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他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

次日,苏倾一大早便醒来了,但已经不见郎京墨的身影,她只以为郎京墨已经走了,心里竟还有些失落。

但其实郎京墨还在屋内,不过是在外室略眯了会儿。

“水……”苏倾感觉一阵口渴,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听见。

郎京墨闻声便端着茶水进来了,“给。”

“你怎么还在这里?”苏倾微微有些诧异。

郎京墨一直都在吗?他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自己了?

“这么想我走?你是想看那个楚公子吧,可惜人家早就走了。”郎京墨脸色却很难看,他以为苏倾是不想看到自己。

他莫名就很生气,也不是吃味,就觉得苏倾有些不识好歹,自己不该对她那么好的。

苏倾:“……”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先喝了口水解渴,随后解释道:“我只是以为你已经走了,没有不想看到你的意思,你能这么关心我,我心中很感动。”

“也不用太感动,我也是看你可怜。”郎京墨听了这话心里明明挺高兴的,但仍然嘴硬道。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苏倾难得的没有在意郎京墨的这般态度。

她知道,若是没有郎京墨,早就死了好几回了,所以她也就不在意这些虚的了。

郎京墨冷哼了一声,傲娇地没有再言语。

“咚咚咚。”

这时,屋外传来敲门声。

“谁?”苏倾出声询问道。

“苏姑娘,您醒了吗?奴婢是少爷派来照顾您的。”外面有丫鬟的声音传来。

“既然有人照顾你了,那我先走了。”郎京墨听到声音,也准备离开了。

苏倾点了点头,“不如你去云龙客栈吧,我的房间还空在那里。”

她不知道郎京墨有没有去处,于是好心道。

一般来说姑娘家的闺房男子都不能进,更别说住里面了,但她云游四海这些年,在江湖上,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不用了。”虽然苏倾不介意,但郎京墨也没有越界。

话音刚落,便消失了身影。

苏倾无奈,她还想腿好了就去找郎京墨,现在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了。

“你进来吧。”不过她并没有纠结太久,又想到了外面还有人。

“奴婢小郁见过苏姑娘。”丫鬟进来,很恭敬地给苏倾福了一礼。

苏倾忙道:“在我面前不用行此大礼,我没这些讲究。”

在她眼里,也不讲究这些虚礼。

“姑娘,奴婢帮您洗脸吧。”小郁仍旧没有失了礼数。

苏倾虽然那么说,但她不能认不清自己的身份。

而且主仆概念,是从小就印在她脑子里的东西。

“你把毛巾给我就好了。”苏倾也不适应有人这么侍奉自己。

“是。”小郁听话的拧干了毛巾,再递给苏倾。

苏倾自己漱了口,又擦干净了脸,“多谢。”

“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小郁接过毛巾,“奴婢去给您拿早饭过来。”

“好。”苏倾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话。

她也明白,像小郁这样恪守本分的人,说再多也没有用。

她最怕这样的人,最是无趣了。

最后,苏倾又在小郁的侍奉下用完了早膳,全程谁也没有多言语。

“你下去吧,我自己休息会儿。”苏倾面对小郁,觉得更无聊了。

虽然她自己一个人也很无聊,然而这样无聊的日子还有半个月,想想她都有些崩溃。

……

“苏姑娘怎么样了?”

“回楚公子,苏姑娘刚用过早膳,说想休息一会儿。”

小郁出去,就碰到了楚云晏。

楚云晏因为不放心苏倾,所以一早就赶了过来。

“已经歇下了吗?”他忍不住问道。

“奴婢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小郁如实道,她才刚刚出来,所以应该是没有这么快的。

“那我进去瞧瞧。”楚云晏不见苏倾一眼,终究放不下。

小郁退让到一旁,并没有阻止。

苏倾因为修炼的缘故,耳力比常人要好些,所以屋外的动静她听见了。

听到动静,她便坐起来了。

“苏姑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楚云晏进到屋内,便看见了正半躺着的苏倾。

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苏倾的脸上仍旧没什么血色。

“不怎么样。”苏倾见到始作俑者,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若没有碰到这个楚云晏,她今天都已经在回陈阳县的路上了,哪能遭这样的罪啊。

“都是在下不好,若在下知道那东西如此凶险,也就不会喊你过来了。”楚云晏没有生气,一脸自责,任由苏倾发泄情绪。

“算了,我也是为了钱。”一见楚云晏如此态度,苏倾也不好发脾气了。

她向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再说了,真正伤她的也不是楚云晏,她也知道自己是在故意迁怒找茬。

楚云晏却道:“没事,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有气就撒吧。”

“撒气也没用啊,已经这样了。”苏倾叹了口气,真是无聊。

“还是要多谢你,昨天晚上的时候,铭雪妹妹已经醒来了,言行举止也已恢复了正常。”楚云晏来看苏倾之前,已经先去看过池铭雪了。

苏倾反应淡淡,“是吗?那酬金什么时候给我?”她还是比较关心这个。

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了,只有钱才能安抚到她。

“文平兄应该一会儿就会给你送来了。”楚云晏失笑道。

昨天他就有感觉到,苏倾是个爱财如命的小姑娘,但莫名的是他竟不反感,毕竟人家也是靠自己的能力挣的钱。

“对了,你能不能帮我找纸墨过来,我得给我师父写封信。”苏倾忽然想起,自己答应了师父很快就会回去。

现在回不去了,她得告诉师父一声,不然师父要担心的。

“你把你要说的告诉我,我直接帮你写吧。”楚云晏好心道。

苏倾现在还不能下床,还是不要过多折腾了。

“不行。”可苏倾却摇了摇头,“师父认得我的字,若是你代写,我师父还是不能放心。”

这么多年,她很了解自己的师父,同时,师父也很了解她。

“那好吧。”都这样说了,楚云晏也没有再坚持,便转身出去寻找笔墨纸砚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