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冷遇

有好事者特意来慕愿欢这里挑事,“公主,那位是您的表妹杨初柔小姐吗?你怎么也不去打个招呼。”

慕愿欢只是轻轻抬眼望了一下,然后淡然地说道,“哦,我刚才只顾着品茶呢,没看到。”

秦娥见缝插针地说道:“快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既是品茶会,还是品好自己的茶吧。不要一会儿自己的茶也不见了,被别人抢了去。”

在场的人全部都明白这句话是在嘲讽杨初柔呢,抢了别人的夫婿,这件事情早就在京城里传开了。

杨初柔怎么可能没有听见秦娥的这些话,只是因为不好发作,只能隐忍下来罢了。

杨初柔心底里窝着火,却也同这些人辩解不了什么,只能够将茶杯掷在桌上。

众人皆以为这场婚姻是她处心积虑用尽了手段得来的,杨初柔也没有料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竟然会成为现实。

“杨小姐……”有人特意过来向杨初柔打招呼,终于缓和了这尴尬的场面。

“你说,李小姐”,杨初柔立刻起身,面带微笑,生怕自己失了礼仪。

“不对,现在已经叫你楚夫人了。现在这在座的啊,除了你,全部都是未嫁之人。既然你已经成了亲,能不能同我们讲一讲那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楚将军待你怎么样?”

杨初柔立刻羞红了脸,竟然问那些闺房之事,在这种场合下如何说得出口。

杨初柔极力回避这个话题,“李小姐休要再说了,这些是问不得的。”

“你就说说嘛,我们想听。”李家小姐一脸烂漫之相,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的严重性。

杨初柔尴尬得无地置容,只能低着脑袋,扯着手帕来回避这些人的刁难。

现场一片闹哄哄的,正巧一个下人去给杨初柔添茶。在众小姐的推搡中,不小心将茶水泼到了杨初柔的身上。

“啊……”杨初柔连连大叫,滚烫的茶水泼在她的身上,泪水聚集在眼眶里打转,既烫坏了皮肉,也弄污了衣裙。

“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下人连生道歉,用帕子给杨初柔擦拭着衣裙。

见到杨初柔这副模样,其他人也意识到有些过火了,纷纷失了声,装作和自己不相关的样子。

事情毕竟在连府发生了,下人烫到了侍郎千金,毕竟也是过错,连锦知道这事和连府拖不了关系,若是事后闹大了,倒也不好看。

连锦连忙吩咐下人:“来人呐,去取一套衣裙来,给杨小姐换上。”

不过秦娥立刻拦了下来,摇了摇头,示意连锦不要这样做。

之前秦娥就对杨初柔看不顺眼,如今竟然有这样的机会,定然是要杨初柔好好出洋相的。

连锦歪了歪脑袋,看见慕愿欢也不为所动,不想忤逆公主的意思,便只退了下人。

诸位小姐皆冷眼旁观,极力撇清自己的关系,只剩杨初柔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手忙脚乱。

身上被烫的皮肉仍在隐隐作痛,衣裙反而越弄越糟了,杨初柔看到其他人如此冷漠,又羞又恼。

“我还有事,不便再聊下去了,我先回去了。”杨初柔临了用帕子擦拭了眼泪,匆匆逃离了这个连府。

慕愿欢看着杨初柔越走越远,背影那样娇弱可怜,心中也有一丝怜悯滑过心头的。

杨初柔是哭哭啼啼回到府里的,衣裙已经污了,脸上又哭的梨花带雨,怎么能够不叫人心疼呢。

楚煜见状,连忙上去安慰,“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初柔哽咽着,满腹委屈,却又有些说不出口。

过了片刻,杨初柔才吞吞吐吐地解释道,“夫君,我今日去了连府办的茶会。本来想着能够与旧日的姐妹一起喝茶聊天叙旧的,没想到慕愿欢她竟然怂恿别人对我冷嘲热讽,笨手笨脚的下人还弄湿了我的衣裙。”

这件事情牵扯到慕愿欢,终于还是与之前婚礼的事情有关。

杨初柔不占理,而且谁也得罪不起慕愿欢,楚煜不好评价,只能装作口舌呆笨的样子。

杨初柔巴巴地望着楚煜,双眼之中满是期待,希望能够从楚煜这里得到一些期待。

“夫人,休要在流泪痛哭了,伤了身体。到时候让父亲母亲看见了,也让老人家忧心,快去换一身衣裙吧。”

杨初柔呆呆地看着楚煜,渐渐燃起一股愤怒之火,楚煜一番无关痛痒的话,让她的心比在茶会的时候还要悲凉。

“你……”杨初柔一时哑言,没想到自己之前满心满眼都想要得到的丈夫,今日竟然这般薄情。

“夫人,我还有公务在身,我先去忙了。”楚煜找了一个借口,迅速溜走了。

因为慕愿欢憋闷了太久了,这场难得的茶会一直持续到旁晚才结束,天热已经有些昏暗了。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要回宫了。”慕愿欢拉着连锦,却依依不舍,不肯松手。

“若再不回去,恐怕陛下和皇后娘娘会担心的。”连锦贴心地提醒着,“这么晚了,公主你一个人回去有些不太方便,我叫个家丁护送你一起回去吧。”

“不用了,我一个人能行。”慕愿欢豪爽地说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以前偷偷跑到宫外去玩,天都黑了,我不也是一个人偷偷回到宫里嘛。这么点小路,我能行的。”

连锦与秦娥瞪大了眼睛,随即又无奈地摇了摇了头。

果然是最受宠的永安公主,也只有慕愿欢能够做出这些事情来,没有半点淑女的样子。

秦娥在慕愿欢临走时说道:“若是你以后烦闷了,通知我们即可,到时候一场茶会算什么,四场五场都能办得了。”

不过片刻的功夫,天就已经黑了一大半了。

大街上十分冷清,行人寂寥,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声。

慕愿欢一个人走在空旷的大道上,不自觉摩挲着胳膊,清冷的夜风带来阵阵寒意。平日里一刻钟的路程,慕愿欢今日走得出奇地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