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照看

慕观樾因为大朝会的事情,免不了还需要和皇帝商量一些事情。

只是多日不见,慕愿欢的精神看起来确实好了不少,也不似前几天刚受了惊吓的样子。

“父皇,儿臣给您请安了。”慕愿欢明显少了几分放纵,多了几分乖巧。

倒是皇上有些不自在了,之前慕愿欢平日里是最喜欢胡闹非为的了,今天的性子收敛得不是一点半点。

“朕的宝贝女儿,快起来吧,咱们父女之间,又何必这么拘束呢。”

皇上刚想将慕愿欢扶起来,没想到慕愿欢应激地往后退了退。

皇上和皇后对视,都十分无奈。

皇后连忙打圆场说道:“最近欢儿的精神好了不少,只是太久没有出来了,反倒是有些怕生了。”

原本慕愿欢与皇帝最是喜欢打打闹闹的,父女间的亲厚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如今就连对皇帝都有些恐惧,看来这一场打击确实对慕愿欢不小。

“皇叔,你也在啊……”慕愿欢依次向慕观樾问好。

“大朝……还有一些琐碎的事务需要与陛下商量一下,看到你终于出来活动了,我也是十分开心。”慕观樾刚打算说关于大朝会的事情,便立刻收了回去,生怕勾起慕愿欢的伤心回忆。

“对了,我之前路过集市,看到有一个有趣的玩意就买了下来,我想你肯定喜欢这些东西。”慕观樾说着便将一个木制的小玩意儿送到了慕愿欢的手上。

慕愿欢倒是没有拒绝,直接把玩起来。

这是一个木匠雕刻的鸟儿,在鸟儿的尾巴出,还有一根绳子。

每每一拉绳子,鸟儿的一双翅膀便会立刻想开。

慕愿欢像一个孩童一般,对这个小玩意儿简直爱不释手,露出了往常的笑容。

皇上和皇后相视一笑,还真是奇了,慕愿欢连皇帝都有些怕,倒是对慕观樾,却是一点防范都没有。

大概是因为慕观樾将慕愿欢救了回来,而且这几日慕观樾也时常过来看望慕愿欢,所以慕愿欢对慕观樾倒是多了几分安全感。

“真好玩儿,谢谢皇叔。”

“只要你喜欢就好……”慕观樾痴痴地看着慕愿欢。

“真是奇了怪了,这欢儿之前对观樾还爱答不理的,现在倒是想要粘着她的皇叔了。”皇后打趣道。

慕愿欢听到立刻羞得用木偶鸟遮住自己的脸,不愿说话了。

慕观樾替慕愿欢解围说道:“我想欢儿之前对我有些偏见,现在也对我改观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改过自新就好了。”

慕愿欢没有搭话,只是捧着自己的木偶鸟跑出去玩了。

看着慕愿欢那欢快熟悉的身影,皇上和皇后心里的担子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皇后诚恳地说道:“观樾,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这件事情恐怕只有你一个人能够帮忙。”

见到皇后屈尊降贵来求自己,慕观樾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皇后娘娘,您言重了,只要有什么观樾能够出的上力的,尽管吩咐就是了。”

“还是关于欢儿的事情……”一说起慕愿欢,皇后不免有些愁容,“欢儿经过的这一劫,多亏了你。现在欢儿精神也正在慢慢好转,她只对你放松戒备之心。所以我想请你多帮忙照看一下。”

皇帝也趁机说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就劳烦你费心了。”

面对这样的架势,慕观樾也不免有些压力,不过慕观樾更多的也是出于真心想要慕愿欢康复。

“请皇上皇后娘娘放心,微臣一定尽自己所能,帮助欢儿尽快恢复健康。”

在慕观樾的帮助之下,慕愿欢果然肉眼可见地在慢慢康复,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一日,慕观樾正在自己的府里处理政事,大朝会还没有结束,每天几乎都是忙得不可开交。

突然的,一个小厮来报,“王爷,公主来拜访您了……”

“公主来王爷府了?”慕观樾真是满脑子问好,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慕愿欢竟然会来他的府上。

以前慕愿欢只觉得慕观樾迂腐,并且管她太多,根本不愿意来王爷府凑热闹。今天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还没等慕观樾前去查看呢,慕愿欢倒是不客气,自己先进来了。

慕愿欢在府中溜达着,东瞧一瞧,西看一看,并且时不时流露出嫌弃的目光。

“啧啧啧……”慕愿欢看着慕观樾的府邸装修,颇为不满。

“你这王爷府实在是太沉闷了,跟道观似的。不是黑色就是棕色,你好歹是个王爷,也不布置的华丽明亮一些。不知道的,以为你这寒酸成什么样子了呢。”

慕观樾不理会慕愿欢的吐槽,他早就习惯了,将一杯茶放在慕愿欢的手边。

“公主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我这简朴的风格,着实让公主见笑了。说吧,你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是不是陛下和皇后有什么事情要你带个话?”

“怎么,本公主没事情就不能够来找你啊……”慕愿欢伏在桌子上,撇了撇嘴巴。

慕观樾可不吃慕愿欢这一套,无事献殷勤,慕观樾总是怀疑慕愿欢今天来还有别的意图。

“我今天来,是特意看一看你这个大朝会的全权统筹人做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纰漏之处,我好回去报告给陛下邀功啊……”

看到慕愿欢又恢复以前那个刁蛮任性的模样,慕观樾狠狠地在她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我就知道,你来没安什么好心……”

“呜呜呜……好痛啊……”慕愿欢捂着自己的脑门,十分委屈,“我今天来是特意来帮你的,你不仅不欢迎我,应该还对我下狠手,实在是太可恶了。”

“帮我?”慕观樾也不自觉地冷笑一下,觉得此事十分滑稽,“你倒是说说,你怎么来帮我。”

慕愿欢被这么一问,不仅没有胆怯,反而信心大涨。

“虽然我不懂什么政务,倒是我对吃喝玩乐这些最是精通的,所以这些事情,你问我准是没错的。我是什么人,永安公主可是挑剔得很。所以我满意的东西,那些外国使臣还会不满意吗?准保把他们大开眼界,开开心心。”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