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调查

慕愿欢现在多想抱一抱慕观樾,感受一下他的温度,可惜却依旧动弹不得,连下床都不行。

“没事的,欢儿。我知道你心里已经认错了,对不对?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提了。我现在带你回家好不好?等回到宫里,就什么也不用再怕了。”

“嗯,嗯……”慕愿欢费力地点着头,已经哭成了一个大花脸。

慕观樾小心翼翼地将慕观樾抱在怀中,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的慕愿欢紧紧地贴着慕观樾。

临走之前,慕观樾还不忘嘱咐道,“今天的事情谁都不允许透露半个字出去,听到没有,否则的话,小心你们的脑袋。”

回到寝宫,慕愿欢已经安然地在自己的床上沉沉睡去。

慕观樾看着慕愿欢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降下来了。

“欢儿,我的欢儿你在哪啊?”闻讯赶来的皇后急切地呼喊着,“我的欢儿她现在怎么样了?”

“嘘……”慕观樾示意皇后不要大声,“回皇后娘娘,欢儿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欢儿她太害怕了,现在已经睡着了。”

“好,好……”皇后看着慕愿欢酣睡的模样,总算是放心了。

皇后与慕观樾退出房间,恐打扰了慕愿欢的清静。

皇后对此事又怎么能善罢甘休,“岂有此理,巫马飞鸾真是罪大恶极。竟然还绑架公主,还意图对她不轨。我看这个巫马飞鸾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还有这个披拂国,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想着给欢儿择一个好的夫婿,没想到反而把欢儿推进了火坑,是我害了她。”

慕观樾看到涕泣涟涟的皇后急忙安慰道,“皇后娘娘,你不必自责。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这个巫马飞鸾他是用心险恶,早有此计,这一次大朝会就是冲着欢儿来的。还好我早前觉察出这个巫马飞鸾有些不对劲,一直跟着他,幸好在危急关头救下了欢儿。”

“真是太感谢你了,观樾。这一次欢儿得救,幸好有你,回头我和陛下定要给你一份大礼。”皇后感激地拍了拍慕观樾的手。

“至于这个巫马飞鸾……”皇后提起这个名字就咬牙切齿,愤怒异常,“我要和陛下商议,用最高的刑罚好好惩戒这个巫马飞鸾,还有披拂国,也不能够放过他们,杀鸡儆猴。”

说着皇后便要起身离开前去找皇上,慕观樾急忙拦住了她。

“皇后娘娘,这是不可……”

“为何不可?欢儿差一点就出了差错,难道还要给他们留个情面?”皇后现在怒火难消,恨不得将巫马飞鸾碎尸万段。

慕观樾直言道:“皇后殿下,如果将这件事情直接治罪于披拂国,那么确实可以最大限度地帮欢儿讨回公道。不过同时这件事情也会弄得天下人皆知,影响皇室的声誉,也影响欢儿的清白名声。”

“可恨,实在是可恨。”皇后既无奈又痛苦,“这个巫马飞鸾捅出了天大的事情,伤害了欢儿的名声,而我们却要处处受限。天下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没有这样的道理。”

即便皇后如何委屈,这件事情都只这样,别无他法。

“巫马飞鸾早就谋划了这一切,如果也知道我们不敢拿他怎么样,如果想要保住欢儿的名誉,就只能偃旗息鼓。不过,臣有一事相求,皇后殿下,如果可以的话,请将巫马飞鸾交给我吧,由我来处理。”

“哦?”皇后不理解慕观樾是何用意,“你说将巫马飞鸾交给你,那你打算怎么办呢?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补救方法吗?”

慕观樾保证道:“皇后殿下,微臣自有我的法子。我绝对不会让欢儿受委屈,定然帮她讨回公道。您就不必操心了,好好陪一陪欢儿吧,她现在正是需要人的时候。”皇后安心地点了点头,“那这一切都交由你去办吧,我放心。”

有了皇后的准许,慕观樾自然是大胆了许多,直接将巫马飞鸾这个披拂国的王子下了大狱。

相关的这一系列事情都必须处理得隐蔽而巧妙,绝对不能够让无关的人知道。

做了这些还不够,慕观樾心中依然惴惴不安,生怕出了遗漏。

“飞影,你去帮我做一件事情。你去帮我调查一下知道昨夜之事的所有人名单,越快越好。”慕观樾又补充道,“对了,调查的时候不要多问,千万不能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

“是,主公,属下知道了。”飞影痛快地答应完,就如同一阵黑雾般迅速消失。

等到巫马飞鸾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监狱的密室了,双手被铁链牢牢铐住。

简陋狭小的房间,小小的窗户透露出微弱的亮光,空气中时常有烛火的响声。

巫马飞鸾只觉得身体万分疲惫,勉强睁开眼睛,面前就是端坐的慕观樾。

看到慕观樾,巫马飞鸾忽然警惕地挣扎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失败,自己也成为了一个俘虏。

不过如何挣扎也挣脱不了束缚,巫马飞鸾看到自己的双手被牢牢地拷了起来。

燃烧的愤怒让巫马飞鸾十分狂放,向着慕观樾疯狂地进攻着,不过却毫无作用。

倒是巫马飞鸾恶人先告状,“你竟然敢绑架披拂国的王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这就是大周对待外国使者的礼仪待遇吗?我劝你趁早放了我,否则的话,迟不了兜着走。若是让其他外邦知道你们这么对我,我看你们的脸面还往哪里搁。到时候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在慕观樾面前,巫马飞鸾卸下了所有的伪装,露出了原本丑陋的泼皮无赖形象。

之前绑架慕愿欢的事情慕观樾还没有先算账呢,没想到巫马飞鸾这么不要脸,还敢先威胁人了。

慕观樾静静地看着巫马飞鸾嘶吼着,不仅没有一丝丝恐慌,还十分欢乐。

“你叫啊,继续叫……就算你叫破了天,也不会有人知道你在这里。这是大周最严格的密室,外面听不到这里的一丁点声音。我要让你在这里受尽折磨,让你知道人世间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大周那么多刑罚可是出了名的,如果你想的,我们可以慢慢试试。”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