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天机不可泄露

慕愿欢急忙奔过去,拉着慕观樾府的衣角,“皇叔,我就知道你来了,我在梦中见到你了。起初我还以为是梦,结果没想到一醒来就看到你的披风。我就知道,只要有皇叔在,就不会有危险。”

慕观樾尴尬地笑了笑,原来百密一疏,将披风落下了。

慕愿欢又开始了她的无敌撒娇术:“皇叔。你就留下来嘛,好不好。多个人多个伴,要不然这趟礼佛该有多无聊啊。况且皇叔你还可以保护我们,有你在,我和秋楠姐姐就不会害怕了。你说对不对啊,秋楠姐姐。”

“啊?”慕秋楠这才意识到慕愿欢在暗示自己,赶紧答应道,“对,愿欢说的对,菩提寺清冷偏僻。我和愿欢两个女子,难免有些忧虑。如果皇叔也能够与我们在一起,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听到慕愿欢如此恳求,慕观樾确实有几分心软。

且慕观樾发现慕愿欢对他已经不是之前那种亲近感了,而且一种依恋,是男女之间的不舍。

慕观樾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决断,这种感情放在任何一对男女之间都是正常的,只是他们,名义上依旧还是叔侄关系。

“行不行啊?皇叔。”慕愿欢着急地催促道。

“那好吧,我就留下来。”慕观樾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了与慕愿欢待在一起。

“那我们去进香吧。”

慕观樾热情地握着慕观樾的手臂,慕观樾顿时感觉到手臂上有一股温热,那么温柔,那么熟悉,让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夜晚慕观樾一个人偷偷来到佛堂,清净的佛堂里佛祖显得更加威严肃穆。

“佛祖,请您给予信徒一些指引……”慕观樾跪在佛前,“为什么相爱的两个人却不能在一起,人世间的尘世真的这么艰难吗?如果我想要正大光明的爱她,绝不能以这种乱伦的名字让她的名誉受到玷污。可是这样欢儿便会失去她所有的一切,她的公主身份,那是她最引以为傲的。”

慕观樾曾经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知晓了慕愿欢的真实身份,她才是杨氏的女儿。

知道这个真相的那一刻,慕观樾又喜又忧。

他终于明白,自己对慕愿欢的爱是正常的,而不是源于一种畸形的亲情和欲念。

可是如果选择了公布慕愿欢的真实身份,那么慕愿欢将只是一个普通官员的女儿,将会失去公主身份,之前所有的宠爱也会随之消失殆尽。

到底是选择前者还是后者,这都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慕观樾静静地看着佛祖,佛祖面容平静,并未给予任何答复。

其实哪里是佛祖给予指引,信徒不过是在求心之所想罢了。

慕观樾仿佛丢了一魄似的,只觉得身心沉重。

慕观樾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是后者。

比起对慕愿欢的爱,慕观樾更希望她能够快乐地生活,他不愿意看到慕愿欢失去了所有的落魄模样。

既然已经做了决断,有些情愫就需要立刻决断。

否则日后传的风言风语多了,对慕愿欢的名声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大清早的,慕愿欢就颇有兴致地过来找慕观樾,手里还拿着一个编织的花环。

“皇叔,你看这个花环好看吗?”慕愿欢将花环放在自己的头上,兴奋地转着圈。

娇嫩的鲜花配上慕愿欢精致的面庞,自然是相得益彰,美丽大方。

慕观樾刚想将夸赞的话说出口,随即就声声地咽了下去。

慕观樾将脸别过去,心里思索良久,既然选择了保全慕愿欢,那么这段感情必然需要割舍。

“哦,我知道了。”慕观樾冷淡地回答道,“还有其他事吗?不是来礼佛的吗?怎么整天就知道玩儿?”

看着慕观樾如此冷淡,慕愿欢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不过也并没有在意。

“出宫礼佛本来就是我跑出来找的一个借口而已,”慕愿欢还是依旧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皇叔,你真是太认真了,我们出去玩吧。我刚才发现了一个瀑布,我们一会儿去看看吧。”

慕愿欢拉着慕观樾的胳膊就要往外走,慕观樾沉了沉心,生硬地将慕愿欢的手拉来。

“不必了,我还有事情呢,就不与你去了。这几日你也收敛一些罢,多想一些自己的事,替你皇祖母多进着香,拜一拜佛祖。”说完慕观樾便进了屋子关上了房门。

慕愿欢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明明前几日还是十分亲切的慕观樾,怎么这几日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有一个笑脸,像是一个冰块一样。

没过几天,慕观樾又以有事的由头出去了。

这下子慕愿欢的生活更加无聊了,本来指望慕观樾在这里能和她多玩几天的,结果慕观樾不愿意搭理她,慕秋楠也魂不守舍的,慕愿欢渐渐厌倦这里的生活了。

慕观樾的忽冷忽热,让慕愿欢有些错觉,还以为自己是有什么事情惹恼了他呢。

慕愿欢垂头丧气地来到佛堂,正巧有一位大师正在静坐。

“既然来了,也好,就去抽一支签吧。”慕愿欢晃动签桶,啪嗒一声,掉出来一只姻缘签。

“大师,您帮我看看,这只签文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大师看着签文,笑眯眯地捻了捻胡子,“这只签文说的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既然求的是姻缘,就是说你命中的那个人离你很近。你一直寻寻觅觅,却没有发现,其实你要找的那个人就在你的身边,只需要打破那浅浅的隔阂,就能够看到彼此的真心。”

“啊?离得很近?”慕愿欢苦闷地挠了挠脑袋,无法理解大师说的意思。

慕愿欢身边确实有许多公子哥,可是命定的那个人就在其中,慕愿欢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呢,甚至慕愿欢觉得这些贵族青年无趣得很。

慕愿欢于是追问道:“大师,我有点不太明白,您能再讲一讲吗?”

看到慕愿欢的表情,大师笑着摆了摆手,“天机不可泄露,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悟出来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