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落荒而逃

南门玦恍了神,她依稀从黎兑带着眼纱的眼里看到了泪光……

江遥大喝一声,道:“土匪也是有名字的,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道:“好说,我是小黎派第一个弟子,更是金门的老大,他们所有人的大师兄,师傅给我取名明夷。”

南门玦感觉到黎兑的身子微微一震,紧接着微微发颤,好似又气又恼。

江遥奚落道:“明夷?我记得以前黎派也有一个明夷,跟你好像天差地别,那人长得温文尔雅,你嘛,呵呵,五大三粗!”

这位金门明夷大怒,呵斥道:“混蛋!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江遥道:“好啊,我也来会会你。”

在客栈的时候,他们已经见识过小黎派的功夫,着实不怎么样,这个人,看上去等级比那人高,功夫竟然不差,江遥与他过了好几招,道:“不愧是大弟子,果然比那些野鸡弟子功夫要好一些。”

‘明夷’怒道:“什么野鸡弟子?”

江遥道:“你不知道啊?就是你们小黎派那些混吃等死,到处招摇撞骗的弟子呀!前些天吃霸王餐,还对我们使用暗器,结果反被我们伤了手,哈哈!”

‘明夷’幡然醒悟,道:“前些天哭着来找师傅的木门手下的弟子,原来是你们伤的?”

江遥道:“对啊,怎么了?”

‘明夷’道:“那好,我来替他们教训你!”说完便一掌朝江遥拍过去。

江遥一闪一躲,与这‘明夷’打了起来。

黎兑在一旁,见他一招一式,确是黎派的武功,可是大都只学到了形,而未学到真正的精髓,所以很多招式都不到位,再加上他是土匪出身,只知蛮干,招式中也带着一股子蛮劲,与黎派阴阳相合的理念相违背。

黎兑实在看不下去,出手前去帮助江遥一起对付这金门的人,更多的,是想要揍他,对黎兑来说,他的存在,简直就是对黎派的侮辱。

小黎派的人见两人一起对付自己的大师兄,自然是不肯在一旁干瞪眼的,纷纷上前来帮忙,江遥抽身出来对付那几个金门的弟子,黎兑则单独对付这金门大师兄。

金门这人,正打的兴头上,整个人处在兴奋状态,一招一式更加的粗犷和野蛮,黎兑竟然有些招架不住,那人见占了上风,立刻乘势追击,一掌拍在黎兑肩头,这一掌威力不大,但也被打的后退了几步。

金门这大师兄怎肯放过这绝佳机会,立刻拿起青丝棍,朝黎兑打去,黎兑惊得愣在了原地,竟然一动不动。

眼见那青丝棍就要敲在他头上,一把精美的宝剑挡住了这青丝棍的进攻,纵使金门那人用尽了全力,也无法再前进分毫。

金门这人收回手中的青丝棍,怒道:“南门玦?你怎会在这里?”

两年前的招摇山上,他与南门玦有过一面之缘,他是有印象的。

南门玦淡淡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金门这人道:“那你该帮我们而不是他们!他们二人出言侮辱我们小黎派,我正教训他们呢!你来了正好,帮我一起教训他们,回头带你回黎派做客,让师傅好好招待你!”

南门玦眉头紧皱,严重流露出显而易见的厌恶之情,道:“我见你欺辱台上的戏班子,好似路见不平的是他们。”

金门这人又是疑惑,又是愤怒,道:“南门玦,你乃南门大公子,我们是黎派的人,你应该帮我们,莫不是被他们迷惑了!”

黎兑无法忍受,纠正道:“说清楚了,你们是小黎派,不是黎派!”

江遥在一旁附和道:“就是,你这个土匪这么笨,是怎么研习五行八卦之术的!”

岂料这人竟然说道:“五行八卦之术,有什么好学的!这玩意儿花的时间长,又没有什么用,好几次我都叫师傅将这东西废了!像我们金门的人,从来不学这些!”

黎兑此时已经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将这人一掌震碎,灰飞烟灭!

金门那人看了看南门玦,对他是有些忌惮的,道:“南门玦,你堂堂南门大公子,跟我们小黎派是一路的,今日的事,你就别管了吧,我也不会告诉师傅,免得他为难你!”

南门玦冷笑一声,道:“你们的师傅,还不敢为难我。”

金门那人瞪大了双眼,怒道:“南门玦,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日你帮了这两个邪魔歪道对付我们正派之人,日后你在江湖中就再不是不染一尘正义凛然的南门大公子了!”

南门玦道:“你们以大欺小,为难刁钻一帮无辜之人,难道我不该教训你们吗?”

金门那人道:“哼,南门公子,咱们是名门正派,怎么说也是一起的,你可别不知分寸,不识好歹!”

江遥道:“哟,我说你这人怎么倒打一耙,明明是你自己做出此等无耻行为,人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怎么还成他的不是了?再说了,你是名门正派吗?你们小黎派不就是靠着黎派的名声苟延残喘吗?我还想问问那个叫什么……哦!黎复对吧,他究竟是怎么教的?不学习五行八卦之术却说是小黎派的人,那请问这小黎派究竟是个什么门派,你们的看家本领是什么?哦!我忘记了,你是土匪,所以用强就是你们的看家本领对吧!比如吃霸王餐,强行让戏班子给你们表演,诸如此类的,对吧?”

江遥这讽刺的功夫,与五年前倒是没有任何区别,反倒更厉害了。

金门那人被气的面红耳赤,拿起青丝棍一副要将江遥碎尸万段的模样。

怎知他刚往前一步,就被南门玦一掌拍了回去,动作潇洒敏捷,似乎不费吹灰之力。

金门这人在弟子面前扫了面子,自然是不甘心的,可是又深知自己跟南门玦的武功差异,只好认栽,捂着胸口,又气又憋屈,道:“南门公子既然要保这二人,我便给你一个薄面,咱们走!”说完便如老鼠一般匆匆撤走了。

江遥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大摇大摆地说道:“拜拜!江湖再见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