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被嫌弃了

“把你的内丹交出来,我就放你一马。”郎京墨再次看向了狐狸精。

狐狸精咬咬牙,当然不舍得交出自己的内丹,“你明明也算我半个同类,为什么要帮一个人类?”

在她眼里,她与郎京墨明明都是妖。

“同类?”郎京墨冷笑一声,“你想太多了。”

且不说一个是妖怪一个是精怪,就是品种也是差太多,这狐狸精也配和他比?

想太多?难道不是妖怪?自己的嗅觉出现问题了吗?

狐狸精心生困惑,明明她的嗅觉是最灵敏的了,几乎没出过错。

“我把解药给你,你放我一马吧。”她内心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你再墨迹,我就自己取你内丹了。”郎京墨丝毫没有心软,他若是自取内丹,那这狐狸的性命就真的保不住了。

虽然这狐狸也是死有余辜。

“别……我、我给……”狐狸精知道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也没有其它选择了,“我给的话你真能放我一马吗?”

她没了内丹,就相当于是普通的狐狸,要从零开始修炼。

但这样的话也比丢掉性命好。

“还要废话?”郎京墨的语气明显不耐了。

狐狸精立即不敢再多说,下一刻就吐出了自己的内丹。

郎京墨捡起内丹的同时收回了自己的捆妖绳。

捆药绳收回的瞬间,狐狸赶紧往另一个方向跑走了,好在郎京墨也并没有再管她。

“给。”郎京墨将狐狸精的内丹又递给了苏倾。

苏倾愣住,这内丹是给她要的?

“你不要?”郎京墨挑了挑眉。

苏倾这才赶紧接了过来,但是这内丹她能直接服用吗?

“愣着干嘛,赶紧吞了修炼啊!”郎京墨没好气道,“你不想解毒了?”

狐狸的内丹并就算不能解苏倾的毒,但能够利用这颗内丹逼出体内的毒,而狐狸将毒放在牙齿上,说明她是不怕这毒。

所以服用狐狸的内丹,肯定是没错的。

苏倾也少见地没有因为郎京墨的态度而生气,乖乖吞服狐狸精的内丹,开始运气修炼起来。

吞下内丹的瞬间,她便感觉整个人好似被一团火焰包围,感觉整个人都要被燃烧,她小心地运用灾魅瞳的力量与之相较,最终才慢慢融合在一起。

“呼……”做完这一切,苏倾感觉自己浑身舒畅,整个人都轻盈了不少,受伤的腿也能动弹了。

但因为狐狸精那一口咬的很深,所以虽然毒没事了,伤口却还在那儿。

勉强站起来后,也是止不住的疼,恐怕是难以走路。

“谢谢,你又救了我。”苏倾语气十分诚恳。

郎京墨却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别,要不是你请上仙,我也不想出现。”

苏倾:“……”

她本来还有些感动,可现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郎京墨维持着一贯的高冷。

“不走?”他走了一截后,又发现苏倾还在原地不动。

“我腿疼……”苏倾面露委屈。

她虽然毒解了,可狐狸那一口咬的那么狠,她都感觉要咬到自己的骨头了。

郎京墨:“……”

“那怎么办?”他又忘了这茬了。

“你背我回去?”苏倾提议道。

她现在根本走不了,天气又这么热,不赶紧处理伤口的话,这条腿说不好就要废了。

但她觉得,郎京墨八成也不会背自己。

郎京墨沉默了一瞬,“我看看。”

他走到苏倾旁边,小心掀起苏倾的裙子,想看看她的伤口。

这不看还好,一看便有些心中发麻。

因之前还有毒素的缘故,伤口周围留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毒血,伤口亦没有好转的迹象,还有源源不断的鲜血流出,与之前的毒血交杂在一起。

若是再不处理,苏倾很有可能再次中毒。

“你那个手镯里有没有水和纱布?”郎京墨看完后问道

这伤口若是不先处理,肯定是坚持不到回去的。

“有水,但是没布。”苏倾从手镯里掏出水壶递了出去。

她常年跟着师父云游四海,水和食物这类东西都会准备得很充足。

算了,就算没有纱布,还是要先清洗伤口。

郎京墨接过水壶后,从自己的裙摆扯下了一块布,打湿了水,开始小心给苏倾清理起来。

苏倾微微一愣,看郎京墨认真的神情,还有这小心翼翼的模样,再加上这张人神妖鬼都共愤的脸,她心里忽然就咯噔起来。

“疼……”

这时,郎京墨因为要清理更里面的毒血,所以肯定是会很痛的。

“忍一忍。”

许是低头专注的缘故,他此刻的声音亦是低沉有磁性。

可苏倾这会儿也顾不上这些了,若不是这些年养成了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她估计已经晕死过去了。

约莫两刻钟之后,伤口才终于处理好。

郎京墨随即又扯下了一块布,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这一番操作完,苏倾面色发白,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下,新买的衣裙都浸湿了半截。

“现在还能动吗?”郎京墨看着苏倾这满头大汗,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将她给弄回去,却发现苏倾正盯着自己看。

他这才发现苏倾和平时不一样,竟穿了京城最新款的衣裙,不过现在这模样,已经看不出来好看不好看了。

“我……”苏倾回神后若有所思,你看我现在像还能动的样子吗?

方才已经耗费了她全部的心神精力。

“那怎么办?”郎京墨颇为嫌弃地看了眼苏倾现在的模样,难道真要让他背回去吗?

现在苏倾一身的汗臭味,他可忍受不了!

苏倾:“……”郎京墨眼神里一闪而过的嫌弃她看到了,方才升起的好感现在顿时消失不见,虽然她现在这副样子自己都挺嫌弃的。

“算了,只能背你了。”郎京墨虽然妥协了,但不难看出他眼里的不情愿。

什么叫只能背她了?

苏倾已然痛得半死了,剩下半条命差点又没被郎京墨给气死。

好在,郎京墨也就是嘴巴毒了点,虽不情愿,还是将苏倾背了起来。

苏倾趴在郎京墨宽阔结实的背上,心里莫名觉得踏实。

“对了!那她怎么办!”就在郎京墨准备走的时候,苏倾看到了倒在一旁的池铭雪,怎么把她给忘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