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再遇王大夫

还喝完粥,苏倾又睡了一会儿,昨晚的一番打斗属实耗费了她大量的心神精力,又还受了这么这么严重的内伤,要了她的半条命。

这一睡,就睡到了酉时。

“可真能睡。”一醒来,她就遭到了郎京墨无情的嘲讽。

苏倾撇了撇嘴,“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就是要多休息的好嘛!”

“那是你活该。”郎京墨毫不留情地嘲讽,他又不是没阻止过,是苏倾自己一定要去的,不是她活该又是什么?

苏倾:“……”

算了,看在郎京墨救了她好几次,现在又还照顾她的份上,她就不一般计较了。

“咚咚咚。”

“客官,有大夫来了。”

苏倾的伤势较为严重,大夫这几日每日都得来一次。

苏倾闻言清了清嗓子,“请大夫进来吧。”

她声音还稍微有些虚弱。

“客官,除了大夫外,还有……”

“苏姐姐!我可想死你了!”

外面的小二话还没说完,但人已经冲进来了。

除了大夫外,还有池铭雪和楚云晏。

苏倾:“……”

“这……”池铭雪发现一旁还有郎京墨在时,顿时愣在了原地,细心的人就能发现她脸红了。

但场上唯一细心的人楚云晏的目光却在苏倾身上,哪里还顾得上她呢!

“苏姑娘,我听说你又受伤了,所以便和铭雪一起来看看你。”楚韫烟温柔地笑了笑,“并且还把王大夫也带来了。”

他是刚好在池家,李家的人不知从得知苏倾受伤了,无意中说了出来,他这才知道的。

虽然他与池文平是好友,但与李家却并不熟悉。

“苏姑娘,你是做什么的啊?怎么一个月不到,您又受伤了啊?”王大夫见到苏倾此刻的模样,心里难免有些好奇。

正常姑娘,哪有三天两头就弄得一身伤的啊!

看苏倾现在这样,伤得可比上次严重。

“那就有劳王大夫再给我看看了。”苏倾笑了笑,没多说别的什么。

于是王大夫上前,开始给她检查伤势。

“苏姑娘,你能平安活到现在,可真是神奇。”片刻后,王大夫检查完,再次刷新了他对苏倾的认知。

第一次见到苏倾,是腿被狐狸精咬了,还中了毒,需要剜肉。

这一次,直接五脏六腑俱损,不难看出,能活下来已经是大幸了!

“王大夫,您就别打趣我了。”苏倾苦笑,她也不想的啊,她也没想到来一趟京城能发生这么大意外。

“你现在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要好好养着,之后我每日来给你把一次脉吧。”王大夫摇摇头,现下苏倾倒是没什么大碍了,只需要好好养着。

苏倾笑了笑,“那就有劳王大夫了。”

之前和王大夫接触的多,若是换了王大夫,她还是很愿意的。

检查完,王大夫就自己主动告辞了,但池铭雪和楚云晏还在。

“苏姐姐,你这位朋友这么称呼啊?你还没介绍过呢!”池铭雪的目光继续放回了郎京墨身上。

苏倾看了眼面无表情地郎京墨,干笑着介绍道:“这是郎京墨,和我一起从陈阳县过来的。”

“哦……”池铭雪声音有些低落,“我看郎公子的气质,还以为是京城人呢!”

不是京城人,她家里就更加不肯能同意自己喜欢他了。

她的低落没人发现。

郎京墨的注意力在楚云晏身上,楚云晏的注意力又在苏倾身上,而苏倾的注意力……

“咕咕……”

苏倾的注意力,全都在想吃的,肚子还配合地发出了声音。

“苏姑娘,我给你带了好吃的。”楚云晏听到声音,忙将自己特意买的吃食拿了出来。

有烧鸡,虾饺,蟹粉酥等等,全都是苏倾爱吃的。

苏倾看到这些东西,凤眼直发光。

“她五脏六腑俱损,怕是吃不了这些,先前大夫说了,只能吃流食。”郎京墨在一旁冷漠地提醒道。

楚云晏神情一愣,“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

这个他是真不知道,他只知道苏倾受伤了,却不想竟然伤得这么严重。

“苏姐姐,你和郎公子是什么关系啊?人家怎么这么关心你呢?”因为心思在郎京墨身上,所以池铭雪很快就感觉到郎京墨好像很关心苏倾,她没忍住就问出了口。

苏倾倒是没想太多,“刚刚说了我们是朋友呀,都是朋友之间的关心而已。”

“这样啊。”池铭雪眼眸下垂,但是她觉得,这一点也不像朋友之间的关心,郎京墨好像也很紧张苏倾。

“给你粥。”郎京墨没搭理两人,而是重新将先前的白粥端给了苏倾,“你刚刚不是说饿了?继续喝粥吧?”

苏倾:“……”她一点都不想喝粥

看了看手里的白粥,又看了看前面的烧鸡虾饺这些东西,忍不住向楚云晏投去了幽怨的眼神。

让她看着这些东西喝粥,简直是更深层次的折磨,她宁愿看不到这些东西。

在那些食物香味的影响下,白粥就显得更加索然无味了。

“不好意思啊,苏姑娘……”楚云晏感受到苏倾的眼神,更加不知所措了。

郎京墨却在一旁看着好戏,心情明显比刚才好了许多。

“没事没事。”苏倾喝完了粥,肚子饱了之后也没了先前的那些怨气,“你一开始也不知道嘛,而且你也是好心。”

楚云晏一直都对她挺好的,她这人也不是不识好歹的。

……

在苏倾喝完粥没多久,楚云晏与池铭雪就已经告辞。

“云晏哥哥,你觉得郎公子对苏姐姐怎么样?”出来后,池铭雪忍不住道,她自己一个人实在消化不了。

她看出楚云晏也对苏倾有意思,所以才会想和楚云晏消化一下。

楚云晏笑了笑,“挺好的。”

他没过多透露出自己的心思,但有心人都是能看出来的,他也没看出池铭雪对郎京墨的心思。

毕竟,他全部的心思都在苏倾身上了。

有苏倾在的时候,他眼里好似容不下其他任何人。

“那你觉得郎公子喜欢苏姐姐吗?”池铭雪还在继续问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