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戳穿

“杨夫人,我看今日怕是有人设局存心想要污蔑我和愿欢,您先躲在屏风后面,前后再出来。”

安排好了这些,慕观樾与慕愿欢在桌旁坐下,作饮茶状。

杨初柔带领众人走到房间附近,然后佯装自己听到了慕愿欢的声音,使劲推开大门。

“我的天哪,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孤男寡女的,两个人待在一个房间里,还关着门,真是有失体统啊。难怪两个人都说要出去,原来是找了个由头跑到这里来幽会了,愿欢表姐还衣衫不整的样子。”

慕观樾猜得果然没有错,这布置的就是一个局,而谋后主使者就是杨初柔。

皇上和皇后见到这种场面也十分尴尬,虽说慕愿欢和慕观樾是叔侄俩,可是其实年龄其实差距不大。

而且慕愿欢如今又衣衫不整的样子,不能不叫人怀疑啊。

现在这一场闹剧被所有人都看见了,就算遮掩也没用了。

慕观樾厉声反驳杨初柔,“你说什么呢,竟然说出这种话,真是平白无故地污蔑别人的清白。我告诉你,这种场合说话最好小心一点。我和欢儿是正经的叔侄关系,休要血口喷人。”

“你威胁我?如果你不是做贼心虚的话,何必威胁我呢?”杨初柔立刻做出害怕柔弱的样子,躲在后面,“男女授受不亲,就算是叔侄俩也不能够免俗。之前你俩就在一起腻腻歪歪,年龄不过查了几岁而已,俨然郎与妾一般。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想要违反纲常伦理,乱伦偷情呢?”

杨初柔这话说的,慕观樾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了。

围观的众人也开始叽叽喳喳小声地讨论了起来,乱伦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于不堪,不敢轻易下结论。

不过慕愿欢之前与慕观樾厮混打闹的样子,其他人也是有所耳闻,都说永安公主不拘一格,干出了许多糊涂事。

杨初柔得意地看着慕愿欢,似乎很有把握。

杨初柔如此咄咄逼人的嘴脸,就连慕愿欢也看不下去了。

“初柔妹妹,我还是叫你一声妹妹。你怎么能够空口白牙,说出如此不堪的话呢。你可知污蔑一个女子和叔父乱伦,是何等的罪过。”

“不要叫我初柔妹妹,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杨初柔厌烦地翻了一个白眼,“你自己做出这等不知羞耻的事情,怎么还怕别人说吗?我知你一向娇纵放肆,我也实在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在众多外人面前这么说,杨初柔真是一点情面也不顾,慕愿欢也彻底对杨初柔失望了。

看着杨初柔言之凿凿的样子,慕愿欢又不愿意打闹,其他人的言辞开始微妙起来,免不了对慕愿欢投之以奇怪的目光。

慕观樾对这混乱的局面,是彻底看不下去了,于是叫出了屋子里躲起来杨氏。

“回禀皇上和皇后娘娘,微臣不愿意看着永安公主蒙上不白之冤,其实微臣还有一名认证,就是夫人。”

看到杨氏出来的那一刻,杨初柔瞪大了眼睛,既惊讶又害怕。

杨初柔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精心谋划的一个局,竟然最大的纰漏是出在自己的母亲身上。

杨氏死死地盯着杨初柔,杨初柔却不敢抬起头回避自己的目光。

“陛下,皇后娘娘……”杨氏在众人面前缓缓行了一个礼。

“起来吧,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拘礼呢。你且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实确实如同王爷说的那样,欢儿和王爷在此相见,只是纯属巧合而已。臣妇亲眼看见初柔买通了一个宫女,将欢儿引到这个房间里来,脱去她的外衣。命妇不放心,便一起跟了过来。而后不久,王爷也进来了。在此期间,命妇就一直在这个房间里,三个人不曾离开。”

谁也没想到竟然还有杨氏这个见证者,杨氏的话可行度很高。

更何况在众人眼里,杨氏竟然帮着慕愿欢作证,出来执政指证自己的女儿,是非黑白已经有了分晓了。

现在所有的矛头全部都指向了杨初柔,由揭发者变成了幕后黑手,十分可笑。

杨初柔憋着一股气,死死地低着头,不愿意面对众人指责她的目光。

事情已成定局,这一派失败的景象,杨初柔一时间无法接受。

这一次的反转,对周围的看客来说并不意味什么,只是有一场狗血的闹剧而已。

表妹污蔑表姐与叔父乱伦,而这个表妹的母亲又亲自作证揭发自己的女儿。

平日里戏文说的,宴席上演的,恐怕都没有这么精彩呢。

皇上十分尴尬,自己的女儿和弟弟之间被造谣有奸情,这一件家事怕是快要闹得天下人皆知了。

“初柔,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皇上龙威尽显,着实让人害怕。

“我,我不知道……”杨初柔左顾右盼,死活不愿意承认罪状,“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我不认识那个什么太监和宫女。肯定是有人存心想要污蔑我,所以才给我安下这一桩罪行的。”

杨氏看着真相已经大白了还在矢口否认的杨初柔,不禁摇了摇头,心中满是失望。

好好的一场宴席被闹成这个样子,皇上心里也不免烦躁,总不能一直让人在这里看笑话。

“好了,今日的事情就暂且到这里吧。让诸位见笑了,都是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争风吃醋惹得祸。各位使臣暂且回去,等待明日大朝会会如期正常举行。”

看热闹的人终于散去了,也免得那么多人回头再说皇室的笑话。

慕愿欢看着杨初柔,没有恨意,只是平静和不解。

慕愿欢不明白杨初柔怎么就这么憎恶她,三番两次地攻击她,如今就连掩饰也不愿意了。

多少年的姐妹情谊,如今就活生生地给毁了。

慕愿欢看了一眼慕观樾,心中安定了几分,如果这一次没有慕观樾据理力争的话,恐怕她就要被流言活活给逼死了。

乱伦通奸这种罪名,对无辜清白的两个人来说,是多么大的羞辱。

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皇帝亲自下令追查这件事情的真相,也算是给众人一个交代。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