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灰飞烟灭

“啊……”

可就在女鬼准备好说之后,忽然一道强光像似透过了什么直直照射在她身上,让她瞬间痛苦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再下一瞬,她就化成了红色的碎片,慢慢消失在了玉清真人眼前。

这一切发生得猝不及防,玉清真人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女鬼为什么会忽然直接灰飞烟灭?还是在快要说出背后之人的关键时刻!

现在女鬼没了,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没了。

“唉!”

玉清真人长叹了一口气,已然这样了,那也没法子了,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

“道长,您可算是出来了!”

玉清真人一出来,就看见了守在门口的褚彤彤,她一直都没有离开。

“你怎么还在这儿啊?你没走啊?”玉清真人看到褚彤彤,还是很惊讶的。

“我本来准备走的,但在外面听到了里面有声音,有些担心……”所以就一直没走。

玉清真人点了点头,“我把你推出去后没多久那恶鬼就现身了,不过现在她已经灰飞烟灭,以后这宅子,你就安心住吧。”

“太好了!”褚彤彤面露喜色,“道长,那您没什么事吧?”

“我没事。”玉清真人摇了摇头,“我现在得回客栈了,倾儿还没人照顾。”

他也出来一下午了,不知道苏倾现在如何了,她那性子,一个人待在屋子里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那我送您回去。”褚彤彤立即道。

“不用了,你还是留在宅子里善后吧。”玉清真人觉得倒也不必。

褚彤彤便道:“如此,那我明日带着酬金再登门道谢。”

“嗯。”玉清真人轻轻应了声,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就回客栈去了。

……

客栈里,苏倾不能下床,不能挪动身体,什么也不能干。

在郎京墨再次地突然消失之后,她就只能自己瞪眼发呆,无聊极了。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她在心里不停哀嚎。

哪怕是来个人和她说话消磨下时间也是好的呀!

下一瞬,“吱呀”一声,她的房门突然就被打开了。

“谁啊?”她心里一个咯噔,“师父,您回来了?”

现在,应该也不会有人来找她吧?除了她师父。

可师父不是去捉那恶鬼了,怎么着也得晚上吧,怎么可能这么早就回来呢?

“我可当不起你一身师父。”外面的人进来,冷漠道。

“是你啊!你这次怎么走门了呢?”苏倾没想到来的竟然是郎京墨。

实在是郎京墨平时出现都是忽然出现在屋内的,很少见他正常开门走进来的,可真是稀奇!

“我想走哪儿就走哪儿。”郎京墨冷冷道。

“好好好,你高兴就好。”苏倾扯了扯嘴角。

不过,看到郎京墨来,她心里还是很欢喜的,毕竟她自己一个人实在太无聊了,而且这又到饭点了,师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郎京墨冷哼了一声,将带来的食盒放在了桌上。

“这什么啊?怎么这么香?”刚揭开盖子,闻到了香味的苏倾立刻忍不住了。

之前郎京墨给她带的也就是一些白粥,很少有这么香的东西,她一直觉得郎京墨是很无聊的人……不,很无聊的精怪。

“吃的。”郎京墨简短道。

苏倾:“……”她还能不知道这是吃的?还能再敷衍一些吗?

不过看在这人这次给她带的吃的这么香的份上,她就不一般计较了。

郎京墨从始至终冷着脸,自顾自地端出食盒里的食物,“自己吃。”

“我今天躺着不小心压到右手了,有点用不上力,你喂我吧。”苏倾见此,她非要逗一下郎京墨不可。

“自己吃。”可郎京墨并不领情。

她还就不相信了!

苏倾眼眸一转,故作可怜道:“之前你不是也喂过一次了吗?我现在手真的动不了,我整日躺着,血液不循环,万一洒了……”

“我知道你最好了是不是?”她闲来无事喜欢看话本子,里面的女子都喜欢对男人用这一套。

郎京墨整日面无表情的,她忽然就很想逗弄一下他。

此时,郎京墨的表情已经略有松动。

“求你了,好不好?”苏倾又眨了眨眼。

“你正常点说话。”郎京墨没好气道,但手已经很听话地开始喂苏倾吃东西了。

苏倾凑过去喝了一口,“好喝!”

“这是什么东西?”

竟然比楚云晏之前带的那些还要好吃。

她现在能吃的东西太少了,一下吃到很好吃的,难免不会激动。

“我哪知道,随便买的。”郎京墨虽是这么说,眼神里却闪过一丝不自然。

随便买哪里能买到这样精致的吃食?且苏倾还伤着,许多东西都忌口,可是随便不了的。

这些苏倾自己心里自然有数,而且现在郎京墨就在她面前,方才郎京墨神色里的不自然,她明明白白看在了眼里。

看来,郎京墨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像他表面表现出的那样淡定嘛!

“肯定花了不少银子吧。”苏倾接着试问道。

“这点银子我还是有的。”郎京墨的神情颇为傲娇。

苏倾爱财,殊不知,他虽是精怪,但他娘亲生前是人,给他留下了不少产业,这些产业也一直有人打理。

每年,都有不少的银钱送到他手里,哪天他若想自己接手产业,拿着娘亲留下来的玉佩过去即可。

可苏倾不知道,只觉得郎京墨在说大话。

一个住在深山老林里的精怪,怎么可能会有钱呢?

只是她也不拆穿郎京墨,不动声色道:“你帮了我这么多次,那些人给我的酬金也该分你一百两吧?不然我这良心也过不去。”

事实上,她良心怎么可能过得去?

不过是看在郎京墨帮了她很多,又顾及郎京墨的面子,所以才这样说罢了。

若换了别人,她还真舍不得呢。

“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吧。”郎京墨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

一百两银子?虽然不算少了,但是和一百两黄金还是差距很大的。

看苏倾扣除这一百两银子还抠抠搜搜的样子,他觉得还挺好笑的。

苏倾一直跟着玉清真人,玉清真人又是名道,按理说也不会缺钱……

“怎么?你嫌少啊?一百两银子不少了!”苏倾神情顿时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完全忘了一开始自己是在逗郎京墨,“算了,你嫌少的话,就二百两好了,可不能再多了。”

郎京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