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其人之道

“看看你做的好事吧……”慕观樾一脸严肃,将一信封甩在桌上。

楚煜尚且不知慕观樾说的是什么事,只能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

信封里面装的是这几日杨初柔在京城散播污蔑慕愿欢清白的证据,看完以后楚煜顿时大惊失色,眼神里流露出些许愤懑。

不过眼下慕观樾在这里,不是暴露家丑的时候,楚煜只能将怄气忍下去,勉强地赔着笑脸。

“你们好歹也算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了,竟然做出如此恬不知耻的事情来。你与初柔成亲之前发生的事情,愿欢已经不追究了。为何还要倒打一耙,做出这种损人清白的事情呢?初柔也是女子,知道名节对女子有多重要,况且愿欢还未成亲,你叫她以后如何自处?”

这些确实是实情,楚煜也不好辩驳,只能挤出笑容卑微地听着。

看着楚煜在慕观樾面前如此低声下气,杨初柔气愤却又害怕,躲在屏风后面,不敢出去。

“是是是,王爷说的对。”楚煜连连答应道,“是我做的不对,我代夫人向王爷与公主道歉。我定然会好好批评夫人,让她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这样的事情竟然叨扰了王爷,是微臣的不是。”

看到楚煜这般态度,慕观樾才算消了气,临走前又故意放下狠话,若有下次必定严惩不贷。

直到慕观樾走了以后,杨初柔才敢慢慢出来。

只见楚煜面无表情地坐在堂屋中间,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杨初柔看着楚煜,小心翼翼问道:“夫君,你还好吧?”

楚煜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杨初柔,沉默了片刻以后,积攒的情绪瞬间爆发了。

“看看你干的好事,人家都找上门来了。”楚煜将信封丢在杨初柔的身上,“你是平日里闲的没有事情做了吗?喝茶,赏花,听曲都行……可你偏偏去弄出这种事情。而且是传播永安公主的谣言,永安公主那是什么人?是你去能招惹的?要是惹怒了圣上,那我们全家都要跟着你掉脑袋的。”

面对这些证据确凿的罪证,杨初柔再也无法矢口否认了。

这下子算是让楚煜看清了杨初柔的真是面目,杨初柔连最后一点形象也维护不了了。

杨初柔低着头,生怕惹恼了楚煜,轻轻地扯着楚煜的衣角示好。

“对不起,夫君,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楚煜听到这话不仅没有平息怒火,反而一把甩开了杨初柔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杨初柔呆坐着,她没想到自己之前期盼的夫君,竟然在婚后是这个这样。

难道这就是冥冥中注定的吗?

杨初柔处心积虑地从慕愿欢那里夺走了楚煜,如今自己在婚后却被丈夫如此冷落。

怎么能够甘心呢?杨初柔呆坐在椅子上,眼神也不似刚才那般卑微胆怯,阴鸷中藏着几分凶狠。

杨初柔自认为自己和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她还背整个黑锅呢?

早在杨初柔前去大朝会时,外面就已经开始有关于慕愿欢的流言了,杨初柔只是顺水推舟把这些流言扩大化了而已。

杨初柔凝望着慕观樾远去的身影,已经许多次了,每一次都有慕观樾来搅局。

之前的婚礼有慕观樾,这一次也有,若不是慕观樾,杨初柔根本不会遭到楚煜这般的羞辱。

丫鬟冬梅将掉落的信件一一捡起来交到杨初柔的手中,杨初柔看着这些信件,喃喃自语着,“这个慕观樾也太殷勤了吧,怎么只要和慕愿欢有关的事情,哪里都有他,这哪里是一般的普通叔侄关系。”

冬梅插嘴道:“夫人,虽说公主与慕观樾是叔侄关系。不过两人的年龄差并不大,也不过是几岁而已。”

听到这话,杨初柔心里在暗暗盘算着什么,嘴角浮起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

只是杨初柔面临的惩罚还远远不够,在京城中得罪了慕观樾,哪里是那么容易了结的事情。

明知道损害女子清白是大忌,竟然还将此事闹得满城风雨,如此可见心思歹毒。

既然如此,慕观樾也就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不过是花着银两的事情。

很快京城中的流言风语的风向便立刻就变了,议论的对象由慕愿欢转移成了杨初柔。

一个已婚女子,却和外国使臣有牵扯不清的关系,京城里传的像是真事一样。

这下子楚煜的脸面可真是彻底丢尽了,自己的夫人竟然和外国使臣有不正当的关系,简直是在公然地给楚煜戴绿帽子。

楚煜早朝结束便气势汹汹地回来了,直接将官帽丢在了桌子上。

不明就里的杨初柔还殷切地关心楚煜,“夫君,这是出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快便下朝回来了?”

楚煜狠狠地瞪了杨初柔一眼,“怎么,难道你不希望我回来是不是?我最好以后都在外面,方便你偷汉子是吗?”“夫君,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吃醉了酒吗?”杨初柔也受不得这般羞辱。

“你知道吗?现在全京城里都在传,你给我戴了绿帽子,和那个什么巫马飞鸾有染,现在奸夫已经跑了。”楚煜愤怒地向杨初柔控诉着。

杨初柔几日没有出门,不知道京城里竟然有这样的传闻,当时就十分气愤。

“夫君,你不要听那些人在外面嚼舌根子,都是一些下三滥的人编出来的。”

“若是真的编出来的,怎么会说的绘声绘色,有模有样的?”楚煜的眼睛上慢慢涌现了许多红血丝,“现在是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家夫人给我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杨初柔看楚煜正在气头上,便没有再解释,怕越描越黑。

“来人呐,即日起,夫人就好生待在府里,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离开。”

楚煜这猝不及防的话着实让杨初柔震惊,竟然只听信外面的话,就草草做出了决定。

“夫君,我是冤枉的。夫君,你要相信我的清白啊……”杨初柔的呐喊在大厅里回荡着。

自从慕愿欢的流言蜚语摆脱了以后,精神也顿时好了不少。

慕愿欢特意随着皇后,去给皇帝请安,没想到慕观樾也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