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计划

听到自己路上有个伴了,慕愿欢没多想其他的,只觉得高兴。

“真的吗?那太好了,秋楠姐姐,我们可以一起去,这样我一路上也不会烦闷了。我知道你肯定也不喜欢母后给你安排的亲事,既然如此,正好我们出去避一避风头,也省的想那些烦心事。”

慕秋楠只是保持微笑,并未直接回答慕愿欢,她可不想得罪皇后,留下什么把柄。

“能够为太后祈福进香也是一件好事,就当是我在出嫁前尽量为皇祖母多做一些事情吧。我们明日一同在宫门出发,你可不要忘记了……”

“嗯,明日见。”慕愿欢直接答应便回宫了。

慕秋楠看着慕愿欢那天真无邪的样子,十分放心,只有慕愿欢这样单纯的人才会被人利用了而不自知。

“事情的成败皆在明天了……”慕秋楠暗自呢喃着。

慕秋楠对于礼佛之事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需要借这个机会出宫。

这几乎是慕秋楠唯一一次能够摆脱这皇宫的机会了,她不想自己的命运永远被别人左右。

明明有心爱的人,可是却要被迫嫁给别人,慕秋楠的痛苦非一般人能够知晓。

如果能够和心爱的人在意,那么即便是私奔,慕秋楠也愿意。

即近深夜之时,慕秋楠偷偷来到宫门口,斗篷将整个人罩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被别人认出来。

宫门口前停放着两辆马车,这便是明天慕愿欢与慕秋楠出门礼佛乘坐的车子了。

从暗处钻出来一个黑影,慢慢靠近慕秋楠。

“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吗?”慕秋楠紧张地询问道。

原来此人是明日的马夫,马夫拍了拍那车,极其自信地说道,“您就放心吧,由我出手,那自然是妥当周全的。”

“不会被别人看出来做过手脚吧?”慕秋楠还是有些疑虑,不能安心。

“您就放心吧,这技术绝对是天衣无缝,旁人根本看不出来的。而且到时候整个那车都已经坠毁了,能不能找到还是问题呢,谁又能发现这些细枝末节地的事情呢?”

“那就好,行吧。”慕秋楠这才稍稍放心,然后从包中出来一锭银子给了马夫。

皇家公主私奔是大事,如果查到了那么必然是会严惩不贷的。

慕秋楠为了掩人耳目,所以需要伪造一场事故来骗众人公主在途中死亡,而后才能够隐姓埋名,永远地离开皇宫和自己的情郎浪迹天涯。

而这场事故中需要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无可避免地是慕愿欢。

到时候虽然只找到了一位公主的尸体,同样可以转移众人的视线。

“愿欢,你不要怪我。你要怪就怪你自己,谁让你当初不想成婚非要拉我做垫背的呢?”慕秋楠并不觉得牺牲慕愿欢有多少愧疚,反而十分坦然。

菩提寺距京城有些路程,一路上还要经过一些高山,难免耗费了一些时间。

慕愿欢的那车和慕秋楠的那车一前一后的行进着,慕秋楠呆坐着,并不关心行了多少路。

慕愿欢探出头看呼喊着:“秋楠姐姐,咱们经过这处高山就不远了,剩下的路都是平路,好走多了。”

“哦,好嘞,我知道了。”慕秋楠撩开窗子回应了一声。

按照现在的路程,计划差不多可以执行了,现在这里就是最好的机会。

前行的马夫突然甩了狠狠的一鞭子在马身上,马匹受惊突然开始向旁边狂奔起来。

而此段路路行崎岖,道路狭窄,旁边不远处便是要悬崖峭壁,若是马车掉了下去,那必然是粉身碎骨。

慕愿欢的那车开始剧烈颠簸,慕愿欢也不好过,整个车厢晃来晃去,根本就坐不稳当。

“秋楠姐姐,秋楠姐姐,你快帮帮我,我的那车不知道怎么了,晃得厉害……”

慕秋楠坐在那车里,心慌的厉害,毕竟这种害人的事情她也是第一次做。

慕秋楠不敢探出去查看慕愿欢的情况,她怕自己一时心软,若是救了慕愿欢,那么就等于整个计划全部都泡汤了。

所以慕秋楠只当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强硬麻痹自己,默认一切悲剧的发生。

慕愿欢的马车慢慢靠近悬崖边,摇摇晃晃,随时有掉下去的风险。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慕观樾从林中冲了出来,飞落在马车上,紧紧地勒住缰绳。

“吁……”的一声,幸好,在最后一刻,马车停住了。

慕观樾将那车慢慢往大路上引,马儿也恢复了平静,总算脱离了危险。

“欢儿,你怎么样?”慕观樾掀开帘子,赶紧查看慕愿欢的状态,没想到因为剧烈的颠簸,慕愿欢早就受惊昏迷过去了。

慕观樾的突然出现有些出乎意料,完全打乱了慕秋楠的计划。

不过表面功夫也是不能少的,慕秋楠赶紧下车查看情况。

“愿欢,愿欢……”慕秋楠呼唤着慕愿欢的名字,眼里的泪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樾王爷,你怎么在这里?你能在这里真的是太好了,多亏了有你,愿欢才能够转危为安。唉,我的那车在后面,听见愿欢的呼唤却是无能为力。对了,愿欢现在她怎么样了?”

慕秋楠掀开帘子看到慕愿欢昏迷过去了,心里才稍微安定了一会儿,昏迷了那么后半段的事情定然就记不清楚了。

慕观樾冷冷地看着慕秋楠,盯得慕秋楠有些心虚发慌。

慕观樾一路在路上跟随着,整个过程看得一清二楚,这明显就是一场人为事故。

慕秋楠还在这里装得假惺惺的,实在是让人作呕。

“我告诉你,这是天子脚下。任何人都别想心存歹念,否则的话,定然遭到报应。礼佛进香本应该是好事,可是如果只是将佛祖当做工具的话,到时候别怕佛祖怪罪下来。”

慕秋楠恐慌地不自觉抽动着嘴角,目光闪烁,刻意躲避慕观樾的眼神。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还好愿欢没有事,要不然的话我可怎么活啊。都怪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妹妹,让她受了这般惊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