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看戏

江遥站在那里,不怀好意的笑着,黎兑看到他那副讨打的样子,斥道:“你笑什么!”

江遥摸了摸下巴,打量着她跟南门玦,道:“我们以前一起喝了那么多酒,也没见睡在一起,怎么他一来,你们一喝,就……”

黎兑立刻制止道:“江遥!你再说我把嘴给你撕烂!”说着就伸手要去打他。

江遥一闪,道:“哎,我可是担心你,你是一个女子,要是从此毁了清誉可如何是好。”

南门玦沉声道:“无碍,我会娶她。”

江遥惊得下巴都要掉了,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南门玦,似是明白了什么,道:“你们两人昨晚……”

黎兑知道他在想什么,脸已经通红,呵斥道:“江遥!你想哪儿去了!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南门玦道:“除了躺在一张床上睡觉,确实什么也没发生。”

黎兑差点没吐血,见江遥还站在哪里,怒从心中起,道:“你来干什么!”

江遥乐呵呵,道:“本来我是想请你陪我一起去看戏,看来现在不用了。”

黎兑一口答应道:“去,怎么不去,走!”

江遥道:“你不是从来不喜欢看戏吗?”

黎兑道:“谁说的?我喜欢,走。”说着就拉着江遥走了,南门玦一脸无奈的跟在后面。

……

江遥兴致勃勃,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雅兴,这么喜欢看戏,明明是一个江湖中人,以前他叫着黎兑,黎兑总是拒绝的,她可看不懂这些。

这次倒好,还没说什么戏呢,她就答应了,江遥可高兴了,这戏班子是鼎鼎有名的红衣班,一直以来都很出名,很少来这种小地方,这次可算是捡到了。

几人被安排在大堂,人多又乱,黎兑道:“这楼上环境多好,怎么不去楼上。”

江遥道:“大小姐,楼上贵啊,我穷。”

黎兑无语。

南门玦从怀中掏出银子,道:“麻烦在楼上给我们安排位置。”

江遥偷偷的乐着,他这次是捡着了。

几人这才在楼上坐了下来,江遥满意得很,对这个南门玦多了几分好感。

黎兑听也听不懂,看也看不明白,已经开始打瞌睡了,闭上了眼睛头也渐渐下垂,脑袋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正要掉在江遥肩膀上,却被南门玦一把抬了过去,稳稳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戏唱了多久,黎兑就睡了多久,不但没被吵醒,反而睡得更香了,甚至还主动挽上了南门玦的手,动了动脑袋睡得更舒服了。

突然场上掌声雷鸣,黎兑一下子惊醒了,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完全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只知道睡得前所未有的香甜,甚至还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江遥兴奋的都站起来鼓掌了,黎兑倒是觉得终于结束了,不过这次可能是因为睡得香甜的原因,倒没想象中这么漫长。

楼下的人稀稀落落都要走了,黎兑他们也准备离开,该吃晚饭了,正在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一个穿着青衣的,鼓着掌大声说道:“这红衣班果然名不虚传啊,好!”

台上的几名表演的戏子微微笑着点了点头,以表谢意,那人又说道:“咱们小黎派几个还没听够,你们再给我们表演一个呗。”

戏班子很为难,他们跟一般的小戏班不一样,他们每天只固定演出几出戏,不会多也不会少,其中一人笑道:“今日表演已经结束了,阁下若是意犹未尽,可以下次再来捧场。”

那人冷笑一声,不满道:“你们红衣班虽然在江湖中顶顶有名,可是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了吧!”

那人保持着礼貌,道:“不是这样的,我们的演员要保护嗓子,每次就演这么几场戏,几位海涵。”

小黎派这人全然不放在眼里,道:“咱们小黎派这几个在这儿听你的曲儿,是你的荣幸,今天你演也得演,不演也得演。”

台上的几人都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

江遥不满,大摇大摆走上前,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只听过强抢民女,这强制表演,还是第一次见,来这儿看戏的,都是大雅之人,竟然还有如此龌龊的人?”

语气毫不客气,说的那人面上无光。

那人道:“你好大的胆子,不知道我们是谁吗?”

江遥故作不知,道:“谁?我只看到一群无赖。”

那人怒道:“大胆!我们是小黎派的人,你敢胡说!”

江遥道:“小黎派?小黎派的人怎么都是土匪吗?前些天遇到个吃霸王餐的,今天遇到听霸王曲的,你们究竟是什么门派?”

那人怒道:“小子你好狂妄,我乃黎派金门老大,今天要教育教育你!”

黎兑一听,惊道:“金门?你们是金门的?”

那人一脸自豪,应道:“没错。”

黎兑道:“金木水火土,这五门都有?”

那人见黎兑似乎很了解,道:“没错。”

黎兑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曾经他爹爹跟他畅谈过黎派的发展,希望建立金木水火土五门,这五门的弟子分别钻研不同的方向,然后渐渐将门派扩大起来,可一直苦于无法招到更多的弟子,好多弟子学了一段时间就放弃了,所以人数总是增加不上去,因此这五门的计划也暂且搁置了。

她还记得爹爹说过,以后让她来带领水这一门,专门教授他们飞花针的绝技,可惜现在一切都是空谈了……

只听那人说道:“没想到你一个蒙眼的瞎子,竟然比这个睁着眼睛的小子懂得更多。”

黎兑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看着金门的那人,他穿着一身青衣,衣物的边缘处镶有金丝,摆明了他的身份,黎兑问道:“你说你是金门的老大,你叫什么名字?何时进的小黎派?”

那人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权当施舍一般,说道:“小黎派刚建立没多久,我就去了,当时我还在山上做土匪呢!”

黎兑更为诧异了,似是不敢相信,道:“土匪?”

那人道:“没错,我打劫了小黎派的掌门,当然,被他打败了,后来他便收了我做弟子。”

黎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着那人,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