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英雄救美

宽阔的街道上行人实在是少的可怜,慕愿欢心里也不免犯起了嘀咕。

“不应该逞能的,早知道的天会这么黑,就应该拉个伴一起走的。今天的路怎么这么长,前面的路看也看不清。”

看着慕愿欢这幅模样,慕观樾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从慕愿欢出了连府,慕观樾就一直偷偷跟在慕愿欢的身后,只是一直没有主动现身。

正在慕愿欢瑟瑟发抖的时候,前方却忽然出现两个人影。

慕愿欢仿佛是看到救星一般,也顾不得那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径直地就跑了过去。

“两位,小女子想问一下,前面还有多久到宫门?”慕愿欢热情地上去打着招呼。

在近处灯火的照明下,慕愿欢才看清这是两张面露歹色的两个男人,色眯眯的盯着慕愿欢。

“啊……”慕愿欢心里一阵后怕,竟然遇上这种事情。

单纯靠武力,慕愿欢一个弱女子,自然不是这两个流氓的对手。况且现在黑灯瞎火的,即便是呼叫求援,怕是也不一定被听见。

纵然情况危险,慕愿欢也不愿意这么轻易地人数。

慕愿欢厉声呵斥道:“大胆,你们是何人?竟然敢拦住本姑娘的去路。我劝你们还是识相点,赶快把路给本姑娘让开,否则的,到时候没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听到慕愿欢的威胁,两名流氓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兴奋了,开始对慕愿欢动手动脚。

“哟,口气还不小呢,就算你叫破天来,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两个流氓发出淫荡的笑容,“倒是有几分姿色的,不过就是脾气不好,咱们爷俩反而就喜欢这种野。”

“呸……”慕愿欢立刻甩开了流氓伸过来的脏手,身为永安公主,何时收到过这种侮辱。

“主公,我看永安公主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慕观樾身旁的飞影提醒道,慕观樾也认可地点了点头。

慕愿欢此时的处境确实危险,就连慕观樾也看不下去了。如果慕愿欢受到什么伤害的话,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就在慕观樾准备要出手时,突然从暗处窜出来一个年轻男子,书生打扮。

书生用木棍对着流氓的身上一顿乱揍,“大胆狂徒,天理昭昭,朗朗乾坤,你们竟然在这里调戏良家妇女,看我今日不狠狠修理你们。”

“姑娘别怕,有我在,今天他们欺负不了你。”书生紧紧地将慕愿欢护在身后。

“嗯……”慕愿欢看到书生,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感激涕零地点了点头。

“哟,你小子竟然敢来坏我的好事。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流氓们看着文弱的书生,十分不屑,一点也不把这个对手放在眼里,上去就是一顿猛揍。

文弱的书生哪里是流氓的对手,只能双手抱头,忍受着雨点般的拳头。

此情此景慕愿欢侠义之情涌上心头,她怎么能够看着这个好心人无辜受伤呢。

慕愿欢拿起棍子,使尽了浑身的力气,一边打在流氓身上,一边朝着四周呼叫着。

“来人呐,快点来人呐,打人了……”很快传来了几声犬吠声,附近的几户住家也亮起了烛火。

两个流氓看见情势不妙,也不想到时候被官服抓住,于是灰溜溜地逃走了。

慕愿欢趁势赶紧将书生扶起来,书生的脸上满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流下了鲜血,身上也没一块好皮肉了。

慕愿欢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受着这样重的伤,顿时心疼不已。

“公子,多谢你救了我。你伤得这样重,我带你去包扎一下吧,我家里有上好的金疮药,不远,很快就到了。”慕愿欢指着宫门的方向。

书生顺着慕愿欢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记下了皇宫的面貌。

“不用了。”书生推开了慕愿欢,“谢谢姑娘的好心了,我身上的伤没有什么大碍的。”

慕愿欢倒是有些生气了,“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你看你,伤的这么重。要是不赶快去敷药的话,会更加严重的。我这么关心你,你怎么还不领情呢。”

“男女有别,授受不亲,要是我接受了姑娘的好意的话,恐怕会有损姑娘的清白名誉。”

书生拒绝了慕愿欢,一个踉跄着往回走,慕愿欢呼唤了几声也不见对方答应。

不过慕愿欢倒是对这个书生反而多了几分好感,宁愿自己忍着伤痛,也不愿意坏了女儿家的名声,确实是一个正直的男子汉。既别离了书生,慕愿欢匆匆往皇宫赶去。

慕观樾看着刚才的一幕,愁云凝滞在眉间,觉得有几分蹊跷。

“飞影,你去跟着刚才那两个流氓。对了,还有那个书生,查查他们是什么底细。”

“是,属下遵命。”飞影收到命令,立刻起身,如同一只黑色的鹰消失在夜空中。

书生一瘸一拐地来到一出偏僻的角落里,看到书生前来,两个人立刻过来接应。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大致可以看清正是那两名刚才欺负慕愿欢的流氓。

“主公,您回来了。”两个流氓也一改之前油腻滑稽的模样,恭恭敬敬地向书生行礼。

书生麻利地将身上的装饰扒下来,活络了一下筋骨,站得挺拔笔直。

“既然事情已办成,休要在这里耽搁行程,以免暴露我们的身份。”书生下达命令后,三人迅速地消失在黑夜中。

飞影看着三人的装束和模样,不像是中原人,甚至连说的话也颇有差异。

飞影直觉这群人没那么简单,于是迅速回去将这件事情禀告给了慕观樾。

三人最终在京城外郊的一处临时驿站停下,这是大朝会参见国驻扎的地方,外面还有许多硕大的帐篷和马匹。

书生走进屋舍,换上花纹独特的袍子,立刻就有人上前行礼,“巫马飞鸾殿下,您回来了。”

原来这位便是披拂国的太子殿下巫马飞鸾,披拂国正是这一次参加大朝会朝贺的国家之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