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重任

“眼下大朝会也没人主持督办了……”皇上捻着佛珠,瞟了慕观樾一眼,饶有意思地点了点头,“就由你去主持大朝会吧,就你最合适了。”

“我?”慕观樾还有些意外,连忙推脱道,“不,陛下,我这恐怕不行。这些事情我做得极少,根本不明白的。”

皇上切断了慕观樾所有拒绝的后路,“正是因为不会才要去做的,哪里又是人人都会做的事情呢?正好你也没个正经的差事,平日里最是清闲的,就当让你打发时间了。”

慕观樾没想到这一次汇报竟然给自己揽下了一个大差事,不过这这毕竟是皇帝亲自任命的,也不好推脱,只能够接着下重任了。

而以前热闹祥和的王爷府,却忽然间死气沉沉,不复荣光。

被革除了所有的职务,九王爷自然是不能像以前那样风光了,有可能还要日日受到皇宫派来的眼线盯梢。

看着焦躁不安的九王爷,王妃特意过来劝慰,“王爷,你怎么了,这么心神不安,是出了什么事?”

“哼……”九王爷气不打一处来,谋划了那么久竟然前功尽弃了,“不知道是哪个泄的密,竟然把我的那些书信呈给了皇上。这下子可是把皇上的疑心病给挑起来了,刚拿到的差事也没了,这下子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可。”

“竟然会有这样的事。”王妃身体抱恙对这件事仍然忧心忡忡,“王爷,既然皇上都知道了,那么还是尽快收手吧。皇上没有深究,说明他也不想撕破脸皮,过点安安生生的日子不好吗。”

九王爷并没有理会王妃的话,怒火越烧越烈,反而更加偏执了。

“这怎么能行呢,岂不是代表着我那么多年的努力要付之东流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呢。一定还有法子的,还有谁可以帮忙呢?”九王爷冥思苦想,突然脑海中窜出了一个人,“对了,楚煜与我还算有渊源,我可以找他帮忙,也许还有一线生机,我现在就给他写信。”

“王爷……”王妃不断叮咛着,可是九王爷却置若罔闻,丝毫没有听进去。

王妃不禁摇了摇头,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九王爷如此偏执,恐怕日后还会有祸事临头的。

大朝会换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慕愿欢的耳中,她没想到,竟然会是慕观樾来承办这件事情。

之前在杨初柔婚礼上的事情慕愿欢还没有和他算清楚呢,结果慕愿欢心心念念的大朝会竟然由慕观樾来操持。

这可真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如果慕愿欢当初知道会将九王爷换成慕观樾,那么她是断然不会将九王爷的事情告诉慕观樾的。

慕愿欢急匆匆地跑去德政殿,身后的秋燕秋露气喘吁吁地追赶者。

秋燕显然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还不断贴心地叮嘱着,“公主,公主,你慢点跑,小心摔了跟头。”

慕愿欢梗着脖子,艰难地说道:“我要趁着父亲才颁布任命不久,现在撤回还来得及,让他千万不要选慕观樾主持大朝会。那可是我心心念念的大朝会,我可不想和慕观樾尴尬,毁了我的兴致。”

“父皇,你可千万不能让那个慕观樾主持大朝会啊,赶紧快点把他换掉。”慕愿欢大声地嚷嚷着。

没想到慕愿欢刚刚踏进门,就与慕观樾打了一个照面。

“额……”慕愿欢赶紧将后面要说出来的话咽了回去,省得更多尴尬。

“原来皇叔也在这里呢,真的是太巧了。”慕愿欢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掩饰刚才的尴尬,“皇叔,你和父皇在讨论什么呢。”

慕观樾并未立刻理睬慕愿欢,刚才那些话那么大声,让人想要听不见都难。

慕观樾不用猜也知道慕愿欢说这些话是什么原因,定然是因为上一次杨初柔的婚礼上发生的事情让慕愿欢对慕观樾有了嫌隙。

皇上对慕愿欢的调皮任性早习惯为常了,“欢儿,我们正在商定布置大朝会的事情呢。这不马上就要到时间了吗,还有许多事情正在苦恼中,所以想着让你皇叔来商量商量。”

慕愿欢轻轻“哦”了一声,假装不知道关于大朝会的事情。

慕观樾还在与皇上商讨着其他的事宜,慕愿欢背对着他们,假装不在意,其实什么都听得一清二楚。

慕观樾看着慕愿欢在一旁,心里实在是堵得慌。

“皇上,臣还是想辞去大朝会主持这个职位。”慕观樾突然说道。

“为什么?”皇上十分震惊,带着少许的失落,“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想推掉这个事务?”

慕愿欢听到这些消息却在暗暗窃喜,终于能够在大朝会上看不到讨厌的人了。

“陛下,臣觉得自己还是不能担当此重任,还是另选择他人吧,也更益于大朝会的举行。”慕观樾又突然强调道,“我想永安公主应该也是这样考虑的,永安公主见识过了那么多的场面,怕是会对我主持大朝有所不满呢。臣恳请陛下,还是听取永安公主的意见,另选良人吧。”

皇帝听完以后并未答话,只是默默得看着慕观樾和慕愿欢之间暗暗较劲。

慕愿欢瞬间不高兴了,听出来慕观樾这是明里暗里讽刺她呢。

“怎么说话呢,怎么反倒是成了我的不是了。”慕愿欢极力摆脱慕观樾给她扣上的帽子,冲着慕观樾赶紧反驳道,“你这是在污蔑本公主,暗指本公主任意妄为,插手宫廷事务,还喜欢自作主张。”

“我可没有说这样的话。”慕观樾赶紧撇清自己的嫌疑,“永安公主品味高贵独特,公主认为我不能担当大任,那么自然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慕愿欢反而更加着急了,一股怄气憋闷在心中发泄不出来。

皇帝静静地看着慕愿欢与慕观樾斗嘴,乐得清闲自在,也多了几分乐趣。

“我,我……”慕愿欢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平日里和别人斗嘴时滔滔不绝,可是如今到了这个时候,却如同哑巴吃黄连一般,又气又恼,脸都快憋红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