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身世存疑

自从知道当年皇后难产所生的公主身世存疑之后,慕秋楠便一直着手于调查当年的事情。

慕秋楠得空了便去老妪那里打探当年的秘密,并着力挖掘出当年的其他的人证。

只是在与老妪对照过后,慕秋楠楠当年在宫中任职的人,大多已经被替换掉,遣散出宫了,这给调查带来了不小的难度。

而现在宫中做得久的宫人对当年皇后生产的事情并不了解。

如今的种种情况给慕秋楠带来了许多麻烦,不过也在侧面验证了当年的事情确实有古怪。

所以有人心虚将所有的知情者慢慢清出宫去,这样慕愿欢的身世之谜就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丧失所有的凭证。

可是策划出这样大一桩事情,又不遗余力掩盖当年的真相,这个幕后之人的意图到底是什么呢。

关于这一点,慕秋楠始终也想不明白。

就在慕秋楠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正巧碰上了慕观樾。

慕秋楠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迅速挤出笑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慕观樾立刻警告道:“你这几天乱跑什么,时常看不见你的人影。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不要想什么歪门邪道的主意,否则的话我就把你做的那些事情全部都抖搂出来。”

慕观樾的威慑力确实不容小觑,慕秋楠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尽量让慕观樾放松对她的戒备。

“皇叔,你真是的。那些话您不都告诉我了吗,我哪里还敢再犯啊。这几日除了帮太后礼佛,我就去看望一下菩提寺的大师们,向他们讨一点佛法的精髓。皇叔,你真是想多了。”

慕观樾观察到慕秋楠这几日并没有闹出什么大的动静,平白无故确实也不能够冤枉人。

“好好看着慕愿欢,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我第一个找你问事。”慕观樾说完便悻悻地离开了。

慕秋楠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慕观樾发现,否则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

不过慕观樾的看管之下,调查之事毕竟会十分艰难缓慢。

如果想要更快知道当年的真相,找到实质性的证据,那么免不了需要外部的依靠。

趁着慕观樾外出不在的日子里,慕秋楠赶紧写了一封信求助,里应外合事情必定双倍的功效。

“翠竹,你赶紧将写封信送出去。一定要送到楚煜夫人的手上,不管要使多少银子买通看管的侍卫都无妨,现在也只有她能够帮我们了。希望这一切顺利吧,成败在此一举。”

乡下的别院中,果然不似京城那般繁华喧闹。

小桥流水,竹林小屋,绿树成簇,繁花似锦,清新雅致,别有一番田园风味,最是可以静人心的。

不过杨初柔在这别院已经住了许多日子,不仅没有静下心来,反倒是越发烦躁起来了。

杨初柔所有能活动的空间,仅限于这件不大的屋子。

陈旧的装饰,逼仄的空间,空气中散发的霉味,被限制的自由,快要将杨初柔逼疯了。

作为赎罪的代价,杨初柔要在这里待上十个月,直到孩子出生。

不过杨初柔是知道的,十个月以后,她将面临的,是欺君之罪,还有之前陷害慕愿欢的罪责。

因为十个月以后,根本不会有什么孩子出生。

杨初柔当初一时情急,为了免去入狱的惩罚,所以随口才编造出怀孕的假消息,暂且得了一时的安稳。

杨初柔来屋子里来回踱步,试图安抚住焦躁的心情,而狭小闷热的空间却适得其反。

“现在打开房门,有事要与你说。”门外传来一阵侍卫的呼唤声。

杨初柔吓得躲在了柜子后面,生怕是皇上识破了她的假孕之事,将她拉去入狱的。

“咚咚咚……”门外的敲门声开始不耐烦起来。杨初柔壮了壮胆子,轻轻打开一条门缝,“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罢。”

“有人给你送信来了……”侍卫丢下一封信便回去了。

原来只是来递信的,杨初柔稍稍放松了警惕。

“有人给我送信……”杨初柔既兴奋又紧张,“有人给我送信,那肯定是有人还想着我。是谁呢,是夫君还是母亲呢?”

只是出乎了杨初柔的意料,来信的既不是她的夫君,也不是她的母亲,而是三公主慕秋楠。

杨初柔之前与慕愿欢私交甚好,与慕愿欢的其他姐妹兄弟并不是特别熟悉。

何况这个慕秋楠深居简出,杨初柔只是在集体的宴会上见过她几次面而已。

看完信以后,杨初柔倚在桌旁静坐了好一会儿。

慕愿欢的身世存疑,这可让杨初柔倍感震惊。

如今的嫡出公主,竟然有可能是假的,若是将这件事情捅了出来,那必定会掀起一场风波。

不过这个时候慕秋楠写信告知杨初柔这些事情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现在世人皆知杨初柔与慕愿欢不溶水火,而慕愿欢又是慕秋楠的亲妹妹,将自己亲妹妹的把柄送给对家,很难不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局。

杨初柔将信封收好,看着窗外的阳光,头一次感觉到天气是如此的明媚和舒畅。

杨初柔决定接下这件事情,如今她已经被囚禁,一无所有,没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

而且这一次如果杨初柔成功了,就等于将慕愿欢从高高在上的公主宝座上拉下来,陷入万人嘲笑的境地。

这样的买卖,对杨初柔来说是觉得值得的。

为了扳倒慕愿欢,杨初柔这一次决定豁出去了。

不过杨初柔现在被困,门口都有侍卫把手,出行被困,稍微做一点事情都被约束。

回京,如今杨初柔想要把握最后一次机会,那么只有回到京城才能够实现。

可是现状如何回到京城呢?

杨初柔看着自己的肚子,立刻有了主意。

“哎哟,哎哟,我的肚子好难受啊。快点来人呐,快点来救救我啊,我的孩子要保不住了。”杨初柔一边朝着外面大喊着,一边可怜地捂着自己的肚子。

“叫什么叫呢?安分些。”侍卫不耐烦地吼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