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想去如厕

“苏姑娘都说了与郎公子只是朋友。”楚云晏虽然这么说,但身为情敌的直觉,他也是有感觉到的。

池铭雪撇了撇嘴,“郎公子不见得只把苏姐姐当朋友啊!云晏哥哥,你可要抓紧点,早日追到苏姐姐,我还是更看好你的。”

她的小心思很明显,若是苏倾能答应楚云晏,那她和郎京墨说不定就能有机会了。

“别瞎说。”楚云晏训斥道。

“我是不是瞎说,云晏哥哥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啦。”池铭雪知道自己说的楚云晏已经听了进去,所以也没有再多说。

……

另一边,在人都走了之后,苏倾面露难色。

她需要找人帮助,但这人不能是郎京墨。

“你在想什么呢?”郎京墨在短时间内见到了苏倾面部神情的千种变化,这才开口询问。

“我……”苏倾实在是难以启口。

郎京墨眉头微蹙,“有话就直说。”

苏倾:“……”

不是她不想说啊!

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而已。

“不说我可要走了。”郎京墨不耐道。

苏倾:“……”

“别!”下一秒,见郎京墨真有要走的动作,她又忙叫住了。

若是郎京墨真走了,可就真没人能帮她了。

“那你还不快说?”郎京墨这次啊停了下来。

“我……我……”苏倾还是觉得很难启齿,结巴了半天,“我想去如厕了!”

她憋红了脸,闭着眼,咬了咬牙,这才强迫自己一口气说了出来。

郎京墨:“……”他也愣住了,这件事他也没法帮啊!

苏倾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他更是手足无措了。

其实苏倾憋了挺长时间了,本来就只能喝粥喝药,都是一些汤汤水水的东西,本来就容易排泄。

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因为没法开口。

“我、我去问问客栈老板,能不能帮忙找个人。”郎京墨亦有些结巴起来。

他成精百年,也从没碰到过这样尴尬的事!

苏倾红着脸点了点头,她一个还没及笄未出阁的姑娘家,也从未有过这等窘迫的时候。

不然,以她的性格,见郎京墨这副样子,肯定是要打趣的。

约莫过了一刻钟左右,郎京墨带着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大妈进来了,大妈还提着一个尿壶,随后他就退了出去。

这大妈是他托客栈老板帮忙找的,不然他自己这段时间内也不知从哪去找。

不一会儿,大妈出来,郎京墨才进去。

“咳咳,现在感觉怎么样。”郎京墨的语气带着一丝不自然。

经历了方才那么一遭,此刻连空气都觉得是尴尬的。

“挺好的。”苏倾也觉得尴尬,“额……我有些困了。”

“那你休息,有事叫我。”郎京墨听到这句话也是松了口气,瞬间消失在了屋内。

百年来,还是第一次这么尴尬。

不过他没有离客栈太远,苏倾现在这情况,没人看着的话也不行。

好在,这一夜还算太平,无事发生。

清晨郎京墨主动出现,端了药还白粥过来。

但同时,就在苏倾准备喝粥的时候,楚云晏也来了,还提着一个大食盒。

“苏姑娘,知道你只能吃流食,所以我让府上的厨子给你准备虾肉粥,虾肉都已经磨成了肉糜,问过了大夫,你是可以吃的。”楚云晏边说,边从食盒里拿了出来。

扑面而来的香气瞬间秒杀了郎京墨端着的白粥。

郎京墨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还有这个汤,是用鸡肉枸杞汤,鸡肉和枸杞都已经挑了出来,汤吸收了鸡肉和枸杞的营养,很适合现在给你补身子。”还没完,楚云晏又端出一盅汤。

苏倾的眼睛都要看直了。

昨天她清淡了一整天,现在竟然有这么香的东西能吃,果然是有钱真好。

“那太谢谢你了。”她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肉眼可见的开心。

“不用和我客气,你若是喜欢,中午我再让府上的厨子给你换别的花样做了带过来。”楚云晏见苏倾喜欢,心里也很开心,“要不要我喂你?”

苏倾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我手还是可以动的。”

在自己能动的情况下,她也不喜欢麻烦别人。

此时,郎京墨的白粥与他自己都被晾在了一边,没人想起他来。

“苏姐姐!我又来看你了!”

“云晏哥哥也在啊!”

这时,池铭雪也过来了。

她会这么早来,一是为了看苏倾,二自然还是为了能看到郎京墨。

“我特意给苏姐姐和郎公子你带了早饭。”她也带了早饭过来,“不过看来我给苏姐姐带的有些多余了。”

但很明显,她只是特意给郎京墨带的,苏倾则只是顺便。

“郎公子,你还没吃吧?”于是她自己就走到了郎京墨跟前,将自己精心准备的早饭拿了出来,有煎饺汤包等等。

“不必了,我吃过了。”郎京墨冷漠地退后两步,淡淡拒绝了。

他对人类这些吃食并不反感,但他也不喜欢经常吃。

而且他不怎么喜欢池铭雪,所以更加不会吃她带过来的东西了。

池铭雪咬了咬下唇,“那我明天早点来。”

“不用了,明天我不一定在。”郎京墨又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不过说的也是真话,今日苏倾的师父就会到,那时他确实不一定在,但不想看到池铭雪也是真的。

而此时,楚云晏终于注意到池铭雪对郎京墨态度的不同之处,昨日因为关心苏倾而没过多注意,今日终于注意到了。

也难怪池铭雪昨天会对他说那样的话了!

他本来还以为,池铭雪是关心他才说那些的,现在看来……

苏倾也察觉到池铭雪的态度,不过倒也没什么太大反应,毕竟郎京墨那张脸谁看了又不心动呢?

也不是谁都像她这样冷静自持的。

池铭雪真喜欢郎京墨的话,她也是不会插手的。

不过她知道,池铭雪注定是要失落而归的,毕竟郎京墨是个精怪,与人类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而且以她对郎京墨的了解,郎京墨并不喜欢池铭雪。

因为郎京墨的拒绝,屋内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起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