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披佛国太子

巫马飞鸾得意地坐在虎皮椅上,品着葡萄美酒,“这一次大朝会上,驸马的人选我是志在必得了。永安公主的信息以及所有爱好我都打听清楚了,况且今日公主必定对我赞赏有加,念念不忘。你们就等着我不日迎娶永安公主吧。”

其余人纷纷应和,“恭喜太子,贺喜太子殿下……我们就等着您将永安公主迎娶回国,我们有了永安公主做太子妃,必然是无上的荣耀。”

原来今夜慕愿欢遇到歹人,又被英雄救美,完全是一场已经计划好的阴谋。

为的就是让慕愿欢对巫马飞鸾产生好感,一步步沦陷,直到成为披拂国的太子妃。

巫马飞鸾凝视着夜空中的明星,嘴角勾起一摸得意又莫测的笑容。

翌日,慕观樾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宴席需要的物品。

大朝很快便要举行,是重中之重,可不能马虎。

尤其这一次参加的大朝会的还有许多外国使臣,需要着重注意礼仪规则,千万不能够在外人面前失了面子。

慕观樾到了现场才发现,还有诸多事宜并没有准备妥帖,顿时大发雷霆。

“混账,不日就要举行大朝会了,竟然连诸位的席台都没有布置好。是怎么办事的,管事的何在?”听到慕观樾如此恼怒,底下的人哪里敢敷衍,一个老太监小心翼翼地走上来。

原来这位便是主管宴席会客的刘公公,“请王爷息怒,是老奴的不是,老奴该死。”

“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只道歉就能把这些事情做好了吗?”慕观樾依然不依不饶,“你看看这些下人都是怎么办事的,已经好几日了,这些事情竟然还没有办好,难道需要本王亲自动手帮你们吗?要是陛下看见了,必然是要治你们杀头的大罪。”

刘公公听到这些,额间的虚汗止不住地往下冒。

“是是是,王爷说的对。”刘公公连连答应道,“王爷觉得要怎么改,老奴立刻去办。一切当以大朝会为重,千万不能够惹怒陛下龙颜。”

慕观樾听到这些话,心头总算是舒展了一下。

“把现在的宫人都裁撤了,去延华殿再安排一批新的宫人过来。必须在尽快将这里布置妥当,不要耽误了举办大朝会的吉时。”

“是,就按王爷吩咐的办。”刘公公领了命令,立刻动身起来。

慕观樾满意地微微点头,其实慕观樾此举表面上是为了督办大朝会,暗地里是为了安排自己的人打探消息。

此前大朝会本该由九王爷举办,虽然换了负责人,不过依旧还有许多九王爷的耳目。

慕观樾想要断了九王爷最后一点机会,以防止做出什么后悔莫及的事情来。

二来,慕观樾收到飞影找来的线索,怀疑这一次参会国家有其他密谋。如此,也可以防患于未然,监督一下参会国。

慕愿欢自从昨日从连府上的茶会回来以后,便茶不思饭不想,如同丢了魂一般。

破天荒的,慕愿欢平日里喜欢的玩乐事宜都没有去,而是在床上辗转反侧。拨弄着窗边的纱帘,看起来似乎一副小女儿家的模样。

慕愿欢每每回忆起昨天晚上救了她的那个书生,就忍不住浮想翩翩,脸上泛起一阵红晕。

慕愿欢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勇敢无畏,虽无武力却敢于直面歹徒,而且还如此尊重姑娘的名誉。

之前慕愿欢还在为楚煜娶了杨初柔而郁闷了好几日呢,结果没想到自从遇到了这个书生,竟然连楚煜也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秋露不满地说道,“公主,你已经在房间里待了大半天了。就一直在那里出神,还是出去走走吧。”

“我不想去……”什么平日里的玩耍,慕愿欢统统忘却了,宁愿一个人在房间里神游。

“对了,秋露,我让你去打听的那个人有消息了吗?”慕愿欢期盼着秋露的回答。

“没有……”秋露冷淡地回答道,“茫茫人海,哪里能够那么轻易地找到啊。再说了,天下的书生有那么多呢。昨天晚上黑灯瞎火的,公主您又怎么能够确认遇见的是哪一个呢?”

“唉……那岂不是找不到了嘛。”慕愿欢失落的趴在枕头上,秋露都没见过慕愿欢对哪个男人这么上心过。

“公主,你也不用伤心,明天就是大朝会的日子了。到时候全京城的百姓都会出城庆祝的,那个书生气度不凡,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公子呢,说不定会明天的宴会上会有他。”秋露也不忘给慕愿欢留一丝希望。

慕愿欢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秋露说的有几分道理。

一想到明天就可能会在宴席上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了,慕愿欢反而更加激动了,更是想要提前知晓明天宴会上都有谁。

慕愿欢没有插手过大朝会的事情,所以根本不知道从哪里能够获取大朝会的信息。

不过有一个倒是能够帮得上忙,“慕观樾……”慕愿欢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忍不住的兴奋。

慕观樾可是被皇上钦点的大朝会的主持人员,手里肯定有宾客名单,找他帮忙肯定是没错的。

顾不得之前还因为杨初柔婚礼的事情和慕观樾赌过气,慕愿欢爬下床就要去找慕观樾。

“公主,你要去哪里啊,你慢一点……”秋燕不停的叮嘱着。

结果刚出宫门,慕愿欢就与来人撞了一个满怀。这个男人的怀抱如此熟悉,一份暖暖的体温牢牢地将慕愿欢的双臂包裹着。

慕愿欢沉浸在这份宠溺中,迟钝地不肯离去。

过了一会儿,慕愿欢终于清醒过来,抬起额头,眸子里是慕观樾的身影。

怎么是他,慕愿欢有些惊奇,慕观樾竟然主动来宫里找自己,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不过不管过去的恩怨如何,慕愿欢现在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慕观樾的帮忙。

“你来的正好。”慕愿欢一点也不客气,“我正好有事呢,你手里是不是有明天宾客的名单,我想看一看。”

慕愿欢耍起了小性子,就说明对之前的那些尴尬事情已经既往不咎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