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拆线

“别开我玩笑了,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苏倾撇撇嘴,钱已经赚到了,她就懒得应付了。

“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就和小郁说。”池文平先起身告辞了。

楚云晏感觉到一阵轻松的同时也很失落,跟着好友和好友妹妹一同出去了。

“我说云晏兄,你不会真喜欢上这个道长了吧?”池文平支走自己的妹妹,就开始盘问楚云晏了。

楚云晏苦笑一声,“可能吧,我也说不上来。”

他也从未有过感情方面的经历,不过他此刻心里五味杂陈,想来是喜欢上了。

“云晏兄,可别怪我没警告你,一个乡间野道,你觉得你家里会同意吗?”池文平也是不忍自己的好友日后痛苦才会出言相劝的。

楚云晏点了点头,“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如此,池文平也没再多说。

楚云晏暗自摇了摇头,可明白是一回事,不是明白了,就可以控制住自己的心的。

而屋内,苏倾对着屋顶发呆,完全没将方才的话放在心里。

她只是在想,自己这半个月要怎么熬过去。

“离那个楚云晏远点。”

在苏倾发呆的时候,郎京墨又忽然出现在了屋内。

“啊?”苏倾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那个楚云晏是官宦人家,很有可能认识寻找灾魅瞳之人,再或者说不定他的家族就是。”郎京墨就是下意识不喜楚云晏。

不全是因为苏倾的原因,他总觉得,楚云晏身上的味道他很熟悉,但不记得在哪闻到过了。

“哪有这么玄乎啊!”苏倾并不相信会有这么巧的事。

“我只是告诉你,你信不信和我又没关系。”郎京墨撇了撇嘴,若是这个楚云晏真有问题,反正受罪的又不是他。

苏倾却又软下了语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等腿一好,我就回云龙客栈,想来以后也碰不见他们了。”

“我才没关心你,我只是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才提醒你一句。”郎京墨十分嘴硬,他怎么可能会关心这个讨厌的女人呢?

“好好,你不关心我,你就是心地善良,看不过去。”苏倾难得地讨好道。

她养伤过于无聊了,让她忍不住想逗一逗郎京墨。

郎京墨冷哼了一声,冰冷的脸上浮现一抹尴尬。

然后,下一秒就消失在了屋内。

苏倾:“……”

这人,不,这狼精玩不起啊!怎么动不动就玩消失呢?

她又陷入在了无聊中。

……

这几天,苏倾白天躺着,晚上也躺着,不过也不算特别无聊,郎京墨时不时会忽然出现。

一开始,她还会惊到,到后来,她也就习以为常了。

还有池铭雪,在狐狸精对她的影响渐渐消退后,恢复了本来活泼跳脱的性子,时不时就来陪她说说话。

池铭雪这姑娘丝毫没有大小姐的性子,一点也不骄矜做作,两人一来二去的,竟也成了朋友。

让苏倾这段养伤的时光,才不算特别难熬。

不知不觉间,半个月也就过去了,很快就到了苏倾拆线的日子,王大夫准时来了池府。

“王大夫,您来给我拆线了!”苏倾看到王大夫,瞬间两眼放光。

她这段日子虽然不算特别无聊,但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也是够难为她的。

“姑娘快躺好吧,让老夫看看你的伤口。”王大夫活了大半辈子了,见过的不少的病人,自然知道苏倾在激动什么。

“好,王大夫,您快看吧。”苏倾赶紧坐好,并将自己受伤的那条腿放在了外面。

王大夫拆掉纱布,见到周围已经长出了粉红的新肉,因为屋内放了许多冰块,所以虽是夏天,伤口也并没有发炎。

“恢复得很好,我现在给你拆线。”看了并无问题后,也就可以拆线了。

“好!”苏倾语气中有毫不掩饰的激动。

伤口恢复得差不多了,拆线一点也不痛,甚至都没什么感觉,拆完也没有血再流出。

“可以了。”王大夫手法娴熟,很快便拆好了。

“那我现在能下床走动了吗?”苏倾激动问道。

王大夫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可以稍微走动了,但不能剧烈运动,也不能走太多路。”

“我知道了。”苏倾兴奋地点了点头,她已经许久没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了。

王大夫笑着收起自己的药箱,“后面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对苏倾这个小姑娘也挺有好感的,从缝合伤口那样难以忍受的疼痛都坚持下来了,也不难看出这是个能吃苦的小姑娘。

长得好看,又能吃苦,还懂礼貌的小姑娘总是很惹人怜爱的。

“多谢王大夫,王大夫慢走!”苏倾还和王大夫道别。

其实她是在催促王大夫了,因为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出去走走了。

王大夫心领神会,摇头笑了笑,就如愿离开了。

而在王大夫一走,苏倾果然立即就下了床,找了身衣服换了,就准备出这间屋子走走。

再不出这间屋子,她就要憋死了。

我衣服呢?

可苏倾找了半天,竟然都没找到自己的灰布粗衣。

在看到屋内柜子里那天狐狸精给她挑的几身衣服后她才想起来,她的衣服被狐狸精给扔了,当时她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没能阻止。

无奈之下,她只能选了一身狐狸精给买的,选了套朱色的长裙。

这已经是狐狸精选的所有衣服中,颜色虽还是很鲜艳,但款式算是比较简单的一件了。

这狐狸精的眼光可真差!

苏倾忍不住默默吐槽着。

“你才刚拆线,就这么折腾?”就在这时,郎京墨再次突然出现在了屋内。

“我没有啊,我只是想在院子里走走。”苏倾被逮了个正着,莫名有些心虚,虽然她觉得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啊!

她闷了这么多天,如今大夫好不容易说能动了,她出去走走也是人之常情了。

“那你还要换衣服?”郎京墨瞥了眼苏倾的一袭红裙,从最初的惊艳过后,莫名很不开心。

“我不换衣服,难道不穿衣服出去吗?”苏倾怎么听这话都很莫名其妙。

郎京墨:“……”

“哦。”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