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处心积虑

“这是什么啊?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慕愿欢指着一碗晶莹剔透的粥状物问道,上面还有许多五颜六色的配菜和果肉。

“我这个东西叫凉果,吃起来最是软糯顺滑了,是消暑降温的好东西啊。你要是之前没有吃过,尝一下吧。”小贩拿起一碗往慕愿欢面前递。

秋燕看着慕愿欢那跃跃欲试的模样,连忙打断,“不可啊,公……小姐,外面的小摊子不干净的。”

“哎呀,我就尝一下。”慕愿欢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说服的人,“再说了,那么多人都吃了没事,怎么就偏偏我不能吃呢。”

说罢,慕愿欢拿起勺子就往自己的嘴里送了一口。

“嗯嗯……”慕愿欢嘴里塞满了食物说不出来话,只能频频点头来表达自己的赞许。

“这个真好吃,吃到嘴里一下子就没有了。冰冰凉的,比御膳房的好多了,他们可不会做这些。”

夜市上的新奇玩意儿太多,慕愿欢一时间根本就看不尽,想要把所有东西都看一遍尝一遍,却没有这种机会。

“秋燕,你看那边有人在弄喷火表演……”慕愿欢看着远处的杂技班子,火一般的速度就飞奔过去了。

夜市人流太多,熙熙攘攘的,慕愿欢扎进人群之后便不见了身影。

“公主,公主你在哪里啊?”秋燕找不到慕愿欢,心里着急地发慌。

慕愿欢只身一人,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谁能够担当得起啊。

慕愿欢一看到秋燕没了,心里也不禁发慌,一遍遍地呼唤着,“秋燕,秋燕你在哪呢?”

游人太多,慕愿欢根本就脱不开身,只能随着游人的方向移动。

一个不小心慕愿欢被拥挤的人流推到了地上,就在此时,一双强有力的大手将慕愿欢搀扶了起来。

“谢谢……”慕愿欢欢喜地感谢着,满怀期待地等待巫马飞鸾的脸出现。

只是没想到,面前的人并不是巫马飞鸾,而是慕观樾。

慕愿欢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又以这种方式碰面了。

之前在宴席上,慕观樾扫了慕愿欢的兴,慕愿欢现在自然没有什么好脸子。

“真是谢谢你了,皇叔。”慕愿欢不情不愿地向慕观樾道谢。

“你怎么跑到夜市里来了,身边也没个陪同的人,要是遇到了危险,我看你可怎么办。”慕观樾责怪道。

慕愿欢噘着嘴吧,心中十分委屈,她也不过是想来夜市凑一凑热闹而已。

“秋燕刚才还在我身边的,只是人太多,我们俩被冲散了。”慕愿欢拨弄着自己的衣角,反问慕观樾道,“你怎么也来夜市了?”慕观樾突然愣了一下,其实慕观樾自从慕愿欢离开宴席以后就一直跟着她的左右。

不过慕观樾并不想告知慕愿欢这些事情,说了不仅不会让慕愿欢产生感激,反而还有可能会让误会更加加深。

慕观樾只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我本来已经打算回府了,只是也觉得这夜市热闹,所以无聊地来逛一逛。”

慕愿欢与慕观樾一边闲聊,一边欣赏着夜市的热闹。

两人已经有许久没有这么亲切地说着话了,之前的误会也随着夜晚的星空一样,慢慢淡化。

只是好景不长,慕愿欢与慕观樾这样亲密的时光随着巫马飞鸾的出现转瞬即逝。

慕愿欢看到巫马飞鸾的那一瞬间便兴高采烈地飞奔过去,慕观樾默默地看着巫马飞鸾,身后的拳头狠狠地攥着。

“巫马飞鸾,你怎么也在这夜市里,实在是太巧了。”慕愿欢单纯地说道。

慕观樾可不认为巫马飞鸾出现在这里是一种巧合,反而更可能是一种处心积虑,莫不是巫马飞鸾也一直跟踪慕愿欢,所以才能够把相遇控制得如此精妙巧合。

巫马飞鸾先向慕愿欢与慕观樾行了一个礼,“王爷安好,永安公主安好。听闻今天的夜市格外热闹,所以特意前来看一看,没想到,果然不同凡响,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慕观樾冷俊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笑容,严肃中增加一些距离感,“不用客气,既然巫马飞鸾王子喜欢京城里的夜市,那么就好好逛一逛吧。本王还有事情,恕不能奉陪了。”

巫马飞鸾保持着高度的谨慎,深色的眸子后面仿佛藏着许多让人看不透的东西。

慕观樾在远处悄悄盯着巫马飞鸾与慕愿欢的举止,又排暗卫紧紧跟随。

慕愿欢自然没有慕观樾那么多防备,看着巫马飞鸾只觉得满心欢喜。

慕愿欢拉着巫马飞鸾就往前走去,“你还没有好好逛一逛这夜市吧,正好我才看了一半呢,我们一起吧。”

“这还是我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的夜市呢,实在是太壮丽了。有许多工艺品我都没有见过,果然中原的技术非凡,不是其他地方能够超越得了的。我还想着买几个马鞍,等回去的时候参加达穷的时候用呢。”

“什么是达穷,你快和我说说。”慕愿欢一下子被巫马飞鸾的话勾起了兴趣,紧追不舍地问道。

“达穷是我们那里的赛马节,每到每年春天来临的时候都会在草原上举行一场比赛,寻找那匹最优秀的马儿,还有最出色的赛马者。”巫马飞鸾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家乡的事情,眼神里更多的是自豪。

“奥……”慕愿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虽然我们也有养马,不过规模并没有那么大。春天的时候,我们一般出去踏青赏花。如果能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奔跑,那该有多幸福啊。对了,你们披拂国还有什么奇特的事情,快跟我讲一讲吧,我还要听。”

慕愿欢完全被巫马飞鸾说的故事勾住了魂,越听越兴奋,越听越喜欢。

巫马飞鸾在心底里暗自窃喜,单纯的慕愿欢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一步步地走近巫马飞鸾编织的罗网里。

“好好好,我再给你讲一个……”巫马飞鸾娓娓道来,“在披拂国的西北角,有一处水草丰茂的地方。在那里,百花盛开,特别是一种紫色的花朵,格外美丽,世界少有。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在这片山谷里,有一对恋人,本来他们打算即将成亲,只是战争爆发了。所以男子前去打仗了,一去就是很多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