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马匹受惊

这一路上军队对囚车看管极严,又有慕观樾在旁边守着,实在是很难下手。

想到这里,楚煜握紧了拳头,心中的羞愤涌上心头。

“慕观樾,我看你是一丁点机会都不愿意给我,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一阵晚风吹过,楚煜的眼神逐渐变得阴鸷起来,“既然如此,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与其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