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怎么是你?”

苏倾走近一看,发现这人自己还认识。

这不就是那天那个狼精吗?!

“你怎么跑我房里来了?”她彼时看到这个狼精,心里还有些心虚,毕竟那天自己确实是误会了人家在先。

“路过,就进来随便看看。”郎京墨面无表情道。

苏倾:“……”

路过?

这人,不对这精怪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地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还真没见过谁路过能路过姑娘家房间的。”

本来她还有些心虚的,瞬间就消失殆尽了。

“现在见到了。”郎京墨仍旧是面不改色道。

气到了苏倾,内心莫名还有些愉悦。

“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不欢迎你。”苏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郎京墨冷哼一声,心里十分懊恼。

苏倾撇了撇嘴,“也没见过哪个救命恩人会跑进黄花大闺女的屋子里。”

“不是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不知道你怎么回报这份救命之恩呢?”郎京墨似笑非笑。

“那是你不知道完整的,长得好看的是以身相许,长得不好看的就是大恩大德来世再报。”苏倾晶眸中闪过一丝坏笑,“你的大恩大德,来世若有机会,我苏倾自当相报。”

郎京墨的脸顿时就难看了起来,“你说我难看?”

之前是谁看他的时候嘴里的哈喇都要流出来了,现在却在这里睁眼说瞎话?

“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哦,你可别误会了。”苏倾眯眼一笑,继续说道。

“我没误会。”郎京墨冷笑了一声,“我看你刚刚收取了人家那么多报酬,是不是也该给我一半呢?也就算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了。”

方才他还瞧见了,有个女人一说一百两黄金,苏倾立马就答应要去京城了,可见是个爱财的。

果然,苏倾一听,下意识就捂紧了那两个荷包,“这是人家请我除蛤蟆精的报酬,你又没除蛤蟆精,凭什么要给你?”

“呵……我是没除蛤蟆精,可若没我,你还有命回来收这个钱吗?”郎京墨提醒道。

苏倾:“……”说得也确实有道理,可真让她掏出一半,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嗯?倾儿,你房里有客人啊?”就在这时,玉清真人忽然出现了。

“师父,这就是那天救了我的那个精怪。”苏倾介绍了一下,同时又转移了话题,这下她的钱应该能安全了。

郎京墨在听到精怪两个字时,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乍然听别人这么称呼他,还挺别扭的。

玉清真人一听,忙对郎京墨露出了笑脸,“原来就是阁下救了贫道的徒儿,贫道在此谢过了。”

“道长客气了。”郎京墨语气虽然还是淡淡的,不过明显尊敬了许多。

因为玉清真人看着就不是那些江湖术士,也值得让他礼待了。

“阁下怎么称呼?”玉清真人亦是客气道。

“郎京墨。”

“狼精?”苏倾听了这个名字,一下子没忍住,结果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但这并不能怪她呀!这个名字本来就有些奇怪。

怎么回事?

笑声还未停下,她忽然间感觉到空气中被一股杀气卷席,随即她就开始呼吸困难。

再过了片刻,她冷汗淋漓,差点就喘不过气来。

“噗……”

随即她就忍受不住,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倾儿,还不给郎公子道歉!”玉清真人急忙喊道。

“对……对不起……”

苏倾整个人的脑子都是懵的,玉清真人说什么,她下意识照做。

道歉后,郎京墨冷哼了一声,收回了气压,苏倾也顿时好受了许多,她深呼吸好几口气,才逐渐恢复了意识。

而郎京墨的脸仍是黑的。

苏倾经历了这么一遭,虽心怀怨恨,也不敢再表现出来,开始唯唯诺诺起来,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

“郎公子,顽徒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玉清真人忙在一旁赔笑哈腰,希望郎京墨不要和他这个不成器的徒儿一般见识!

“道长不必如此,我也不屑和一个女子一般计较。”郎京墨还主动伸手去扶了玉清真人一把,毕竟玉清真人一大把年纪了。

虽然,他的实际年龄比玉清真人要大得多。

“我说,你还想在我房……”

苏倾越发看郎京墨不顺眼了,忍不住想将郎京墨赶走,可话才说到一半,玉清真人一个眼神过来,她便瞬间又熄了火。

郎京墨也没有介意,他看着苏倾心中这吃瘪的模样,早已经消气了。

“郎公子,你可了解灾魅瞳?”见郎京墨心情好似好了些,玉清真人这才问道。

他先前对郎京墨客气有一部分是因为对方的身份,还有一部分就是为了苏倾。

听苏倾之前所说,郎京墨对灾魅瞳应该也是知道的,而且精怪成精的时间很长,说不定能知道很多。

“还算了解。”郎京墨点了点头,语气却淡了下来。

上一次灾魅瞳现世,他就身在其中,可以说,如今这世上,除了那个家族,应该没人比他更了解灾魅瞳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