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是我的嘴不听使唤

“铭雪,你别往心里去,他这人就这样,对谁都是这样。”苏倾喝完最后一口汤,开口缓和了一下气氛。

池铭雪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对苏倾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楚公子,多谢你的粥和汤,很好吃。”苏倾又向楚云晏道谢,让她吃了一顿美味的早餐。

“你喜欢吃就好。”楚云晏眼神宠溺,“还有,以后能别叫我楚公子了吗?咱们认识也不短了,听着怪生分的。”

能让苏倾开心,他自己心里也挺高兴的。

“那叫你什么啊?”苏倾随口问道。

冲着这顿早饭,她已然将楚云晏当成了朋友。

楚云晏笑了笑,“若是你不介意,可以和铭雪一样,叫我云晏哥哥,我应该是比你年长些的。”

“我还有几个月才及笄。”苏倾亦笑了笑。

“那我比你大三岁。”楚云晏笑道。

“云晏哥哥。”苏倾很是爽快地喊了声。

楚云晏眼眸里都蓄满了笑意,“好,我中午再给你带好吃的过来。”

“好啊!”听到好吃的,苏倾的眼睛里亦是笑意。

此时池铭雪却在偷看郎京墨。

在苏倾喊了楚云晏一声云晏哥哥后,郎京墨的神色肉眼可见地黑了许多。

而她看在心里很不是滋味。

且郎京墨冷漠的态度,也不敢让她开口与其搭话,不过她不会放弃的。

“大夫说了,你要多休息,人太多,不利于你养病。”各怀心思时,郎京墨忽然开口了。

“苏姑娘,那我改日再来看你。”楚云晏今日已经与苏倾的关系更亲近些了,就顺着郎京墨的话开始告辞了。

苏倾眨了眨眼,“既然我已经喊你云晏哥哥了,那你也别喊我苏姑娘了,可以和我师父一样喊我小倾。”

“好。”楚云晏一口答应了。

两人完全没感觉到郎京墨的脸色已经黑沉得可以下雨了。

好在楚云晏没久留,很快就和池铭雪一同走了。

“恭喜云晏哥哥,与苏姐姐的关系又进了一步。”出来后,池铭雪颇有些吃味道。

“铭雪,你是不是对那个郎公子动了心思?”楚云晏却一脸严肃地问道。

池铭雪脸霎时就红了,“云晏哥哥,你说什么呢!”

她哥哥现在肯定还不会同意自己和郎京墨的,所以这时候也不适合告诉云晏哥哥。

“我已经看出来了。”楚云晏并不是好糊弄的。

“云晏哥哥……”池铭雪见楚云晏这般肯定,就知道自己再怎么解释也是没用了。

楚云晏沉着脸,“趁现在你自己还没陷得太深,早些出来吧,以后你就别来看小倾了。”

他了解池家,自然就知道池铭雪是不有可能如愿以偿的。

“来不及了,我已经陷得很深了。”池铭雪索性也破罐子破摔了。

她现在一看到郎京墨,眼睛都挪不开,看不见的时候,亦是日思夜想,怎么可能出来!

而且,她也不是轻易就会放弃的人。

“你自己家里的情况,你比我还清楚,你觉得你哥哥和你父母能让你嫁给一个从小县城来的男人吗?”楚云晏也是为了池铭雪好。

那个郎京墨,一看就不简单!

他自己与苏倾已然很难了,池铭雪是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不想看池铭雪以后痛苦。

“那云晏哥哥你呢?你还不是一样?”池铭雪反问道。

总之,她不会放弃郎京墨。

“我和你不一样。”楚云晏见池铭雪如此执迷不悟,也只能尽自己所能在劝,“我是男子,我还有争取的希望,而你是女子,若你家里始终不同意,你还能与他私奔不成?”

“只要他愿意,和他私奔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池铭雪毫不在乎道,摆明了她现在就是死心眼。

楚云晏:“……”

算了,池铭雪这张嘴比他厉害,他说不过。

“你这么执迷不悟的话,我就只能告诉你哥了,让你哥来管你!”

看样子,他是管不住了!

“云晏哥哥!求你现在不要告诉我哥!”池铭雪一听,态度这才软了下来,“方才是我说话太冲动了,可是你那么喜欢苏姐姐,你应该也是能理解我的感情的吧?”

“我不理解。”楚云晏口不对心。

事实上,他对苏倾,也是经过一段痛苦的时间的,而且说不定以后还会更痛苦。

但他是真的不想看到池铭雪走和自己一样的路,他身为男子,怎么说也会比池铭雪要好一些。

“云晏哥哥……”池铭雪态度已经软了下来,开始拉着楚云晏撒娇,“我也会尽量控制我自己的,你先不要告诉我哥哥,好不好?”

她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楚云晏是吃软不吃硬的。

“行吧。”最后,楚云晏果然先服软了,“但我若是发现你日后有什么过激举动的话,我肯定告诉你哥哥。”

“我不会的,谢谢云晏哥哥。”池铭雪又讨好地笑了笑,以示服软,让楚云晏放松对她的警惕。

但她已经决定了,只要她努力让郎京墨对自己有了好感,等日后再生米煮成熟饭,她家里就算不愿意也得愿意。

前提是郎京墨对自己也有意,那她就有很多种办法自己家里同意与郎京墨在一起!

……

客栈里。

“人家一顿饭就哄得你喊人哥哥了,真是没有原则。”郎京墨酸道。

不过,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很酸。

苏倾撇了撇嘴,“就算我没有原则好了,谁让你天天让我喝白粥的。”

若是郎京墨也给她找这些好吃一点的粥和汤,她自然也不会看上楚云晏送来的那些啊!

“没有我你命都没了,还嫌弃给你的白粥?”郎京墨没好气道。

他救了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多少次了,而那个楚云晏,就一顿饭,想想他就觉得不公平。

对,他只是单纯地觉得不公平而已。

“我没有嫌弃啊。”见郎京墨生气,苏倾也转变了下自己的态度,“只是相比更好吃的,我没控住自己的嘴巴。”

“对,是我的嘴巴不听使唤,我心里其实是更喜欢你的白粥的。”

很快,她就找到了借口。

郎京墨:“……”

苏倾这一波借口把他无语住了。

“既如此,那中午那个楚云晏再过来,有本事你就喝我的白粥。”

苏倾:“……”不要啊!

“也不是不可以。”

但她内心虽然极度不愿,嘴上却还是很乖地奉承道。

等到了中午,她再视情况而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