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山贼

突然从少林间冲出来一伙人,拿着大刀,嘴里还大喊着“活捉公主,活捉公主……”

其余人像是山贼土匪模样,带头的倒是有几分书生意气。

慕秋楠吃惊地看着这伙人,诧异地喊着“陆郎”。

“还费什么话,不是说按照计划执行,活捉了公主,然后让她给我们弄银子吗?还愣着干什么……”一个十分粗野的山贼冲着陆抗嚷嚷着。

慕秋楠诧异之外更多的是失望,自己心心念念的情郎没想到竟然勾结山贼来暗算自己。

慕秋楠质问道:“陆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陆抗神色呆滞怔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慕秋楠问题,也不知道该如何给身后的山贼一个交代。

“还费什么话,不是说过劫人要钱的吗?还不快动手?”陆抗身后的山贼突然间开始躁动起来。

就在陆抗还在犹豫不决之时,几个贼人立刻虏了慕秋楠,将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喂……”贼人冲着慕观樾喊了几声,“我告诉你,公主现在在我们手里。如果不想公主有什么闪失的话,识相点,快把身上之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否则的话,我们将这位公主卖掉,看看你们要不要面子。”

看着陆抗那畏畏缩缩的样子,慕秋楠终于对他死了心。

于是慕秋楠转头泪眼婆娑地看着慕观樾,可怜地喊着“皇叔……”。

慕观樾看着这几个山贼,轻蔑地冷笑了一声。

连同那几个文弱书生算在内,这一伙山贼也不过十几个人,竟然也敢大言不惭,慕观樾只觉得可笑。

“飞影,这几个人你就看着收拾吧。”慕观樾朝着山林那边轻轻唤了几声。

顷刻间从旁边的林中冲出来几个黑衣人,还没等一伙山贼反应过来,黑衣人早已将这群山贼拿下。

几个胆小腿快的山贼,趁着不注意赶紧从旁边的小道逃走逃命去了。

眼见自己筹谋的一切全部都化成了一场烂局,陆抗赶紧跪下,摇尾乞怜。

“大侠饶命,饶命啊大人。我只是一时财迷心窍,所以才做出了这等蠢事,小人给您跪下磕头了。”

慕观樾背过身去,一言不发,陆抗看这招没有效果,转头向慕秋楠示弱。

“公主殿下,求求您饶了我吧。是我骗了你,我从没有喜欢过你,刻苦赶考也是假的,我只是想借您的身份弄点钱财。如今我是真心向您求饶,求求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饶我一命吧。”

慕秋楠只觉得越听陆抗的话越觉得恶心,心中悲凉,万念俱灰。

慕观樾烦躁地丢下一句,“趁着我现在心情还好的时候,还不快滚?”

陆抗立刻溜得没影了,慕观樾见状,开始审问抽泣的慕秋楠。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慕秋楠忍下泪水,将整件事情一五一十地年说了出来。

“那陆郎之前与我相识我倾心于他,后来皇后要将我远嫁,我不愿意。正巧愿欢向太后求了旨要出宫礼佛,于是我也趁机随行。本来打算在那车上做手脚,让愿欢在半路出意外坠崖身亡,造成我我假死的假象,然后我与陆郎私奔。只是没想到,没想到这个陆郎竟然是蒙骗我的,我悔啊,还好愿欢没有伤的太重……”

慕观樾听完捏着拳头,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愤怒。

慕秋楠与慕愿欢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慕秋楠竟然想要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手,世间竟然有如此歹毒的事情,真让人惊骇。

“事已至此,礼佛的事情还未完成,我就暂且不追究你的事情了。不过……”慕观樾语气渐渐狠辣起来,“不过,如果你在路上还有什么歹念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到时候把你的这些事一起抖搂出来。”

这种情况,慕秋楠哪里还有拒绝的余地,赶紧答应了下来。

“我全都听你的。”慕秋楠又将四指并拢伸向天空,“我发誓,如果我不听你的话,那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慕愿欢还没清醒,慕观樾便留下来护送慕愿欢与慕秋楠至菩提寺。

慕愿欢的马车已经损毁,无奈,三人只好同乘坐一辆马车。

慕愿欢半躺在慕观樾府的怀中,慕观樾紧紧地守护着慕愿欢,又怕路上颠簸,将自己的披风垫在慕愿欢的身下。

慕秋楠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地看着。

慕观樾对慕愿欢的细心与爱护,实在是可见一斑,甚至已经超过了一个叔叔对侄女应尽的职责。

慕愿欢安稳地睡着,口中却喊着“皇叔,皇叔我好怕”的呓语。

慕观樾听到慕愿欢的呼唤,以为慕愿欢已经清醒,“欢儿,怎么样了?感觉有没有好一点?”

看见慕愿欢依旧还是在沉睡,慕观樾眼神中划过一瞬间的失落。

为了安抚慕愿欢的情绪,慕观樾便轻轻拍着慕愿欢的肩膀,嘴里还轻轻地应答着,“别怕,欢儿,有我在呢。只要有皇叔在,你就不用害怕,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慕秋楠不是一个小孩子了,自然是能够看得出来慕观樾与慕愿欢俨然一对情窦初开的爱侣。

只是介于之前的事情,慕秋楠不敢多说什么,生怕慕观樾因此不悦而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马车刚刚到达菩提寺,慕观樾将慕愿欢小心地抱下来安置好。

“既然你们已经到达菩提寺,那么我也没有什么继续就在这里的理由了。我还有其他事情,先行离去。对了,愿欢醒来以后,不要告诉她我曾经来过。你们这几日就好好在这里诚心礼佛,切忌再生事端。”

就在慕观樾准备离开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皇叔,你不要走……我求你了。”

慕观樾寻着声音惊讶地回头望去,竟然发现慕愿欢此刻正倚靠在门边。

“你终于醒过来了?欢儿……”慕观樾又惊又喜。

没想到慕愿欢竟然这么快清醒了,不过昏迷之中的慕愿欢又怎么知道慕观樾来过的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