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强扭的瓜

慕愿欢现在仿佛是被人蒙了心智一般,偏偏认准了巫马飞鸾,心里眼里都是他,别人怎么劝都不听,可能还会起到反作用。

被安排在门口的秋露立刻回来报信,“来了,来了,公主,我已经看到巫马飞鸾王子朝着这边过来了,马上就要到门口了。”

“来了就好……”慕愿欢抚了抚胸口,压制住紧张激动的心情。

慕愿欢装作十分平静的样子,要不然让巫马飞鸾看到自己见他来了那么欢欣雀跃,岂不是太跌公主的面子了。

只不过出乎意料的,巫马飞鸾进来以后,经过慕愿欢身旁时也并未多看一眼。

慕愿欢失落地望着巫马飞鸾,他正在坐着与其他宾客谈笑风生,即便看到了慕愿欢也未打算交谈。

前几天巫马飞鸾还和慕愿欢有说有笑,甚至邀请慕愿欢出去游玩。

怎么今日,仿佛抹去了所有的记忆,成了两个陌生人一般,慕愿欢捉摸不透,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巫马飞鸾这样做到底是何用意,在大殿之上,慕愿欢若是为了这些小事而当面质问个所以然来,岂不是让人笑话。

索性慕愿欢也与巫马飞鸾一样,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自顾自地喝着闷酒。

倒是杨初柔看着慕愿欢这幅样子,心里倒是畅快起来,堂堂的永安公主竟然被男人如此冷俊,还真是头一回见。

“常言道,强扭的瓜不甜,我看怕是有人要错付了吧。郎有情妾有意才叫情投意合,单相思恐怕是要自作多情了。”杨初柔故意说得十分大声,让慕愿欢听到。

慕愿欢听到杨初柔的讥讽,却无可奈何,又不知巫马飞鸾为何突然对她冷俊,一时间思绪杂乱,心乱如麻。

此时一位外国使臣前来敬酒,“听闻永安公主素来聪慧敏捷,才貌双全。这一次的大朝会,外邦来贺,也是想要与大周永结友好关系,不知道日后可否能够让大周的使臣前来我沙坨国一揽芳华,交流学习呢。”

慕愿欢心不在焉,根本没有在意使臣说了什么,只是回敬了一杯酒又匆匆坐下。

使臣尴尬的楞在原地,没想到慕愿欢是这样的回礼方式。

秋燕急忙碰了碰胳膊,提醒道,“公主,刚才使臣问你关于两国邦交的事情呢,你还没有回他呢,赶快啊。”

“啊……刚才没听清楚,根本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这我可怎么回啊。”

慕愿欢简直一头雾水,又十分紧张,一时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在场的所有宾客皆在注视着慕愿欢,等不到她的回复,众人开始小声地议论着。

杨初柔用扇子遮面,小声地嗤笑着,这一会慕愿欢可真是丢人丢大了。

这种宴席事关皇家威严,绝不能够让这种尴尬的场面持续着。

慕观樾立刻迎上去,回敬了沙坨国使臣一杯酒。

“沙陀国使者不必忧心,我朝有意与周边各国保持友好交往,共商和平大计。这一次的大朝会就是例子,邀请各国使臣前来观礼,日后时间合宜,我朝的使臣也自然愿意前往外邦交流。我想永安公主也是这个意思,期待能够让这份友谊绵延长存。”临了慕观樾还特意提醒了一下慕愿欢。

“对,是的。”慕愿欢赶忙清醒过来,接过了话茬,“能够各国交流,是我朝的一大幸事。使者不必担心,以后定然有很多这样的机会。”

“借永安公主,王爷吉言,那我就期待着大周使臣前来的那一天了。哈哈哈……”沙陀国使者的笑声总算结束了这种尴尬的局面。

慕愿欢心里也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给皇室丢脸。

慕观樾知道慕愿欢肯定是因为想着巫马飞鸾的事情分神了,心中还是有几分不满。

“宫廷宴席之上,事情繁多,礼仪繁杂,一举一动都代表许多信号。以后不要再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了,你身为公主,在这里就是代表我朝的脸面,千万不可以有什么差错。”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慕愿欢无奈地答应道,即便她也不想犯下这种错误。

巫马飞鸾偷偷瞥了一眼被教训的慕愿欢,心中暗自得意,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没有了对巫马飞鸾的情意加持,慕愿欢仿佛一具行尸走肉,整场宴席都没有精神。

宴席一结束,慕愿欢就匆匆回到了宫中,她可不想再白白地留在那里让人笑话了。

秋露看到慕愿欢如同霜打了茄子似的,立刻迎了上去,递上一封信。

“这是什么啊?”慕愿欢言语之中有些疲惫,但是看到信封上的特殊记号,那是披拂国的标志。

慕愿欢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信上所写正是巫马飞鸾邀请她前去夜市游玩。

“原来他并没有忘记了。”慕愿欢如获至宝一般,将信封贴在胸口处,眼眸里闪烁着如同月光一样的光辉。

“我要马上去见他,我有好多话要和他说呢。我就知道巫马飞鸾绝对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男人。”

慕愿欢立刻朝着原路跑去,秋露没想到慕愿欢这么心急,心里又是忧心又是无奈。

只是没想到正在出宫门的时候却撞见了慕观樾,真是冤家路窄。

“怎么又碰上皇叔了,真是的。这几天反正一碰上皇叔,准备好事。要是让他知道我这是要去见巫马飞鸾,他是万万不能够让我去的。”

鉴于之前的几次教训,慕愿欢知道如果让慕观樾知道了她的真实目的,定然不会让她出这个宫门的。

好不容易等来的相会,慕愿欢可不愿意就这么白白地泡汤了。

慕愿欢将信封藏在袖子里,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慕观樾看见慕愿欢总是免不了几声叮嘱,“都这么晚了,你还出宫门做什么?马上就要天黑了,一个姑娘家大半夜的在外面,成何体统。”

慕愿欢连忙解释道:“我也不想的,只是秦娥今日心情不畅,心气郁结,连锦她们叫我去开导一下秦娥。我想着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定然是要在这个时候帮忙的。皇叔,你说难道不对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