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误入迷途

慕愿欢生怕宫里的那群太监追来,疯了般地往林中跑去。

只是着山后的秋林太大,以前慕愿欢之外斤处玩耍过,如今看着越走越远,倒是有些迷路了。

如今是后有追兵,慕愿欢也不能回头,只能硬着头皮前行。

不知道走了多久,慕愿欢走到了一处少附近。

天色越来越昏暗,茂密的树林幽静阴森,林中人迹少的可怜,时不时传来几声凄鸣般的鸟叫声。

慕愿欢看着这一处陌生的地方,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

宫里的人什么时候追到这来不知道,倒是怕林中的野兽突然冒出来了。

慕愿欢觉得身上寒凉,心中恐惧孤独,不觉间小声啜泣。

“皇叔,你在哪里啊?我好害怕。欢儿一个人在这里,这里又坑又黑。”

慕愿欢走到一处石块边,又惊又累的她靠在石块边歇息,慢慢地睡着了。

住持与王公公谈天之际,一个小沙弥神色慌张地赶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住持。永安公主她不见了,找遍了所有的房间都没有,之前有人说看见公主往后山跑去了。”

“什么,你说公主逃跑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王公公心头一紧,本来是奉旨前来接慕愿欢回宫的,若是慕愿欢有个三长两短,他的项上人头可就不保了。

慕观樾刚办完事回来,前脚刚进门就听见了这事。又看见一群宫里的人,立刻明白了慕愿欢逃跑的原由。

王公公慌得手忙脚乱,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哎哟哟,这下了如何是好,赶快去派人把公主找回来,要不然我们都有事。”

慕观樾望了望山那边,天色慢慢黑了,慕愿欢一个女子,谁知道会在山中遇到什么。

“现在由我带队,众人带上火把前往山上寻找。务必要将公主公主尽快寻找回来,否则回头圣上怪罪下来,所有人都逃脱不了干系。”

说完慕观樾便拿上了火把,急切地往山上冲去。

“欢儿,欢儿,你在哪里呢?是我,皇叔,你不用怕。如果你听到了,就回个声。”

就在慕观樾遍寻无果之际,突然发现了路边的树枝上挂着一个布条。

慕观樾认得出这就是慕愿欢衣服上的,看来是慕愿欢在奔跑时不小心剐蹭掉的。

有了这一点线索,慕慕观樾大喜,立刻沿着杂乱的踪迹向前寻找。

在昏暗的夜色中,慕观樾看到一个一团亮色的光影,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便是慕愿欢。

慕观樾举着火把往近处照了照,果然是慕愿欢,只不过慕愿欢已经熟睡。

“愿欢,愿欢,快醒醒啊。皇叔来了,跟着皇叔一起回去吧。”慕观樾轻轻晃着慕愿欢的肩膀。

感觉到有呼唤声,慕愿欢睡眼惺忪地看了看,眼前的竟然是慕观樾。

慕观樾难以置信,又揉了揉眼睛,将慕观樾看了个清楚。

“皇叔,真的是你啊。你真的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你一定不会抛下我的。”

慕愿欢拉着慕观樾又蹦又跳,完全忘记了之前的疲累奔波。

“好了,欢儿。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慕观樾带着慕愿欢在林中寻找出路,只是天色昏暗,树木丛生,在这里探路实在是困难。

约摸走了一个时辰,前方依旧是一片黑漆漆的树林,一点也不见大路和人烟。

“皇叔,我怎么觉得咱们越走越远了啊,现在连一点小路都看不见了。走了这么久却还是像是在原地打转。”

慕观樾看了看周围,心里也是压力倍增,只好先安抚慕愿欢。

“欢儿,你莫要害怕。有皇叔在这儿呢,咱们肯定能够出去的,再说了,再外头接应的人看到咱们没出现,也定然会到山里来寻找咱们的。”

不知是否是慕观樾举了火把的原因,树林里还是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动静,还有几声响亮的狼鸣。

慕愿欢浑身颤栗起来,躲在慕观樾的身后,“皇叔,你听,好像是狼的叫声啊。”

片刻之后慕观樾的面前便出现了好几双明亮的眼睛,在深邃的黑夜中,显得尤其可怕。

慕观樾用火把照了照,果然是狼群。

面对这一群猛兽,慕观樾又没有什么得力的武器,确实是个麻烦。

“欢儿,你莫要怕。只是几头狼崽子而已,没有什么麻烦的。”

还没说完,一头狼便凶狠地扑上来了,慕观樾挥舞火把,狼群暂时不敢上前。

狼群虎视眈眈地盯着慕观樾与慕愿欢,慕观樾随手取了一截树枝作为武器。

狼群第二次进攻时将对象换成了慕愿欢,慕愿欢被吓得连连后退。

慕观樾用树枝狠狠地抽在那种攻击慕愿欢的狼身上,慕观樾的举动狠狠惹恼了这群牲畜。

后方一直狼趁其不备,狠狠地咬住了慕观樾的胳膊。

慕观樾一手举着火把,另一只手拿着树枝,毫无分身之术。

其他狼也慢慢靠近,无法,慕观樾只能先用树枝狠狠地鞭打那些妄图进攻的狼只。

慕愿欢也捡起石头向前方的狼只丢去,只是慕观樾的左臂还被死死地咬着。

慕观樾只好忍着剧痛,在狼头上狠狠打了几拳。

吃了几个痛拳,只好呜咽着松口,灰溜溜地跑了。

慕愿欢看着血淋淋的伤口,实在是不忍,有块肉要是再晚一些,就怕被活生生咬下来了。

“皇叔,你的胳膊……都是我害了你,若不是我刁蛮任性,你也不必受这样重的伤。”

看着慕愿欢马上就要梨花带雨了,慕观樾忍着剧痛,挤出几分憨笑。

“傻丫头,你真是少见多怪。这样的伤,我在战场上见得多了,都不是什么大事,这不是你的错。现在我们当务之急是赶紧出去,找到落脚之处才是最重要的。”

慕愿欢立刻擦干眼泪,振作起来,搀扶着慕观樾,举着火把寻找出路。

不料屋漏偏逢连夜雨,突降一场快雨,将火把熄灭了。

如今没有了火光,又下着大雨,本就怕黑的慕愿欢,立刻慌了手脚。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