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献殷勤

楚云晏自己也有过猜想。

他想,有可能这个秘密也很危险,他父亲不告诉自己,可能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

只不过,他身为楚家唯一的子嗣,早晚还是要知道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他觉得,他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楚连杰没和自己的儿子多说什么,警告完后立即匆匆出了门,准备寻找灾魅瞳的线索。

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牵扯到这件事中来。

……

过后楚云晏也没有多想,只是去了厨房,又开始吩咐厨房晚上要给苏倾准备的吃食,然后再准备给苏倾送过去。

难得的机会,他要趁这段时间,好好打好基础。

一到用晚膳的时间,他就准时来了云龙客栈,一同到的同样还有池铭雪。

只是池铭雪今天注定是见不到郎京墨了。

“你们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不用麻烦了吗?”看到来人,玉清真人疑惑道。

他没想到,这两人今晚又来了。

“不麻烦,都是举手之劳。”楚云晏笑道,然后打开饭盒,将自己准备的菜肴都端了出来。

有了中午的经验,他今晚特意给玉清真人也准备了吃的。

考虑到玉清真人是道长,所以准备的都是些比较素净的,这的确也合玉清真人的口味。

玉清真人常年捉妖除鬼,所以得保持体态轻盈,加上年纪大了消化也不怎么好,并不喜欢太过油腻的。

“你倒是挺细心的。”玉清真人高看了楚云晏一眼。

但只要楚云晏是京城人,他就不可能会喜欢楚云晏,任楚云晏做再多也是无用功。

“没有没有,晚辈也不过是碰巧而已。”楚云晏的态度亦是十分谦虚。

玉清真人淡淡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可以说对楚云晏的态度算是十分冷淡了。

不过楚云晏若不是京城富贵人家,这样的小伙子,他确实会喜欢。

“以后你真的不要送了,你看你们送这么多,我与倾儿也吃不完,都浪费了。”

在楚云晏和池铭雪要走的时候,玉清真人再次重复道。

“那我下次少带点。”楚云晏好似听不出玉清真人的话外之音似的。

玉清真人:“……”

“师父,人家愿意送你就让人送吧,我看您不是也吃的挺香的嘛。”苏倾没忍住开口解围道。

楚云晏对她不差,她是真对楚云晏挺有好感的,不过仅限于朋友之间的那种。

玉清真人立即白了苏倾一眼,苏倾则笑着还了回去。

玉清真人:“……”

算了,人家都说儿女是父母前世造的孽,今世是来还债的。

他与苏倾,也算是半个父女关系了。

“是,那我明天还来。”有了苏倾的话,楚云晏迅速就应了,“那我现在就先走了。”

随后,即刻就拉着池铭雪走了。

“云晏哥哥,你说郎公子今天怎么一天都不在呢?”出来后,池铭雪实在忍不住问道。

明明早上都还在的,中午和晚上好怎么就不见人影了呢?郎京墨会去哪里呢?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让你克制一下你自己,趁早收回自己的心,不要陷得太深了。”楚云晏见池铭雪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再次温声提醒道。

不过他也是能劝就劝罢了,没人比他更知道,情难自已这四个词的意思。

“我知道了。”池铭雪不耐烦地应道,她也不再说了。

早知道楚云晏也不站在自己这一边就不该说的,只是这事她也不敢和哥哥说,只能和唯一知道的楚云晏吐槽一下。

但每次,楚云晏都会给自己当头一棒,真是自找不快!

……

云龙客栈。

“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知不知道?都说了让你离那个楚云晏远点,你干嘛还要让他来?”

因为方才的事,玉清真人动了大怒。

本来才分析完现在的局势,对苏倾来说几乎每个京城人都很危险,更别说那个楚云晏本就是权贵家族了!

“师父,您先别生气。”苏倾有些心虚,她知道师父都是为了自己。

“哼!”玉清真人冷哼一声,偏过了头,故意不去看苏倾。

苏倾只好自己说道:“云晏哥哥一直都挺照顾我的,待人温和,为人谦虚,那个家族那么狠毒,不可能会培养出云晏哥哥这样的好人的。”

她是这样想的,所以对楚云晏才没有过多的警惕。

“就算他不是,但那些权贵家族互相都是认识的,说不定人家就能通过那个楚云晏找上你呢?”玉清真人反问道。

他有时候,是真的拿苏倾一点办法没有,他这么急,也不知道是为了谁!

但每次他生完气,看到苏倾笑嘻嘻的,他又不忍心一直生气了。

“说的也是,那明日他过来的时候我让他以后都别来了。”苏倾见自己的师父动了真章,立即就服软了。

玉清真人冷哼一声,“你最好说到做到。”

他的气这才消了一半,只是也还没完全消。

“做到,一定做到。”苏倾连忙保证。

反正到时候没了好吃的,她就磨着师父去想方设法弄来和楚云晏差不多的,到时候师父自然就知道楚云晏的好了。

“对了,等你能下床了,我们就不要住客栈了。”玉清真人稍稍消气后才道。

“那住哪里啊?”苏倾问道。

只要有地方住,住哪里她都是无所谓的。

“住客栈人多眼杂,不太安全,我老友有一套空着的小宅子,到时候我们就搬过去。”玉清真人与好友见面的时候,就已经说定了这事。

且做他们这行的,本来就不宜太过招摇。

若不是苏倾伤成这个鬼样子,一动也不能动,动了可能会更严重的话,可能今天就搬了。

“好。”苏倾应道。

见苏倾难得的乖巧,方才仅剩的一点气,玉清真人也没有了,毕竟这还是自己选择亲徒儿,气自己的次数也不算少了。

“你休息吧,我在你旁边的屋子,有事大声喊我。”

一番折腾下来,天色也不晚了。

玉清真人一把老骨头了,这一番折腾,还是在赶了几天路的情况下,这把老骨头还真有些受不住。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