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表白心迹

眼见慕观樾如此虚弱,慕愿欢必须担起责任来。

四下漆黑一片,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找回菩提寺的路怕是难上加难,为今之计只有赶快找到地方歇息下来。

若是慕观樾的伤口不赶紧处理,恐怕是会更严重。

拖着慕观樾走了许久,慕愿欢借着雨后依稀的月光找到了一处山洞。

“来,皇叔,你先躺下,我给你看一下伤口。”慕愿欢并不懂任何医术,只是想着赶紧将慕观樾府的伤口处理好。

只是山洞里的情况并不比外面好多少,光线昏暗,慕愿欢只能够靠感觉找到慕观樾的伤口。

慕愿欢摸到了慕观樾受伤的胳膊,患处的皮肉已经破碎。

慕观樾全身都是湿乎乎的,根本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血水。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给慕观樾包扎,慕愿欢急得都快要哭了。

“怎么办啊,我真是太笨了。我连伤口都看不清楚,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包。”

听到慕愿欢的哭声,慕观樾从迷糊中暂时清醒。

“别,别哭。欢儿,慢慢来,我相信你能够做好的。”

慕愿欢看到慕观樾醒来,立刻抓着慕观樾的手臂,却发现他的身上十分灼热。

“皇叔,你在高烧。你的全身都好热,额头,手臂,都很烫。如果再这样下去,你的病会更加严重的。”

慕观樾用虚弱的气息支撑着,“欢儿,你按照我说的去做。生些过来,我们需要火,只要有火,就会好起来的。你去找找看,有没有干燥的树枝和树叶什么的。找到以后,用一根尖锐的树枝,在一块大一点的木头上用力摩擦。”

“嗯,嗯。”慕愿欢奋力地点着头,便去抹黑去找需要的东西。

在皇宫中衣食无忧,哪里懂得烧柴取火的辛苦。

慕愿欢只能笨拙地将树枝在木头上用力地搓,不知不觉间,慕愿欢的手掌上便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血痕。

不知是慕愿欢的技艺熟练了些,还是她的诚信感动了上苍,木头中竟然闪过了一丝丝火花。

慕观樾虚弱地指挥着:“快,快用树叶盖在上面。等火稍微大了一点的时候,再将树枝和木头放在上面。”

紧接着慕愿欢用力又搓出了一些火星,迅速抓了一把树叶盖上。

慢慢的,树叶的缝隙间开始冒烟,后来又有明亮的火焰窜上来。

慕愿欢按照慕观樾的指挥,架了一些树枝。

火焰攀上树枝,又爬上硕大的木头,于是乎整个山洞都被照亮了。

“皇叔你看,有火了,我把火升起来了,我们不用害怕了。”慕愿欢兴奋地欢呼着。

只是慕愿欢的笑容在看清慕观樾身体的那一刻戛然而止,慕观樾全身都被染红,伤口不止胳膊那一处。

慕愿欢颤颤巍巍地伸着亲,不敢去碰触慕观樾的身体,心疼地说不出话来。

不过现在并不是哭哭啼啼的时候,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做,慕愿欢将慕观樾湿透的衣服剥下烘烤干透,防止因为湿寒之气受凉。

“嘶……”的一声,慕愿欢将自己的衣服撕成一块块布条,将慕观樾的伤口包扎妥当。

“啊……”处在昏迷中的慕观樾突然喊了一声。

“皇叔,是不是我弄痛你了?我轻一点包扎。”

慕观樾却又很快昏睡过去,没有应答。

“欢儿,不要离开我,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你不用害怕,有我在,我会永远保护你的。你就陪在我身边,我不想再一次失去你了。”

听到这样肉麻的话,慕愿欢还以为是慕观樾在昏迷中说的胡话呢,并没有当回事,继续包扎。

“欢儿,我爱你……我想要一生一世陪伴在你身边,永远也不要分开。”

这一回的表白更是直白毫不遮掩,慕愿欢以为慕观樾还在说胡话。

结果慕愿欢抬头望去,慕观樾已经醒了,直直地看着她。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让慕愿欢一时间难以接受。

“你在说什么啊?”慕愿欢想要装傻充愣将这件事情混过去。

“难道你不明白我对你的爱意吗?我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你,从此以后便不能自拔。每每有你在的地方,我都愿意默默陪在你身边,只是想能够时常看着你。我也曾告诉过自己,不应该对你产生感情,只是我终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说对慕观樾没有任何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慕愿欢骗不了自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慕愿欢开始越来越依赖慕观樾,每每有难处,只要有慕观樾在,便可以迎刃而解。

当初慕愿欢之所以将皇后送来的新撕碎,宁愿逃跑也不愿意回皇宫,就是因为慕愿欢想要就在菩提寺。

菩提寺远离京城,慕愿欢便可以和慕观樾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也不会有人发现。

正在慕愿欢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慕观樾时,慕观樾突然起身,吻上了慕愿欢的双唇。

慕愿欢没想到慕观樾竟然会有这种举动,起初有些惊慌,随后便沉浸在这种温柔的甜蜜之中。

此前还没有人吻过慕愿欢,这是她的第一次亲吻。

那么突然,同时又那么奇妙,仿佛这一刻天地也存在,只有他们自己。

慕愿欢突然猛地挣脱慕观樾的的怀抱,跑到火堆旁,背对着慕观樾。

慕愿欢一时间难以接受慕观樾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不愿意正面面对慕观樾。

不过慕愿欢摸着自己刚才被慕观樾亲吻过的双唇,上面还残留着慕观樾的余温。

那么温暖,那么柔软的双唇,慕愿欢却有些贪恋这种感觉。

“不行,不能再想这些了……”慕愿欢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企图让自己忘记刚才所有的一切。

不过感情这种事情又岂能那么快忘记的呢,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或许慕愿欢也没有意识到,她也是爱慕观樾,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慕愿欢是堂堂的永安公主,而慕观樾是京城里最年轻英俊的樾王爷,他们之间还有一层叔侄关系难以逾越。

尊贵的公主身份是慕愿欢一直以来的骄傲,她不允许自己有被人耻笑的把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