的巧合,我猜,那男子很有可能就是这恶鬼的主人。”玉清真人分析的很是合理。

苏倾也觉得很有道理,重重点了点头,“没错,确实极有可能。”

“那个地方,你以后不要再去了。”玉清真人叮嘱起来,“既然这件事已经结束了,那咱们就别管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