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进山

迷迷糊糊中醒来,南门玦觉得胸口还有些疼,睁开眼看见自己躺在床上,第一时间,他迅速看了看手腕上的泰安锁,还在,顺着泰安锁看过去,黎兑在床边趴着,看样子是睡着了。

这个时候,医童端着熬好的药进来了,看到南门玦醒了,很是高兴,道:“公子,你醒了!”

黎兑被吵醒,也醒了过来,一看南门玦果然已经醒了,一颗心也总算安定下来,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总算醒了,也不知道折磨的是你,还是我。”说着她抬起手,示意这泰安锁让她只能在他身边待着,紧接着,又道,“现在你可以把这锁给我解开了吧?”

南门玦还在疑惑中,医童立刻说道:“公子,这里就是丹波山了。”

这丹波山被外界形容的像一个黑暗的地狱似的,可事实根本不是如此,眼前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青葱茂盛的山林,空气也很清新,简直一副世外桃源的样子,南门玦在手腕处摆弄了几下,锁便开了,黎兑立刻松了一口气,抽出了手揉了揉手腕处。

南门玦站起身,医童立刻将药递给他,道:“公子,你喝了吧。”

南门玦接过药碗,一口喝完了。

紧接着,他慢慢走出了房间,刚一走出去,只见一个浑身通红,头上立着一根毛的小个子怪物,拉着他的衣角,一直往上爬,可是好像碍于力气不够,总是爬不上去,那奋力的样子叫人看着好生有趣。

医童双手将它拿住,抱到面前,一副看笑话的样子看着他,这怪物皱着五官,眼睛跟睁不开似的,扭了扭身子竟然放了一个屁,把医童臭的立刻把他放到了地上,一边捂着嘴,一边扇着风。

医童指着它怒道:“好啊你,竟然整我!”

那怪物朝他吐了吐舌头,就跑开了,医童立刻追了上去,道:“你别想跑,我今天非要抓住你好好收拾收拾!”

看样子医童已经熟悉这里的一切,而且好像跟怪物打成了一片?

南门玦开口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黎兑道:“一天一夜。”

南门玦道:“那你都守在床边?”

黎兑不满道:“不然呢?”

她倒是想走,也走不了啊!

南门玦低头不语,往外走去,他从未来过这丹波山,自然是想好好见识见识。

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在下棋的老人,那老人悠闲得很,一边下着棋一边喝着茶,他观察了半晌,无论这老头怎么下,黑子都赢不了白子,这是怎么回事?

他仔细瞧了瞧,原来这黑白子竟然会动,每次都是趁着那老人喝茶的时候,悄悄的移动,只移动一两步,老头看不出来,所以怎么也赢不了。

又是老头喝茶的时候,南门玦趁着黑子移动的时候,将剑抵在那黑子上,黑子这才露出眼睛,怎么也动弹不了,那老头喝完茶,那黑子便不动了,又把眼睛闭上了,看上去就跟普通棋子无异,老头看到面前站了个高高大大的人,一惊,大声呵斥道:“何人!丹波山怎么来外人了。”紧接着便看到他铁青的脸颜色更深了。

黎兑立刻赶上来,居高临下地说道:“他是我带进来的,怎么了?”

老头见到黎兑,一句话也不敢说了,脸色渐渐便淡,坐了下来,若无其事一般。

原来这老头生气的时候,脸上的颜色竟然会变,越生气颜色就越深,南门玦觉得甚是有趣。

远处江遥也下山了,一边提着篮子,一边喊道:“黎兑!”待到走近的时候,见到南门玦,还有一旁追着小鬼的医童,道:“你还是带他进来了?”

黎兑嘴角上扬,道:“怎么办?你打不过他,我也打不过,为了保命,我只好带他进来了。”

江遥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讨好地笑道:“我这不是给山上那位祖宗送饭吗,又被留了下来,你看,我现在才下山呢。”

黎兑见他疲倦的模样,道:“怎么,你刚伺候完祖宗?”

江遥可怜巴巴的点点头,道:“对啊。”

南门玦问道:“这山上还有人?”

黎兑道:“有,不过除了他,我也没见过。”

南门玦道:“何人?”

黎兑道:“不知道,他也不露面,管他的。”

江遥清了清嗓子,挺起了胸膛,大声道:“我告诉你,你既然进来了,不该问的就别问,这山上有的事不是你该问的,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最好规矩点。”说着挺了挺胸膛,本想给他一个下马威,怎知道南门玦根本不吃这一套。

南门玦面色平静,道:“没用的,你武功不如我,我答应了黎兑不会乱来,就定不会违约,我要是存心想进来捣乱,你拦不住我。”

江遥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黎兑听南门玦竟然毫不客气的损江遥,一下子笑了起来,又想憋着,又想笑。

南门玦一本正经,问道:“你的兵器是这把铁扇?”

江遥道:“对啊。”

南门玦道:“这铁扇倒是很精致,不过你用的武功招式,是剑的招式,这样既无法发挥铁扇的优势,也无法发挥你剑招的优势。”说完,他又对着黎兑道,“你以前的武器是玲珑球,现在竟然用了短剑,这又是为何?”

江遥挠了挠头,似是想回避这个问题,黎兑则直言道:“你怎么管这么多,连我们用什么兵器也要管?”

南门玦吃了瘪,只好闭口不言。

黎兑离开不再管他,本想晾着他,怎知休息了一会儿,出来竟然看到平时山里那些懒散的怪物一个一个忙前忙后,她诧异极了,走出来一看,竟然搭起了屋子,而南门玦站在屋前指挥着,黎兑问道:“你在干什么?”

南门玦道:“我住的是江遥的房间,昨晚他没回来,今天他回来了,我自然要另寻他处,既然要跟着你住在这里,自然要搭一个屋子的。”

黎兑惊得下巴都要掉了,道:“你真要住在这里?南门你不管啦?”

南门玦道:“有我父亲在,无需我插手。”

黎兑道:“你不会真打算以后都在这儿了吧?”

南门玦道:“看你。”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