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闲话

巫马飞鸾渐渐觉得一些恐慌,观察了一下四周,透气的窗子极其狭窄。

而这件密室只有一个出入口,并且还有人专门把手,想要独自从这里逃出去,恐怕希望是微乎其微。

巫马飞鸾龇着牙,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慕观樾,“如果我死了,我看你们拿什么向披拂国交代。到时候你们会落得个草菅人命的名声,其他国家哪里还敢与你们建交。到时候你们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外交关系,都会因为我而毁于一旦。你们输得起吗?若是我这样死,那么也值了。”

慕观樾冷眼看着巫马飞鸾,从容的面庞波澜不惊,巫马飞鸾的威胁才没有吓到他。

“谁说我要把你弄死了?”慕观樾得意地举起一柄烧红的铁叉,“我不仅不会杀你,还会留你一条性命。我有的是不伤你皮肉分毫,但是能够让你痛苦万分的法子,到时候谁能够看得出来?我要慢慢折磨你。”

慕观樾说完,巫马飞鸾后背渐渐开始冒出冷汗,他这一次是真的怕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慕观樾见过的世面多了去了。

即便巫马飞鸾如何威胁它,慕观樾依旧还是有的是办法对付他。巫马飞鸾紧张地努了努嘴巴,不自觉地往后退去。

不管慕观樾说的是真是假,巫马飞鸾都不想要自己成为这个密室中的试验品。

巫马飞鸾做出最后的负隅顽抗,牵制着铁链,疯狂朝着慕观樾的方向进攻。

不过也是因为有铁链的束缚,巫马飞鸾即便如何努力,也近不了慕观樾的身旁。

巫马飞鸾恶狠狠地说道:“如果你不放了我,那么我就将慕愿欢遭人虏劫的事情说出去。这件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们没有见到我,定然会有所行动。到时候当朝最高贵的公主,却遭歹人毁了清白之躯。我看你们怎么办,慕愿欢会彻底成为一个笑话。用她的名声来给我陪葬,那么是最好不过的了。”

本来慕观樾正打算离开,听到巫马飞鸾说出此话,心里顿时气愤交加。

看来对待恶魔,是绝对不能够手软的,如果给他留一点点退路,那么他下一次的进攻将会更加猛烈。

巫马飞鸾只是把慕愿欢当做棋子,用完即抛,不过他知道用慕愿欢可以威胁许多人。

“哈哈哈哈………”巫马飞鸾发出一阵阵狂笑,这声音听得刺耳。

慕观樾静静地看着巫马飞鸾,如同一潭死水一般将巫马飞鸾所有的狂放和怒骂淹没。

“来人呐,给我把他的舌头给拔了。”慕观樾对着巫马飞鸾下了一道命令,“嚼舌根的东西,嘴里尽是不干净的东西。巫马飞鸾,我不杀你,可是我要让你一辈子也说不出话。我要让你所有的愤怒无处发泄,一国的王子,未来的继承人,成了哑巴,我看你更让人耻笑吧。”

巫马飞鸾看到慕观樾后面冲进来一群人,立刻慌了神,胡乱地叫着。

“慕观樾,你不能,你休想一手遮天。你等着吧,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还没等巫马飞鸾再多说几句,一群人就把巫马飞鸾麻利地控制住了。

撬开嘴,拽住舌头,手起刀落,半截鲜红的舌头掉在地上。在极大的痛苦与愤怒包裹之下,巫马飞鸾绝望地嘶吼着。

不过更加令巫马飞鸾绝望的是,即便他如何用力,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

慕观樾听到巫马飞鸾“阿巴阿巴”地叫着,觉得甚是烦扰,“把他教训一顿,回头趁着天黑丢到披拂国的大营去。”

第二日,慕观樾心情大好,特意前来看望慕愿欢。

然而还没等进入慕愿欢寝殿,就听见宫女在叽叽哇哇地说着闲话。

“我听说啊,咱们这公主前些日子是被人劫去了。受到了大惊吓,所以现在一病不起了。”

“啊?”另一名宫女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猜测道,“被人劫走了,那会不会已经被……”

“肯定是啊,要不然你看公主怎么这幅样子。回来的时候都衣衫不整的,这下子清白肯定是没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慕观樾气愤地打断宫女们的谈话,“公主也是你们能够随意议论的吗?敢在说这样的话,就不怕你们的脑袋明天就搬家吗?这些传言是从哪里听到的?”

两名宫女立刻惶恐地跪下,小心翼翼地说一些饶命的话。

“王爷,我们再也不敢了,请王爷不要治我们的罪,我们再也不敢了。这些话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一大早上宫里遍已经传开了。”

慕观樾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只是没想到的事,竟然这么快,才不到一天时间竟然宫里都传开了。

“我告诉你们,这些话以后再也不许说了。如果再让我听到,那么就是杀头的死罪。若是有人问起公主的事,就说公主之前同我一起外出着了凉,现在只能在宫里修养,听到没有?”慕观樾厉声吩咐道。

“是……”宫女们怯怯地答应道。

一大清早披拂国的人就发现了巫马飞鸾倒在大营外,看到自己儿子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怎能不生气。

多罗仿佛快要把胡子蹬到天上去了,“这大周的皇帝真是欺人太甚,竟然将我儿打成这个样子,还割去了他的舌头。难道是看我披拂国人小国微,所以这样欺负我们吗?我定要与他们的皇帝好好说说,讨回公道。”

“大王息怒……”察哈尔思量了许久,阻止了多罗,“这件事情毕竟事出有因,也算是我们的不是。如果真要追究起来,那么我们未必占理。况且大周兵力强盛,我们又在人家的领土内。所以如果真的要动起手来,那么恐怕我们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反而还损兵折将。”

果然多罗听了察哈尔的话,立刻平静了不少,只是未完全消气。

“难道我儿的仇就不报了吗?”多罗质问察哈尔,“我可不能让飞鸾白白地受这个委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