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暗生情愫

为了照顾慕愿欢,慕秋楠只能搬到慕愿欢的隔壁住着。

夜半慕愿欢才好的高烧突然又起来了,浑身燥热又痛苦,只能不断地向外呼唤着。

“皇叔,皇叔,你在哪里啊?皇叔,欢儿好痛苦,救救欢儿吧。”

慕愿欢的呼唤声时断时续的,明显是在梦中。

慕秋楠在隔壁被慕愿欢的呼唤声惊醒,只觉得烦躁不安。

白日里要帮慕愿欢擦身喂药好几次,慕秋楠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折腾。

晚上了好不容易能够睡一个安稳觉了,没想到慕愿欢又开始梦魇了。

慕秋楠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愿意去隔壁查看慕愿欢的情况。

都是皇宫里的公主,谁不是金枝玉叶养出来的。

慕愿欢一向骄纵惯了,如今生个病整日需要伺候,慕秋楠也承受不来。

“真是烦死了,发个烧这样折腾别人。当初要你会京城的时候不回,这会子生了病,这破庙里哪里有良医来任你差前使后的。”慕秋楠抱怨归抱怨,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

就在慕秋楠准备起身要去看望慕愿欢的时候,隔壁传来一阵动静。

“嘎吱……”一声,慕愿欢的门被推开了,一阵脚步声匆匆响起来。

随后传来了慕观樾的声音,“欢儿,别怕,我在呢。皇叔在这里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欢儿你好好睡吧。”

慕秋楠扒开窗户,借着一缕昏暗的光线,可以看见慕观樾将慕愿欢搂在怀里,轻轻地安抚着。

看到这一幕,慕秋楠赶紧捂上了自己的嘴巴。

若是让慕观樾知道了她在偷看,不知道是什么下场呢。

总之,慕秋楠所见所闻已经可以断定慕愿欢与慕观樾确实有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

堂堂嫡公主竟然与自己的叔父有私情,这样的皇家丑闻,着实让人咋舌。

如果曝出来了,那么当事人也定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翌日,慕观樾的手下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杨初柔在京城中秘密调查慕愿欢的身世,而且已经查到郑阿婆的身上了。

让慕观樾震惊的是,在这么短时间内,杨初柔是怎么回到京城的,又是从哪里知道了慕愿欢的身世有疑。

当下之急,必须尽快阻止杨初柔掌握任何线索。

慕观樾远远地看着窗外的阳光,目光一沉,自言自语着,“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杨初柔已经算准了楚煜的活动规律,趁着他一出门,立刻更换了衣衫,带上了斗篷出门了。

“郑阿婆,我来看你来了。”杨初柔急切地寻找过去。

只是眼前的只有一座空屋子,没有一丁点人生机,喊了半天也没有人应。

正当杨初柔奇怪之时,碰到旁边的邻居,杨初柔赶紧上前询问。

“这位大叔,我想问一下。郑阿婆她们一家怎么不在了呢?我有事找郑阿婆,您知道她们去哪了吗?”

“前几天就搬走了,说来也奇怪,在这儿住了也有一些年头了。竟然说搬走就走了,去哪儿了也没说。一家子全走了,走的这么急,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

杨初柔勉强笑了笑道了声谢,“大叔,真是谢谢你了,我知道了。”

杨初柔扶着墙根,有些失望落魄。

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以至于杨初柔一时间竟然还有些难以接受。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当初皇后生产时的人证,有望帮助解开慕愿欢的身世之谜。

杨初柔沟通联络了那么就,眼看着就快要有结果了,竟然突然搬走了。

看来京城中不只杨初柔在查慕愿欢的身世,并且这股势力先人一步想要把控所有人证据。

杨初柔失落地回到将军府,一个劲闷头往前走,没想到竟然撞上了楚煜。

“夫君,你,怎么会在?”杨初柔难以置信,明明都是算好了时间的,楚煜提前回来了,不应该啊。

“你还有脸问……”楚煜一把将杨初柔的斗笠掀翻在地,“我是特意在这里等着你的,就是为了抓你的现行。”

杨初柔实在是没想到为什么自己的计划竟然会失败,这一次还侥幸能够骗过去。

“夫君,你息怒啊。我只是出去会一个朋友,不想让你知道,所以才偷偷出去的。”

“你以为我真的会信啊?”楚煜直接戳穿了杨初柔的说辞,“这一次我接你回来,以为你是真的有了悔过之心。没想到你现在又给我整这一出,偷偷摸摸地出去,一定是做以前那种见不得光的事情了。”

任凭杨初柔怎么解释,楚煜也不会再相信了。

“之前因你有孕所以没将你治罪,如今你还是死性不改。若是再任由你这样下去,岂不是让你带着我们全家一起走向毁灭。你休想再这样胡作非为了,来人呐,将夫人送回房间去。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命令,不能出门。”

说着几个仆人家丁便将杨初柔架了起来,送回了内院。

“夫君,我真的没有。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呢。”

杨初柔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院子,楚煜已经心如铁石,对杨初柔已经没有半分情意了,现在只想保全全家。

几日的贴心照料,慕愿欢渐渐有了好转,高烧已经退了,人也醒了过来。

慕观樾将慕愿欢抱出来,放在一张椅子上。

昏昏沉沉睡了数日的慕愿,突然见到阳光,显得十分抗拒。

慕愿欢虚弱地说道:“皇叔,外头的阳光太刺眼了,我们还是回屋子里去吧。”

“不行……”慕观樾十分罕见地拒绝了慕愿欢的请求,“你已经躺了好几天了,就是需要出来晒晒太阳,这样才好恢复。屋子里又暗又闷,躺久了,整个人都病恹恹的。”

慕愿欢没有法子,只能像一个小孩子般任由慕观樾摆布。

慕秋楠见到慕观樾抱着慕愿欢出来,首先是一阵惊讶,后来泛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神秘微笑。

“愿欢,你终于醒了。可担心死我了,见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出来活动一下也好,恢复地快一些。”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