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做戏

“得看看是什么东西,道行高不高。”苏倾没有把话说得太满,毕竟能附身的话说明那东西的道行不会太低。

若是那东西道行太高,她不一定能对付。

池文平点点头,但看向苏倾的眼神已经明显变了,下意识就觉得苏倾能帮助他们家。

“一会儿你就和你妹妹说我是远方来的表妹。”快到的时候,苏倾忽然说道。

这也是为了不打草惊蛇。

“好。”池文平点了点头。

……

“铭雪,你在吗?”来到自己的妹池铭雪的屋外,池文平先是敲门试探了下。

“哥,有事吗?”

池铭雪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听起来还算正常。

池文平这才舒了口气,“是这样的,咱们家有个远房的表妹过来投靠咱们,母亲让她和你一起住两天。”

她什么时候说过要住两天了?

苏倾瞪大了眼睛,可池文平投来恳求的目光,她只好暂时忍了下来。

“来了。”池铭雪的声音明显有些不耐,墨迹了半天还是开了门,“就她啊?”

看到苏倾,她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是啊,她对京城也不熟,你带着她多熟悉熟悉。”池文平扯了扯嘴角,想笑但是没笑出来,他现在有点害怕这个妹妹。

和以前他那个乖巧活泼的妹妹完全不是一个人。

“她怎么穿这么破?和个小道士似的!”池铭雪打量苏倾许久,惊艳过后心里闪过一丝警惕。

“你这话说的,哪有这么小又这么好看的女道士?”池文平心里一紧,好在反应及时,故作轻松道,“苏妹妹家里穷,回头我去库房支点银子给你,带你妹妹买几身好看的衣裳。”

池铭雪果然又放松下来,“好,这事就交给我了。”

她亲热地拉起了苏倾的手,“苏妹妹,我现在就带你去逛街,好不好?”

“好。”苏倾故作乖巧地应了。

“哥,那我现在带苏妹妹出去买衣裳,你和云晏哥哥就忙自己的去吧。”池铭雪还转头打了声招呼。

她来池府也个把月了,楚云晏她也算熟悉了。

本来她还想向楚云晏下手,但楚云晏过于正派了,她使劲法子也没让楚云晏落入套中。

“好,早点回来。”池文平说着,再次向苏倾投去恳求的目光。

他是希望,两人再回来的时候,他妹妹能变回来,或者……不回来了也行。

和整个池家相比,他宁愿牺牲妹妹……

……

“妹妹,你家是哪里的啊?”池铭雪拉着苏倾出来后,假装随口问道。

“陈阳县。”苏倾怯生生道。

池铭雪哦了一声,“那还挺远的,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吗?”

“本来是和我爷爷一起,但我爷爷半路……”苏倾垂着头,随意胡扯道。

她知道,池铭雪是在试探自己。

“对不起啊。”池铭雪这才收起戒心。

“没事,在我心里,爷爷一直在。”苏倾噘着嘴,眼眶溢满泪珠,看起来好不可怜。

池铭雪温柔地拍了拍苏倾,“以后姐姐会对你好的。”

“姐姐真好。”苏倾低头,唇角勾起一抹坏笑,她已经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了,“姐姐,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啊?”

不过一个狐狸精,连狐臭都遮不住,道行应该不高,就这点道行也敢附身出来害人,一会儿有她好看的!

“什么味道?没有啊?”池铭雪不解道。

此刻,她还只以为苏倾是只小白兔,而她对苏倾这么好,完全是看上了苏倾的皮囊。

现在的这个皮囊本来也算上好了,可和苏倾一比,那就不值一提了。

“我也不知道,就觉得隐隐有股味道一直在我鼻尖盘旋,有点、有点像狐臭。”苏倾故意说道。

池铭雪的脸色唰的就变了。

“姐姐,你怎么了?怎么忽然不说话了啊?”而苏倾还在故意装无知。

“没事,兴许是你闻错了。”池铭雪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

不过苏倾还是察觉了,“姐姐,你刚刚的样子好吓人啊,我好害怕,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还没给你买衣服呢,已经到了,买好衣服就回去。”池铭雪还没得逞,又怎会让苏倾走呢。

“好吧。”苏倾没有再拒绝,她倒是想看看,这狐狸精到底想干什么。

“老板,把你们这里上好的衣裙都拿出来。”池铭雪进到铺子就熟练地喊道。

狐狸精天生也挺臭美,她附身这段时间,也买了不少好看的衣裙,这铺子的老板都认识她了。

“好嘞!”老板一见大主顾光临,自然将最贵的衣服都拿了出来。

“这件,这件,还有这件……”池铭雪一连挑了四五件全塞给了苏倾,“你快去试试。”

苏倾:“……”她抱着这一堆衣服有些愣神,不想去试可不可以……

她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这些好看但繁琐的衣服只会影响她的实力。

“怎么了?”见苏倾没有动静,池铭雪催促道。

苏倾摇了摇头,只能先去屏风后面试衣服。

约莫一刻钟后,她穿了一件湖蓝色百褶裙搭配水青色半壁罩衫,完美地凸显出了少女的曼妙身姿。

“不错,真是不错。”池铭雪看完换了衣裳的苏倾,眼睛瞬间亮了!

想着自己若是真拥有了这具身体,该能迷倒多少万千男子啊!快乐完后吸光他们的阳气,想想都觉得美滋滋。

“老板,将我妹妹试过的衣服都包起来!”她立即拍板道。

在回去之前,苏倾这具身体就会成为自己的了,所以这些衣服也是她为自己挑的,不然她才没这么热情。

“好嘞!”老板又大赚一笔,十分高兴。

……

“姐姐,我们现在是去哪里啊?”出了卖衣服的铺子后,苏倾故意问道。

“回去啊。”池铭雪说道。

苏倾困惑道:“可这好像不是回去的路啊?”

“额……”池铭雪没想到苏倾还认路,不过她反应也快,“这是另一条路,这条路近。”

“这样啊。”苏倾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继续跟在池铭雪后面走。

她大概知道池铭雪的目的了,从方才看她试衣服的时候,她看到了池铭雪眼中的欲望。

显然,池铭雪是看上她这具身体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